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师无不言

董百勤

Bryan Wee

文 文 文

师无不言|董百勤:和一零后谈白蒽

白蒽这名字最近一直在高年级学生口中提到。我挺好奇一零后的孩子对于白蒽变性这件事的看法,就在班上问了他们。

“我爸妈说白蒽是妖怪,男不男,女不女的,很丢脸。”有同学这样和我说。这时候有另外一同学持相反意见,她觉得白蒽很勇敢,去做自己。我眼前看着同学们你一言我一句讲着白蒽那件事,思绪回到我小时候那个年代,那时候这种课题绝对不会在班上被提出,甚至是禁忌话题。现在一零后的孩子能够这样公开讨论,我真心觉得时代往前走了一步,哪怕这一步,只是小小的一步,我都觉得很珍贵。

学生问我对白蒽这个人的看法,我会留意到白蒽这个人,是因为她还是时候的失序行为,上过几次新闻。我是非常不认同她以前的那些种种出格行为,还有他缺乏对他人身体自主边界感的尊重等,这都破坏了社会的良俗。

至于每个人对自己身体的决定自由这件事,我是绝对支持。那些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的,我理解他们的立场,但是孩子生下来,是独立的个体,不是父母的附属品。如果孩子能够思前想后,并且愿意接受一切后果,可以为自己负责了,那么孩子选择的路,就让他们好好走吧。

歧视是学来的

我这批一零后学生是从社交媒体上看到白蒽的新闻,想必他们也看了那些恶意攻击的留言。我略看了那些留言,绝大部分都是大人写的,也有一部分青少年。小孩子不是天生就会歧视的,是大人教会他们。

我曾经因心思比较细腻,举止比较温柔,而被班上同学叫很难听的名字,言语霸凌还有动手霸凌,推我的头等,我花了很多年的时间,才能和自己和解,才能告诉自己,那不是我的错。后来,我当了老师,我不断一而再尽我所能告诉孩子们,我们每一个人都因为独特而美丽,尊重彼此不同,世界才会更好。

一零后的孩子,让我看见他们是愿意打开了一道门,去接受更多元的世界。我希望他们能长成自己喜欢的样子,前提是不伤害这个社会和世界。

你可以不认同,但是一定要尊重,这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我们再温柔一些,对于彼此不同再包容一些,那会不会就不会再出现下一位叶永志和那温了?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师无不言

董百勤

Bryan Wee

相关文章

师无不言|董百勤:学生失去的3.6年

师无不言|董百勤:大大又小小的伤疤

师无不言|董百勤:得来不易的整洁比赛冠军

向男儿身告别 Bryan Wee:“我要勇敢做女孩”

Bryan Wee 说到做到 飞泰国了 准备“做手术”|附音频

师无不言|董百勤:孩子教育帮帮忙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