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永山:亏本生意没人要做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刘永山:亏本生意没人要做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栏上周文章见报后,针对贸消部官员取缔违法囤积货物,尤其是获得政府津贴的粮食物资,我从媒体也读到一些新闻与文章,社交媒体也出现一些言论。

    他们认为是时候政府认真检讨现有的补贴制度。他们说,政府与其每年针对这么多粮食物资提供津贴给生产商或供应商,倒不如以同样的数目直接补贴中下阶层人民。

    这种做法其实也是许多国家的做法,他们认为这样更为实际。

    我多年前由于对香港议会民主发展有一些兴趣,因此从议员辩论得知香港政府过去一直推行一项成为综合社会保障援助计划,简称“综援”。为基层市民提供程度不一的入息补贴。这类补贴比起我国社会福利局每月提供的数百令吉补贴可谓是相去甚远。


    我国政府过去一直以间接补贴的方式来控制物价。其本意善良、因为它的目的就是通过补贴商家或生产商的方式来抑制粮食价格和控制生产成本,藉此降低人民的生活开销。其操作容易,因为政府预期直接面对数百或数千万需要协助的人民,倒不如直接和数千位供应商或生产商交涉。

    今年政府在这方面的开销预计高达810亿令吉,去年只不过是640亿令吉。2022年则是554亿令吉。根据媒体报导,在这554亿令吉当中,竟然高达81.5巴仙花在燃油津贴。

    我记得某部长曾经在一个汇报会展示一张图表,表示国内使用柴油的交通工具包括渔船等等在过去十年只是增长双倍,可是所使用的柴油却在同一时间增加十倍。这背后是什么道理?

    前天,首相针对关税局在雪邦吉隆坡国际机场货运中心的一个小单位竟然有能力通过勾结走私集团的活动,在过去3年让联邦政府平白损失高达20亿令吉的税收。

    PADU不是偶然

    阅读更多精彩文章 马上浏览独家配套

    首先我们必须承认,我国执法人员人数有限。而且我们是不可能聘请足够的执法人员管制国内各类商品的价格和移动。

    第二,虽然政府能够布下天罗地网,可是过去几十年我国因非法走私而流失的津贴竟然这么多,再次印证一个事实:杀头的生意永远有人做。

    我为这一句多添一句下文:亏本的生意不会有人做!试问:如果政府不再津贴这些物资,或者是逐步减少这类物资,导致这些走私客无利可图,请问还有谁要走私呢?

    这就是为何政府需要AI以建立强大完整的数据库,确保当有一天没有这些补贴之后,只有真正需要救济的人民才有资格获得政府的援助。在这类群体之中,有一些是根本无法自力更生,需要政府援助他们直至离世为止。

    因此PADU的出现并不是偶然。雪州政府在2018年开始就打算建议同样的资料库,尤其是当时联邦政府和州政府属于同一个阵营。无奈发生喜来登政变,后来更爆发肺炎疫情,我们才后悔书到用时方恨少。事关当我们需要数据库来救济民众,才发现手上根本没有完整的数据,最后只好东凑西拼,弄了个公积金提款计划和员工补贴计划来协助劳资双方勉强熬过疫情的困扰。

    这类做法肯定不是最AI的做法。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