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学习现场

绘本

说书人

文 文 文

学习现场|说书人 逗乐小不点不简单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故事。说故事有很多形式,风格各异,各有所好;有些生动活泼,有些则静态说书,原汁原味地呈现故事内容。以图画为主的,老少皆宜,无论成人或尚未掌握读、说、写能力的幼儿阅读,都能感受阅读乐趣。幼教教师和一对夫妻,分别因外甥女和双胞胎女儿,开始接触,后来成为,透过说书会相识,为各年龄层人士说着许多精彩故事。

赵金花(右)正职是幼教教师,在外甥女出生后接触绘本,从此结下不解之缘,更进一步成为说书人。左起为香建业和蔡美美。

是以图画贯穿整个故事的书籍,与插画不同的是,内的图画和文字内容,都可构成完整故事。

无论单凭图画或文字,或以图文结合文字解读故事,都能享受故事趣味,甚至还能发现故事中隐藏彩蛋。

儿童透过五官学习,探索世界,发现自我价值;图画色彩丰富的特色,吸引幼童注意,让他们渐渐爱上听故事,培养阅读习惯。

透过故事,可让孩子了解我们想说的话,让故事作为孩子认识世界的切入点。

听故事的孩子能从中学习词汇,进一步提升语言和表达能力,也学会为人处世道理。

近年来文化已走入社区,推广亲子共读风气,让家长与孩子享受天伦之乐,或鼓励家长让孩子去听书,滋养幼童心灵。

青蛙老师(本名赵金花)正职是幼教教师,讲故事是课堂上常有的事,但真正接触,是在12年前。

她为人师表28年,起初是为了讲故事给外甥女听而接触,再慢慢爱上和说书。

她从不熟悉,变成如今家中书柜满是的爱书人。

“刚开始接触时,不清楚什么是,印象中这些图画书卖得很贵,后来我才明白它的价值。”

青蛙老师人生中第一场说书会,是在执教的幼儿园鼓励下,于2012年参与长颈鹿图书馆(现易名长颈鹿故事馆)说书会,以“青蛙姐姐”名称,为孩子说书。

此外,她透过说书会,结识许多,包括育有双胞胎女儿的夫妻——香子爸妈。

香子爸妈是推广生命教育的,藉由故事带领大家探索生命价值与美好。

赵金花:同一本绘本即使说了无数遍,但每场说书会,每个孩子看到的点都不一样,这就是绘本的魅力。

严肃教课轻松说书

赵金花当初以“青蛙姐姐”称呼说书,使用这个名称,其实不是因为她喜欢青蛙。

她透露,使用“青蛙”作为称呼的典故,是因为小朋友发音不准,称呼她为“金花老师”时,让人听出“青蛙”字眼。

“我们匿名说书,我用‘青蛙姐姐’称呼,后来因为我的教师身分,改成‘青蛙老师’”。

“外甥女让我接触更多,我累积经验后,走出社区,到国内更多地方说书。”

说书时,赵金花化身青蛙老师,以轻松活泼方式讲故事;回到校园,赵金花是幼教教师,向小朋友传授知识。

身兼教师和,赵金花将两个身分界线划分清楚,藉此教会学生和外甥女待人处事要看场合。

她说,教书时要保持老师严肃形象,但说书时,她已卸下教书工作,透过说书,让孩子无压力地听书,享受当中乐趣。

“我的外甥女是我的学生。在学校,我是她的赵老师,回到家中,我是她的姨妈。

“说书是我的业余兴趣,我不会把讲故事当作工作,形成压力。”

蔡美美接触绘本后,与丈夫陪伴孩子做亲子共读,潜移默化地培养孩子阅读习惯,也让孩子掌握语言和表达能力。

行动管制视频学习

2020年3月18日,我国落实行动管制令(MCO)的第一天,对国人来说毕生难忘,让赵金花难忘的是,她在疫情中学会制作视频,无心插柳下开设YouTube频道,并分享无数个故事……

突然来临的MCO,正逢新学年,赵金花打算录制讲故事视频给学生,让学生不会虚度时间,但受平台限制,无法上载大容量视频,无意间尝试将录制视频上传至YouTube,就这样开设她的说书频道。

她那时每天上传说书视频,连续约2个月,直到幼儿园正式采用网络教学模式,为备课而无法兼顾说书,暂时更新内容。

从生硬到熟悉,赵金花从零基础,慢慢自学视频剪辑,逐步提升自己,学会如何准备网课教材,改善录制视频质量。

“以前我不会录制视频,拿起手机对着电脑荧幕拍,视频质量多么糟糕,这段痛苦经历,相信很多老师能理解。

“虽然现在已经没有网课,但我继续经营该频道,不定时发布说书或带动唱视频,将它当作教学资源平台,不是因为要当网红,而是不想浪费所学。”

