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韩粉恋★我的蜡烛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乐韩粉恋★我的蜡烛

    乐韩粉恋★我的蜡烛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吉隆坡

    蜡烛,对很多人来说,就是燃烧自己,照亮他人的东西。它总是在停电时为人们提供亮光,让人们能看清自己的周围,以防碰撞到自己。随著时间的流逝、科技的发展,蜡烛的存在也变得可有可无。

    如今,也仅是用来营造浪漫或恐怖的氛围而已。但蜡烛于我而言,却有著特殊的意义,它的一举一动,都牵动著我的心。

    每天回家时,我都会留意到桌上的蜡烛,那是奶奶特意放置在那儿的。她总是慈祥地告诉我,每当停电的时候,就点燃蜡烛,这样就不会看不见东西了,也不会跌倒了。所以,我房里一直以来都有一支蜡烛,可我从来没使用过它。即便是在停电时,也没用过,总感觉它不是那么的重要。


    后来,我把它点著了,并让它直立在桌面上。它看起来是那么的坚强,却又隐隐透著一丝孤独。它看起来是那么的瘦弱、纤细,好似一碰就倒了。但它在我眼里,又彷佛能撑起一片天。看著它,火苗稳定的摇曳著,我莫名的感到心安,似乎拥有了一个强大的后盾,让我没有后顾之忧,能任性的继续往前冲。

    每天,我会趴在桌前,将生活中所发生的趣事都告诉它。它总是静静地聆听,不曾出言干扰。

    在我上中学时,因为朋友间复杂、混乱的关系,我曾一度感到十分困惑,甚至开始怀疑自己,开始有了沉重的心事。来自父母的压力、朋友的压力、老师的期望,渐渐的把我压垮了。

    那一段时光,是我最黑暗的一段时间。我只能独自卷缩在角落,默默的拥抱著自己的双膝。浑浑噩噩的过了一段时间后,我看到了一丝光亮。彷佛捉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我迅速地站起身来,冲到门前,拉开房门,入眼的是一支蜡烛在燃烧著,释放著光亮。

    我跑了过去,趴在桌前,一如往常一般,开始倾诉著近日的情况。

    阅读更多精彩文章 马上浏览独家配套

    我越说越激动,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挣扎,却终是夺眶而出。在那一瞬间,我感到一股微风擦过我的眼角,带走了那一滴泪,那个感觉,真像她啊。我茫然的抬起头来,看到的依旧是那一支蜡烛。它依旧在燃烧著,而我却感到分外的温暖。

    它,就像她一样,陪伴著我,开导著我,温暖著我,成为我的倾诉对象。它照亮了我,让我看清了一切困惑,并学会解决。我的生活有了它,也是一直无忧无虑的持续著。

    直至有一天,心里突然传来一阵强烈的不安,那一刻,我慌了。

    回到家里,推开房门一看,我愣住了,蜡烛,不见了……我彷佛听见了天塌下来的声音,我感受到了一阵的心冷。

    我竟天真的想著,那熟悉的温度,那熟悉的体型,那熟悉的感觉能再次出现。可是,什么也没有,它是真的消失了。

    眼泪顿时夺眶而出,一滴一滴地划过我的脸颊,那么的冰冷,却又无声无息的滴落在地上。是啊,蜡烛总有一天会燃烧殆尽,而她,总有一天,也会魂归大地。

    奶奶,我想你了。

     

     

    王莉萱★诗的背后

    ★雪兰莪八打灵公教中学

    诗的背后

    似乎隐藏著什么

    把花儿的芳香

    只见蝴蝶轻轻扇动著翅膀

    乱扰了平静的年华

    诗的背后

    是从海浮面而出的人鱼

    将我的忧伤埋葬

    给予我前进的动力

    幻觉是如此的虚假

    诗的背后

    折射出你的模样

    在日暮风起

    聆听大自然的美

    痴等你所兑现的许诺

     

     

    汤翠莹★十二星

    ★雪兰莪

    白羊率先领头灵动舞,

    金牛丰收果实沉甸甸,

    双子一刻千变笑语多,

    巨蟹月下情感泛涟漪,

    狮子骄阳下王者的刀,

    处女谨慎又理性的光,

    天秤从平衡存在自我,

    天蝎深邃眼眸寻真相,

    射手自由驰骋天际间,

    摩羯始终坚守山巅顶,

    水瓶在星空下寻未知,

    双鱼情感潮汐涌动心。

     

     

    王颂恩★我是华人

    ★霹雳班台育青中学

    前几天,我和家人看完了电视剧《觉醒年代》,其中几集有关五四运动的事件令我印象深刻。内容大约是北京的大学生坚持捍卫国家主权,游行抗议签署巴黎合会协约中《将德国在山东的利益转让给日本》一条,有一个学生甚至在游行中猝死了。

