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浮世绘

吴伟才

文 文 文

会员文:吴伟才|涉谷斑马线

确实,很多游客就是特意来涉谷站的斑马线打卡过马路。

他们说一举两得。一、地铁站外就是忠犬八公的铜像;二、旁边就是涉谷站外几条大马路汇集的交错点,高空望下来,辐射状张开的斑马线,就像一朵绽开的白色大花。

当交通灯一下转绿,人潮就从四面八方交错地越过马路,那汹涌架势,如集体逃难。几条十米宽的斑马线皆为菱形交错,每个方向都有人在面碰面。很难分辨出哪些是真的要过马路,哪些是要过瘾?可以,看谁停在半途自拍就知道了。

其实,日本人就当作是日常过马路,他们大多习惯守规矩,很难看到日本人违法冲过马路的情形,即使四下无人再加上大风雪,他们仍会站在路边原地静候交通灯转绿。因为社会群体守则很早就烙在他们认知里,而那些在涉谷斑马线作状拍照的人,要不就是没见过马路的巨婴,要不就是一辈子没见过斑马线。

东京有好几处地方都可以拍下来作社会群体教材,比如新宿东站出口、涉谷站的斑马线,或原宿站外面,全都是人潮汹涌但都懂得守规矩的情境。有人曾纳闷怎么地震来了日本人仍可以守秩序地避难,这种定力,首先就需要对秩序有信心,而这个信心,就需要国民教育。

对于斑马线,我从小的认识,就是车辆停下来让人先过马路。但这个认识,在一个我曾经旅居的国家里刷新了——在那个国家,原来车子不会在斑马线前停下来,假如我用我本的认识来过马路,那么肯定就会被车子碾得像只斑马一样。

当时我年轻,曾经有次险些被碾,就在街上跟人激动地交涉过,对方还义正词严地问我究竟会不会过马路。

难道斑马线不是一个国际通用的交通符号吗?难道斑马线在世界各地都有不同的解释吗?为什么这国家就老是要跟别人不一样?就算你路上车辆再多又怎样呢?路上车子再多也只是“汽车化”,唯有政府和人民都懂得交通管理和法则,那才是“现代化”。

悠哉过路

当然,就算地上划上了斑马线,也不等于说行人就“大晒”,可是这个情形,却在我们这里比目皆是。

我不是指那些身体在步行上不方便的人,他们当然可以用自己最适当的速度来过马路,这样才安全。

我说的,是一些毫无社会意识的“社盲”。这类社盲,活在社会里只会揽炒社会所能提供的一切好处,一切只顾着自己要怎样才不会输,却对社会和谐一点配合都完全不愿意负责任。他们过马路,无论斑马线也好,交通灯也好,都是慢条斯理的,那一刻他或她就是大人物了,一边散步还一边按手机,完完全全只活在自己围绕身边那几平方米的梦幻里。

或许是我们教育得不够清楚:让人可以优先过马路,并不等于就让人凌波微步。一个社会群体的和谐来自相互理解与尊重,因为交通灯在转弯处或无分支的马路上比较危险,所以才有车辆让行人先过马路的举措。人可以利用这个举措,但请别滥用这个举措。当一个人如VIP驾到那般以凌波微步过马路时,其实那副样子看起来是极至愚蠢,就像都市里浑浑噩噩突然冒出一个梦游钝胎。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浮世绘

吴伟才

相关文章

吴伟才:街头考验

吴伟才:好好说话

吴伟才:打卡横丁

吴伟才:从外到内

吴伟才:地球人类

吴伟才:巴刹车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