提到带动唱视频,赵金花指出,学会剪辑和制作说书视频后,她尝试制作带动唱视频,除了可不必引用第三方视频,还能让学生参与录制,留下美好回忆。

道具是说书人好伙伴,有助说书人与受众进行互动,深入了解故事核心。

说书方式各有千秋

教书和说书,两者性质不同,赵金花起初向外甥女讲故事时,难免犯起教师职业病,不时测试外甥女是否会读特定字眼,但外甥女一句话给予她重击,点醒她讲故事时要重视听者感受。

“外甥女提醒我,讲故事时,不要问她这个字怎样念、问那么多问题,这句话给我很大影响。

“讲故事是种乐趣,讲故事时营造轻松氛围,撇开教师身分,专心讲故事,别让孩子觉得仍在学校上课。

“与孩子互动时,可以做开放式讨论,孩子的答案没有对错。”

赵金花声色兼具地说书,让故事中的角色活灵活现,香子爸爸原汁原味地呈现故事原貌,也同样收获孩子掌声。

赵金花认为,各有特色,重要的是做自己,对自己有信心,不盲目模仿别人。

她坦言,她从小讨厌自己声音,上学时曾因此被同学嘲笑,“但声音和嗓门大是我的特点”,她并没有因此感到自卑。

“初学者不必感到压力,说故事要先爱故事,清楚故事内容,做好准备。

“做自己,总会有孩子喜欢你的说书方式。”

另外,香建业(香子爸爸)分享,多说、多做和从错误中学习,是必备条件。

他说,说书学派众多,呈现方式有别,若有兴趣,可考虑向资深和专业学习正确说书技巧。

香子爸妈是推广生命教育的说书人,图为香子爸妈走入幼儿园,带领幼童做互动。

亲子共读共度时光

亲子共读,是父母与孩子透过阅读等读物,共度亲子时光方式之一,但一些父母对此感到压力,担心自己不会说故事,不敢迈出第一步。

蔡美美(香子妈妈)说,有父母陪伴,以及能享受亲子共读的孩子是幸福,并鼓励父母腾出时间陪伴孩子,亲子共读,因为孩子在意的是父母陪伴,而非讲故事技巧。

亲子共读不只让孩子感受家庭之爱,也有助孩子语言发展。

香子爸妈夫妻俩因双胞胎女儿语言发展较同龄人缓慢,并在朋友介绍下接触和尝试亲子共读,大约一年后,见证女儿们文句表达有正面改变。

香建业自认中文不是太好,但字少,且有些是无字书,让他无需面对读错字压力。

他为孩子讲故事过程中,在无压力下学会表达,渐渐爱上,更让他成为,向更多孩子说故事。

此外,蔡美美指出,其丈夫香建业是个话少的人,但透过与孩子促进亲子关系。

“当你和孩子没有话题时,可以讲故事,用打开话题。

“以前他(丈夫)不懂如何与孩子沟通,亲子共读后,我们发现女儿喜欢听他讲故事,讲故事是父母和孩子连接的桥梁。”

“箱子里的青蛙和恐龙”组合,在一批热爱绘本说书人于某场说书会合作下诞生。各具特色说书人为孩子带来精彩绝伦故事时间,左起为香建业、恐龙妈咪(彭慧敏)、赵金花和蔡美美。

利用重铸学习乐趣

蔡美美曾是中学辅导老师,她在校园服务期间用向学生讲故事,也看见学生因学术成绩而感到不快乐,遂而开始与丈夫透过说书,推广生命教育,让学生和孩子发现自我价值。

她以作家强布雷克(Jon Blake)《我不知道我是谁》,带领孩子探索自我,了解自身价值。

她相信有着疗愈效果,且认为就像水一样多元,无论什么年龄层或背景人士都适用。

另外,香建业察觉,现代很多孩子不爱阅读,或许是因为孩子不爱被说教,同时在人们一般认知里,将书本与学术挂钩的错误想法,让孩子恐惧书本。

“我们纯粹和孩子分享故事,互动交流,不是说教,其实很多都有讲述道理,只是没有明说。”

不是只面向儿童的专属读物,透过故事,儿童可以天马行空,发挥想象力,去认识自己、环境和世界;对于成人,阅读或许能让正处于迷惘的你,找到心中缺失答案,起着疗愈效果。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学习现场

绘本

说书人

相关文章

学习现场|学习兼顾专业与内涵 爱其所择 择其所爱

童阅房|不必秒读秒回的从前

学习现场|致敬白衣天使 护理系学生舍身为病患

童阅房|读别人也读自己

学习现场·学术前沿|黄慧娟:解密加密货币骗局常见手段 不做下个受害者

童阅房|妈妈留下了“财产”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