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泛亚万况

胡逸山

文 文 文

胡逸山:罗马侵德,后被反击

上篇提到,德国与本地一样,都是联邦制的国家,而德国历史上曾有过成百上千的大小城邦。德国的全名是德意志联邦共和国。

 有些人问起,“德意志”这中文译名和英文里对德国的称呼Germany好像不太匹配。这的确是如此。因“德意志”是从德国的德文国名 Deutschland 翻译过来的,而非从英文的Germany翻译过来的。后者可以翻译为“日耳曼”。

 在历史上德意志与日耳曼这两个词大致上可相互交替来用。如德意志民族有时也可称为日耳曼民族。他们起源于几千年前散居在中、北欧一代的许多部落民族。

 当罗马帝国的版图向北扩充时,就很自然地碰上了这些部落。他们骁勇善战,让即便是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罗马军团都应付不来,常在尤其是密布的森林里受到偷袭,死伤惨重,长期都难以占领这些部落割据的蛮荒(在自认文明高超的罗马人眼中)地区。


 不过罗马人要搞侵略还是很有一套的,更贴切点来说是有两套策略。一套是和千多年后的英国人搞殖民时的手段相似,即所谓的分而治之。

 罗马人眼见这些日耳曼部落之间也并不见得十分友好,便积极地进一步分化他们,拉一帮来打一派,红萝卜与大棒子恩威兼施,令到彼等之间难以团结一致起来与罗马进行有效的对抗。

 所以虽然从头到尾罗马共和国以至后来的罗马帝国都未能充分征服日耳曼地区,但也以譬如某片区归某个亲罗马的部落或部落首领来管的间接殖民方式来囊括。

 另一套罗马人的“攻心”模式则是在罗马本身从以前的膜拜多神模式演变成独尊天主教之后逐步开展,在罗马军队的铁蹄来袭之间,也让有意散播福音的传教士们散布到该些日耳曼地区去“感化”该些部落。

 这宗教的感染力量还是极为强大的,几百成千年下来,罗马帝国本身都分裂成东、西,逐步走向衰亡了,然而日耳曼地区反而成为天主教的重镇。

北方联盟右翼政党

 这些已然信教的日耳曼部落,眼看罗马逐渐式微,索性反过来南下侵略南欧,最高潮时占领了意大利半岛北部的大部分地区,连在罗马的教皇也被彼等夹持。

 这也是为什么今天意大利里更有中北欧色彩的北部人与更具有拉丁色彩的南部人也还是格格不入的其中一个原因。甚至还有一个叫北方联盟的右翼政党,近年来在意大利政坛上可谓造王者。意大利北部甚至有一个是主要操德语而非意大利语的省份,当地所有公共设施都是德、意双语来展示。

 另一边厢,也算是德语系国家的奥地利,因为毗邻意大利,在其南部也有一个主要操意大利语的省份。这个横越意、奥两国的地区叫蒂若(Tyrol),是一个跨国的世界文化遗产,也是很值得参考的多元文化交融的例子。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泛亚万况

胡逸山

相关文章

胡逸山:斯洛伐克,既新又旧

胡逸山:中东宗派,也曾和睦

胡逸山:以伊关系,也曾友好

胡逸山:学潮再起,席卷全美

胡逸山:内政外交战争一线走

胡逸山:以伊冲突,务实应对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