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文:清明思故人(第3篇)|曾昭智:长子遭毒友夺命 思念中 不再有恨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会员文:清明思故人(第3篇)|曾昭智:长子遭毒友夺命 思念中 不再有恨

    会员文:清明思故人(第3篇)|曾昭智:长子遭毒友夺命 思念中 不再有恨
    会员文:清明思故人(第3篇)|曾昭智:长子遭毒友夺命 思念中 不再有恨
    会员文:清明思故人(第3篇)|曾昭智:长子遭毒友夺命 思念中 不再有恨
    会员文:清明思故人(第3篇)|曾昭智:长子遭毒友夺命 思念中 不再有恨
    会员文:清明思故人(第3篇)|曾昭智:长子遭毒友夺命 思念中 不再有恨

    不是因为“时间已冲淡一切”,而是早已放下21年前的丧子之痛!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古城文化工作者曾昭智(66岁),在过去21年,每年都会缅怀遭毒友夺命的长子,但悲伤中已没有了恨,也学会了放下。

    每逢清明节,总会让人倍加思念逝去的亲人,回忆起2002年12月31日下午3时,曾昭智的长子曾宪隽,当年只是16岁的马六甲培风中学优秀生,骑着摩哆往物理科校外补习班途中,被两名瘾君子持劫至甲市甘榜遮迪废弃兴都庙,对方不只抢走他口袋仅有的数十令吉,还狠心往其右边腋下捅了一刀,造成他身受重伤。

    宪隽遇刺后,满身浴血负伤逃离现场,向附近铁厂老板求救,惟送院后,因失血过多而送命。

    由于此案涉及学生遇害,当时引起社会震怒和广泛关注,虽然两名华裔凶手在数周后落网,并于2003年5月间接受法庭裁决,分别只被判坐牢18年及18个月。


    曾昭智告诉《中国报》,他在过去21年,对长子的思念已不再含有怨恨,因为真相已大白,该受惩罚的已受刑,接下来的日子应好好地过。

    会员文:清明思故人(第3篇)|曾昭智:长子遭毒友夺命 思念中 不再有恨
    曾昭智在家中保留着曾宪隽的遗物。

    从访谈中,虽然提起亡儿遇害时的经过,他的眼泪仍会在眼眶里打转,但擦拭眼泪后,他深呼吸继续述说当人面对问题时,要解决心里的挂爱,就是要宽恕及勇气。

    他说,若把过去都放下了,心里没有负担,情绪不再压抑,就容易度过困境。

    “当然要有勇气接触心中的伤口,放下心里的怨恨及执念,勇敢面对它,心病就被解除了。”

    “21年前(心里)伤口是痛的,但宽恕及正面去面对后,真正舒解的是自己。”

    曾氏在访问前,找出爱儿遗物,包括宪隽的遗作春联、圣诞节贺卡、吉他,以及身边人用来怀念宪隽的书籍,让人也不禁有所感触。

    会员文:清明思故人(第3篇)|曾昭智:长子遭毒友夺命 思念中 不再有恨
    曾宪隽所留下的遗物并不多。

    悲痛不转移他人 赞成废死

    “政府通过法案废除强制死刑,我想我是最有资格及主张废除死刑的死者家属!”

    曾昭智说,政府于2023年废除强制死刑法令,即修改无期徒刑及鞭笞的刑罚,令民众担心可能导致严重罪案。

    不过,他赞成废除死刑,因为即使得到平反,死去的人也不能再复生,为何要把对方推入死亡边界,对另一方家庭造成另一个悲剧?

    “只要公正有了答案,案件已了结,该惩罚的就惩罚,哪怕终身监禁,但那永远消失的生命,家人的痛是永恒的,没必要把悲痛转移给无辜的他们(凶手家人)。”

    有答案就足够了,不需追根究底,这也是曾氏经常与外人分享“受害者家人的感受”,不希望把失去家人的痛苦,留在无辜凶手家人的身上。

    若在今日发生 结局或不一样

    “如果命案在20年后的今天发生,也许结局会不一样。”

    记者向曾昭智抛出假设性问题,双眼已泪汪汪的他,马上调整语调说,21年前宪隽是赶着去补习班,因迟到抄小路才遇害;若今天发生相同情况,宪隽可通过手机告诉老师会迟到,也许可逃过一劫。

    不过,曾氏说,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不怪怨凶手为何夺走爱儿生命,错只错在毒品害凶手失去理智,而凶手也已得到惩罚,他及家人都已接受事实。

    曾昭智说,宪隽遇害事件,于2003年被列入十大新闻,主要因为是在籍学生被抢及遇害,属于罕见案件,而当时家人有意把宪隽的器官捐献给有需要的人,不过,奈何此案涉及刑事案,最终没办法了愿。

    会员文:清明思故人(第3篇)|曾昭智:长子遭毒友夺命 思念中 不再有恨
    曾宪隽遇害新闻,当年获各大媒体报导。

    他以正面心态看待所发生的一切,家长有责任照顾孩子安危,社会问题值得思考,勿在发生意外才来亡羊补牢。

    乐器捐学校续弦音

    “弦,断了,音,再续。”

    曾昭智与太太育有3子女,宪隽是长子,后者遇害时,弟弟宪汶正准备升上中一,妹妹宪彤则读小学四年级。

    他说,宪隽在遇害前一个月,甫参加全国YAMAHA古典吉他观摩赛。

    会员文:清明思故人(第3篇)|曾昭智:长子遭毒友夺命 思念中 不再有恨
    曾宪隽生前参加全国YAMAHA古典吉他观摩赛的照片。

    曾昭智为完成宪隽的遗志,把古典吉他音乐带入校园(培中),经校方同意,他与太太将宪隽部份帛金收入,捐出购买成立吉他社所需絃琴、乐谱教材、谱架等设备。

    他说,宪隽离开后,当年培风中学高三理红班同学及宪隽生前好友,联合出版《弦,断了;音,再续》纪念特辑,将思念及宪隽生前生活写照与遗作,收录在内。

    这本特辑封面照片是宪隽弹着结他,以云朵为背景,化身为天使,在天堂再续美妙的音符。

    曾昭智把此纪念特辑送给有缘人,作为鼓励及慰勉。

    会员文:清明思故人(第3篇)|曾昭智:长子遭毒友夺命 思念中 不再有恨
    曾昭智在《弦,断了;音,再续》纪念特辑里,留下勉励的话语。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