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子曰专栏:希盟美好之后的恐怖|会员文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甄子曰专栏:希盟美好之后的恐怖|会员文

    甄子曰 ChinCheeKuen 众声 评论
    甄子曰 ChinCheeKuen 众声 评论
    甄子曰 ChinCheeKuen 众声 评论
    甄子曰 ChinCheeKuen 众声 评论
    甄子曰 ChinCheeKuen 众声 评论
    facebook whatsapp twitter weibo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标榜昌明团结的新政府,被阿克马搞到乌烟瘴气,看不到文明路。

    阿克马的言行正不断冲击安华政权,震裂昌明城墙。能全怪阿克马和他的马仔吗?

    物必先腐而后虫生,执政党若没有裂痕,“阿克马们”又如何分裂它?


    安华一天到晚在喊“团结”,正是体弱心虚,缺乏整合能力的反应。

    关键还在执政党自身。这不是第一次,更不可能是最后一次。问题出在盟党间团结的假象和想像,长期把忍受当享受。

    执政党本身就是问题,一个四分五裂的团队,拙于处理分裂乃合情合理,是不正常中的正常,习以为常必然擅长伪装。演不下去,忍不住了,自然就爆发。

    但谁也不敢逼退,否则死路一条,越来越像巫统的希盟又何能例外?

    阿克马成了全马最爽的人,有恃无恐。这种傲慢自大的态度,不是第一天长成的。

    他的存在,不是只英雄主义作怪──在我的地盘,我就是主人;这当中还有老党的基因作祟,另类的“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的使命感。

    安华不好好对付巫统的逆袭,领导地位就无法建立起来。

    本届奥斯卡最大赢家《奥本海默》讲的是美好之后的恐怖。与希盟相依的巫统,正展现出团结后的恐怖一面,怀念过去的美好和痛快。

    《奥》金句之一:“你赋予人类自我毁灭的力量,这个世界却毫无准备。”面对当下乱局,此话给了大马人最深刻的提醒。

    更多子曰评论点击甄子曰专栏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