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防仁之心

邱仁杰

文 文 文

邱仁杰:隆新高铁是双向的

隆新高铁近来有许多消息,包括据称已有3家财团提呈的初步计划书列入隆新高铁候选名单,而金务大相信经已出局。

 财经周报《The Edge》引述匿名知情人士报道称,入围的财团包括杨忠礼建筑—SIPP铁道财团、马资源—怡保建筑—成功铁路—马来亚铁道财团,以及中国铁建(CRCC)领导的中国财团。

中国财团杀出?

 报导也称,若大马政府倾向于采取私人融资模式,相信财务实力最为强劲的中国财团将会脱颖而出。


 此外,《日经亚洲》报导引述大马官员谈话说,如果新加坡决定不参与隆新高铁,马来西亚高铁机构还在讨论将该线路从吉隆坡仅延伸到南部柔佛州的选择。

 我非常关注以上最近流出的消息,如果这些消息属实,音味着我国单方面,已经在隆新高铁项目中有所行动,但是,我也有疑虑。

 首先,有些说法是正确的,以目前的情况来说,财务实力最为强劲的中国财团确实最有可能脱颖而出。

 但是要外国企业拿出这么大笔数额,他们也是有风险,他们不会不知道这一点。

 再来,截至目前,我国仍然未与新加坡开始正式讨论隆新高铁,双方未曾有过正式重启隆新高铁的决定和共识,所以,讨论谁已经出局,乃属言之过早。

 因为自隆新高铁1.0终止后,马新双方根本没有正式宣布重启隆新高铁2.0。

 另外,我也不清楚我国单方面开启隆新高铁信息征询书(RFI)程序后,所收集到的计划书,有无与新加坡共享。

 如果我们已经开始进行筛选计划书的过程,我倒认为,应该与新加坡共享这些计划书,由双方一起评估什么方案才适合用于重启隆新高铁2.0。

 这么做才是对双方公平,让双方都能接触到企业界提呈的方案,因为新加坡并没有参与该信息征询书程序,他们不见得会清楚到底有哪些企业,提出了哪些方案。

 此外,从所谓的入团财团中,有多少财团有邀请新加坡公司共组联合财团?

 隆新高铁是双边合作项目,任何单方面的行动,都无法促成重启工作,只有双方一同协商取得共识后,方能才可以做出最完整的规划。

单方面行动很难

 另外一个我关切的事情,就是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提如果新加坡决定不参与隆新高铁,那么就讨论将该线路从吉隆坡仅延伸到南部柔佛州的选择?

 这是在提醒我们,隆柔高铁线路的构想一直都是存在,我们有始至终没有搁置过这个构想?

 我希望高铁发展规划的执行人士,能够重新慎重考量隆柔高铁线路,如果真有心发展,就应该建造出更有竞争力的路线。

 而且也不需要这么快假定新加坡“如果不参与”的方案,而是应该尽全力,设定“争取新加坡一同参与”的方案。

 所以我一直不停强调,从一开始,就应该先与新加坡协商后,才联合展开RFI程序,而不是单方面行动后,才和新加坡商谈。

我国与新加坡未曾有过正式重启隆新高铁的决定和共识,所以,讨论谁已经出局,乃属言之过早。
我国与新加坡未曾有过正式重启隆新高铁的决定和共识,所以,讨论谁已经出局,乃属言之过早。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防仁之心

邱仁杰

相关文章

会员文|邱仁杰:保国从保警局做起

邱仁杰:马土关系整“装”待发

邱仁杰:把中菲摩擦带到圆桌

邱仁杰:飞行员是最大的痛

邱仁杰:隆新高铁2.0 4问号

邱仁杰:枪声底下的忧患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