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驶过印象

郭史光宏

文 文 文

驶过印象|郭史光宏:你可以接受课本剽窃抄袭吗?

  “按照《著作权法》规定,有关单位和作者编写义务教育教材使用作品确实享有一些特权,这主要指‘教科书中汇编已经发表的作品片段或者短小的文字作品’等,‘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理论上称之为法定许可,作者没有禁止使用权。但这个权利也仅此而已,不是漫无边际的,更不能无限扩展,例如也应当‘按照规定支付报酬’;应当‘指明作者姓名、作品名称’,‘不得侵犯著作权人依照本法享有的其他权利’,例如修改权、保护作品完整权,以及改编权、翻译权等作品演绎权。”

——中国律师刘昌松

上一篇专栏文章《课本中莫名奇妙的成长》发表后,友人发来信息,说文中提到的小学四年级课文《雷公鹅》,让她马上联想到台湾绘本作家陈致元的作品——《咕叽咕叽》,有强烈的既视感。于是按图索骥,赶紧找来陈致元的绘本,就着课文比照对读。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课文根本就是绘本的山寨版!

从故事框架来看,两个文本几乎一模一样。一个鳄鱼蛋落到鸭巢,被鸭妈妈孵出并养育长大。直到某一天,鳄鱼遇见自己的同类,发现了自己的真实身份。最后,鳄鱼选择继续留在鸭群里,用自己的方式赶走了那3只想吃小鸭的鳄鱼。无论是故事的起承转合,还是人物的形象和对话,两个文本都高度一致。只是,《雷公鹅》将鸭换成了鹅,修改了部分人物名字,删减了一些故事情节。

一般来说,课本在编入现成作品并进行改写时都会加以标注。比如同样出现在四年级华文课本的几篇课文都是如此:《踏上学习的征途》原作者为陈矜孜、《桃园结义》原作者为罗贯中、《表弟来了》原作者为约瑟马思威、《街头魔术师》原作者为田珉喜……即便是在“深广”的部分也是如此:《珊珊的好梦》原作者为约瑟马思威、《擦地板》原作者为陈矜孜、《小房子》原作者为维吉尼亚李伯顿。

然而,《雷公鹅》并未注明原作者为陈致元。作家是否知道自己的作品被编入了课本?作家是否同意这样的改写与删节?从绘本《咕叽咕叽》到课文《雷公鹅》,这样的“乾坤大挪移”是否涉及版权问题?作为国家机关审定批阅的教科书,是否应当具备基本的版权意识,受同等甚至更高的版权法规约束?

中国刘昌松律师在论及教科书版权问题时,引述中国《著作权法》第23条的内容:“为实施9年制义务教育和国家教育规划而编写出版教科书,除作者事先声明不许使用以外,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在教科书中汇编已经发表的作品片段或者短小的文字作品、音乐作品或者单幅的美术作品、摄影作品,但应当按照规定支付报酬,指明作者姓名、作品名称,并且不得侵犯著作权人依照本法享有的其他权利。”

这是中国的法规与处理方式,那么马来西亚呢?

课本收录现成名家名篇的做法由来已久,以文质兼美的作品作为学习材料也是理所当然。然而,编选哪些作品、是否进行改写、如何接洽作者、怎样取得授权,诸如此类的条规与流程都应该公正而透明,一方面向著作方负责,另一方面也向广大社会示范。

“今天的课本,明日的心灵”,这是每个孩子都会翻阅的读本,也是每间课室都会采用的教材,理当追求最高标准,值得成为最佳范例。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驶过印象

郭史光宏

相关文章

驶过印象|郭史光宏:人工智能时代下的读写教育

驶过印象|郭史光宏:GPT-4o震撼登场:人工智能新篇章

驶过印象|郭史光宏:恒毅力和成长性思维:迎向未来的关键素养

驶过印象|郭史光宏:亲子共读是一门艺术还是科学?

驶过印象|郭史光宏:一趟不可思议的寻鸟之旅——读《青鸟》

驶过印象|郭史光宏:小说可以不动声色,读者不能不知不觉——读《第十四条金鱼》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