    看完以后,我内心满是震撼。我当时脱口而出一句话「我无法想像我和我的朋友会因为爱国而处于危险之处」。是啊,我虽是华人,但生在马来西亚,虽然我看中国革命史总会很有感触,但炎热的空气和混乱的口音总是能瞬间把我拉回现实,彷佛提醒著我:我是个马来西亚人。

    我是马来西亚人,并且我深爱著这片土地。我爱它的风土人情,爱它的文化习俗,爱不同种族之间的友好相处。但同时身为一个华人,我也深深被中国所吸引,不单是因为其发达的科技、具有潜能的市场,更是因为它所蕴含五千年的历史、单纯的华人习俗和文化。

    我永远忘不了那天,我站在天安门广场前,四周的人无一不说著华语,无一不会用筷子。这种彷佛「遇见同胞」的感觉触动了我,莫名的兴奋和归属感使得我的眼泪流了下来。

    几百年前,我们的祖先为了躲避战火而南下,安顿于马来西亚。尽管如此,他们还是把所挣的钱寄到中国作为支援。到了1974年,我国首相敦拉萨拜会中国国家主席毛泽东,使两国建立了友好关系。尽管已经归于异乡,我们与中国仍保持友好的互助关系。

    我向往中国广阔土地中充满异域风情的新疆、自由奔放的蒙古、鸟语花香的云南、富人情味的广东,梦想一睹诗人笔下的西湖、岳阳楼、泰山、黄河,更希望将北京烤鸭、兰州拉面、葱油饼、煎饼果子、炒焖子、东北大乱炖、酸辣粉、热干面尝遍。不得不承认,中国丰富的特色著实令人向往。

    我的妈妈是个中国人,在她童年的中国仍然处于个一个星期只能吃一顿肉的时代。当时蛋糕算是奢侈品,只有少数家庭有条件看得起电影,但转眼间中国已成为了一科技大国,在各领域各行业都有精英人才,推动著世界进步的轮子。

    在好多国家,「会说汉语」是一件十分光荣且对于外国人来说是非常不容易的事,用筷子吃饭更是人人追仿甚至成为了一股潮流。

    世界在进步,中国也是。

    我很庆幸我是个华人,更庆幸我会说中文,能够欣赏我祖辈源自的地方的文化风韵,认识那个我称之为「根」的地方是我的毕生荣幸。

    我坚信总有一天,我将像祖先到南洋那样,到中国走一走看一看,感受那片土地对这个民族血脉的呼唤。

     

     

    蝎子★这家有点不一样

    ★森美兰

    小明今年15岁,他最害怕别人问起的问题是:你有多少个兄弟姐妹?

    在成长过程中有兄弟姐妹大概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即便小明有一个弟弟,但他依旧体会不了那种幸福。弟弟只小他三岁,两人却像两个世界的人,距离遥远得基本无法沟通。实际上,弟弟彷佛与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都无法沟通。

    「你有一个弟弟哦?12岁?那明年就要上中学咯?会跟你读同一所中学吗?」

    这些问题像地雷,却常常在与别人闲话家常时会被轻易提及。这些时候,小明只会浅浅一笑然后巧妙地把话题转移。故事太长,很多事情他也不晓得从何说起。更确切地说,他不愿说起。弟弟这件事是一家人最大的伤痛,即便过了很多年,那些伤痛没有减少或被遗忘。也许只是习惯了,所以才不至于再有初时那种五雷轰顶的感觉。可即便如此,这也没有成为一件可以轻易逢人就说的事情。

    弟弟是12岁了,但他明年不会去上中学。他也没有上过幼儿园或是小学。

    他的世界很小,小如一间房间里的一张床而已。现在小明已经在教育系统里学习好多年了,可弟弟没有那个机会。弟弟的身型与小明非常相似,他们都长得又高又瘦、有著长长的手和脚。

    唯一不同的是,弟弟的智力没有与他逐渐长大的身体成正比,在很多年以前就被宣告将永远只停滞在那个嗷嗷待哺的阶段。这宣告意味著弟弟这辈子也许都无法说出一个完整的字、也意味著弟弟这辈子都无法独立地站立、走路、更别说是跑跳或拥有自理能力了。

