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民意

人人咖啡店

刘树佳

文 文 文

刘树佳:别让清明节走样

今年,我一如往年那样回乡给已故的祖父母上坟扫墓。到了义山,我和母亲先到伯公亭给福德正神上香。放眼望去,伯公亭后方是一大片坟山,有点荒凉。

 有的阴宅已被又高又浓密的野草包围,只有露出来的坟头告诉人家那里是一座坟墓;有的佳城上亡者的姓名早已模糊不清,就像门牌号码已模糊的住家;有的墓碑断成两截,倒在黄土上的先人姓氏显得非常悲凉。更糟的是,有的阴宅竟然被不良分子泼红漆,为什么这些人连死人都不放过?

 这些长眠不醒者的后代子孙在哪里?莫非他们因工作忙碌而忘了葬在荒山的祖先?还是这些身为儿孙的都已移居海外,不再回来探亲扫墓了?

 若真如此,则可怜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这也是为什么现在越来越多人交代子孙在他们百年之后将其遗体火化,然后把骨灰安奉于骨灰阁的原因。


 有一个常年身居国外的朋友说:“只要心里有家有父母,即使不常回家看父母陪他们,也会感到幸福的。”我极度不赞同他的这句话。

了解“孝”字真谛

 若是每个人嘴上都说自己心里有父母,却不以实际行动去孝敬奉养父母,那么,与骨肉分隔两地的年老父母由谁来照顾?很多会写“孝”这个方块字的黄皮肤人总是忘了,“孝”字,上边是个“老”字的上半部,下边是个“子”字,意即孩子背着老父老母,也就是为人子女者应负起照顾两老的责任。

 给祖父母扫了墓,正要离开之际,我看到远处有一户人家在祖坟前焚烧金银纸与纸扎祭品。当时,我真的很担心熊熊烈火会烧起四周的干枯杂草,导致火势嚣张地蔓延开来。滚滚浓烟下,我已逐渐看不清清明节本来的真面目。

 古时的挂纸习俗已演变成今时今日的烧纸钱。有的人说给祖先“烧点钱”是一种表达孝心敬意的做法,并不为过。我始终觉得,为人子女者应该趁双亲健在时多孝敬他们,让他们开开心心地过每一天,而不是等双亲死后才来大量烧纸张。

 不过,要是眼前的熊熊烈火能够烧掉人类的贪嗔痴、世间的大奸大恶、贪污腐败和种种不民主不合理的制度,那该多好啊!

 当时我在想啊,假如祖先已往生净土或再次投胎到人间,他们根本不需要子孙烧给他们的灰烬;要是亡者不幸堕入地狱,受苦受难的亡灵连喘口气的机会都没有,又哪有时间慢慢享用阳间儿孙烧给他们的东西呢?

 还有,那些仿真的钞票、洋房、名车、电视机和冷气机是真的烧给死者用的,还是烧给活人看的?

供品应送给需要的人

 记得我曾参加某处举办的清明超度法会。大蒙山施食仪式后,工作人员把那些供品统统倒入黑色的垃圾袋。我看了不禁暗叹:好可惜啊!问其中一名义工,她说:“这些被饿鬼舔过的供品不能给人吃了,所以要全部倒掉。”这是真的吗?我们的肉眼看不到饿鬼幽灵,怎么知道它们舔过这些祭品呢?

 其实,需要我们关怀和帮助的活人也不少。除了施食予先人和孤魂野鬼之外,清明超度法会的瓶罐装供品也可以送至邻近的老人院、孤儿院或残障院,施赠贫老孤儿和残障人士。这不但可以发扬“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美德,同时也把令人“欲断魂”的清明节变成皆大欢喜的日子,这不是更有意义吗?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民意

人人咖啡店

刘树佳

相关文章

弘毅:李显龙是不是读过《论语·为政》?

碧澄:不是一棵树这么简单

洪亦鸣:马华失去方向……暂时!

许元龙:黄循财新班底旧使命

吴和豪:一个退休人的公共交通

张晋鸣:灵活户头是取卵方案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