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宇欣★一件小事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赖宇欣★一件小事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赖宇欣★一件小事

    很多年前,有个学生听说我出过几本书很是兴奋,透过同事来到我们住的宿舍,心中揣著一个小小的目的——想看看作家的桌子「长什么样子」?

    那时,从同事口中得知这件事,我啼笑皆非,因为我当时并不看重桌子,只要有一颗安静或渴望安静的心,对我来说,哪儿都是桌子。我在什么地方都可以写作,哪个地方只要容得我坐下来,我一般可以安安静静呆一个下午。

    还记得当时学生看过我的桌子,很是失望。因为我的桌子并不是他想像那样,甚至还不能称为桌子,因为那只是一张很破旧的小茶几,一张二十令吉就可以买的的小茶几!而我,习惯坐在地上就著小茶几写作。听到同事转述后我对那位学生感到有些许抱歉,因为他对作家桌子的幻想就被我展示的现实硬生生捏碎了。


    其实我不是有意的。我事前如果知道学生要看我平时写作的地方,肯定会换一张桌子的。换一张桌子并不是难事,我当时欠缺的是写作的时间:在独中当语文老师兼班主任,我忙得连休息的时间都缺乏,哪还腾得出时间写作呢?更甭说讲究写作用的桌子了。

    当时为了写作,我从本来不多的休息时间挪腾出一小部分,给记忆中一只小黑猫打造一个主角故事。在陌生的大城市,我常常会觉得人很渺小,好像不努力做点什么就无法留下痕迹,那时我最常在课堂上给学生讲我遇见一只黑猫的故事,用说的有时还意犹未尽,后来索性让小黑猫当故事里的主角。

    为了写这个故事,我不时换地方、换桌子写作。写一只流浪猫的故事,怎能不流浪呢?于是,我就不停换咖啡厅写作,好像这样,我就跟著故事里的主角不停流浪。后来这个故事写成一个小系列,共写了三册,从小黑猫3岁写到5岁,从它是一只懵懂的小流浪猫写到它发现自己的天赋,和另一半生小猫当爸爸,而我写作的桌子也从原来的大城市换回到家乡。

    我一直认为桌子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写故事的脑袋。这么多年过去了,不知那位学生现在怎么样了?也许他早就忘了这件往事,但这件小事,一直藏在我的心底,每次我望向写作的桌子,就会想起那一张稚嫩又青涩的脸。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