    一些「疏忽照顾」、「护士大意」和「大脑受损」的字眼就判定了弟弟的一生,也改变了一家人的命运。

    妈妈和爸爸从弟弟还是几公斤时就常常需要抱著他,到现在弟弟已经有30多公斤了也一样,抱得开始有了难缠的腰酸背痛。

    这一家人,也在弟弟出生的那一年起不再轻易出门堂食、逛街、更别说是旅游。那年才三岁的小明已经深切地体会到父母是如何一夜之间把所有的关注都倾注于弟弟的身上。

    而在小明长得更大一些时,他才意识到父母的心力这辈子都将会无限地放在弟弟的身上,而自己最好就是也能扮演好照顾者的角色,帮忙扛起弟弟的人生。

    可小明一直都办不到,他自认不如父母那般伟大、扮演不了一个好哥哥的角色。他总是有意无意地避开自己的弟弟,不晓得应该如何面对这么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某程度上于他而言只是一个躯体的亲人。

    他只能默认著弟弟的存在、眼睁睁地看著父母日日折腾渐渐憔悴。小明深感自己的无力,只是希望自己长大得再快 一些。这想法或许是为了想早日担起家计,让父母不必工作家里两头烧、也或许只是想赶紧逃离,逃离这个充斥著自我牺牲成全他人、让人窒息的空间。

    屋里住著一个永远不会长大的小孩。

    这一家四口本不该是如此。

    他们现有的相处模式是从初始的不接受、慌乱、难过、恐惧和不适应开始的。而后每周三次的带弟弟去看中医、每隔几天弟弟可能会发作的抽筋和癫痫、涂在父母身上和弥漫著屋子的药酒味、偶尔传来的弟弟排便在尿布上的味道,以及不时会有医护人员来到家里为弟弟做检查……这种种与别人家不同的轨迹,嵌入了小明一家四口的人生。

    他们看似只能被动地接受著,却也渐渐得以在这些琐碎中寻得一些小确幸。

    他们一家的连接在时间的加持下越发深厚,即便是心有抗拒的小明也如父母那般开始读懂了弟弟的肢体语言。有时候,小明彷佛可以感受到弟弟炙热的眼神像在唤著「哥哥…哥哥…」。

    常常,小明选择逃避那眼神;但偶尔,他也会不由自主地走上前去盯著那奇妙的小生命感叹:这就是我的弟弟啊。

     

     

    小小星球★火车

    ★雪兰莪

    在火车上,一些人戴上耳机,深陷于个人音乐的世界,感受著车轮与音符交织出的旋律。另一些人挥舞著画笔,将火车窗外的景色化为画纸上的抒情画作,为旅途增添了一抹艺术的色彩。

    老奶奶戴著小花帽,与素不相识的旅人分享著生活的趣事,使车厢充满了温暖的交流。而一些人选择闭目养神,享受著火车行进的律动,将忙碌的日常抛在脑后。

    当然,在火车上,有些人手持书本或电子阅读器,沉浸在小说的世界中。字里行间的故事在车厢中跃动,为旅途增添了一份宁静的悠闲。窗外的风景似乎成为小说情节的延续,交织出一场现实与想像的交响曲。

    读小说的人们,时而微笑,时而陷入故事的情感波动,彷佛将自己融入到书中的角色之中。这份专注于文字的宁静,为火车旅途注入了一份深层次的思索与愉悦。

    这种多样的乐趣在车厢中交汇,创造了一种独特的旅行氛围。窗外的风景与车厢内的各种活动相互交织,使每个人都能在这短暂的旅途中找到属于自己的愉悦与宁静。

    坐在火车上许久的我,突然意识到火车上的乐趣多姿多彩,原本疲惫的日子也就多了点色彩。

     

     

    楚瑜★分寸感

    ★沙巴

    我越来越觉得,人和人之间必须要有分寸感,懂得回避、进退得宜、适可而止。

    可是,现实生活中往往有一些人不懂得人与人之间的分寸感。他们不尊重别人的同时,也不尊重自己。

    我曾经遇到过一个没有分寸感的前同事。比如,他明明清楚地知道马来同胞不能吃猪肉,却一直在她们面前提起猪肉有多好吃之类的。又比如,有一个印度同胞说她很享受在海边晒太阳的感觉,他竟然说难怪你的肤色那么黑。

    他的种种行为和言语都精准地踩在其他种族的底线上。直到,有人说要举报他种族歧视,他才消停。

    此外,他还大言不惭地说他永远不会乘搭公共交通工具。因为,他觉得公共交通工具很脏。这句话惹怒了其中一名同事,忍无可忍地和他吵了起来。大家也被逼无奈地必须在中间劝架。

    那位没有分寸感的前同事也许很幸运 ,出生在吉隆坡这个不缺乏工作机会的城市。自然而然,也不会明白离乡背井的人在这个海市蜃楼的生活了。当然,我相信也不全是所有的本地人都和他一样。

    那件事后,我意识到分寸感是一个人最好的修养。我们都应该守住各自的边界。

    无论是在生活也好,职场也罢。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