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泛亚万况

胡逸山

文 文 文

胡逸山:所谓帝国,参考教廷

德国虽然历史文明悠久,但严格上来说是与本地颇为相似的一个近代才组成的国家。就如本地以前有着许多散布各地的土邦,德国以前也有着许多大大小小的城邦,而不是一个统一的、中央集权的国度。

 千多年前,那里甚至可说只有散居的日耳曼部落,民众也只效忠于部落的土酋,而没有一个大一统的德意志或日耳曼大国的概念。

 但经过罗马文明以及天主教的薰陶后,这些日耳曼(或称德意志)部落的社会经济等各方面发展神速,也学着罗马人般割据着战略的地理位置而逐渐演变成城邦。

 这里要强调的是即便如此,一般当地民众当时也还是效忠于城邦的首领(如国王、堡主、大公、主教等),而没有一统大德国的理念。


反过来侵略罗马

 后来,许多这些城邦甚至还巧妙地应用回罗马帝国的合纵连横招数,在欧洲各地拉一派打一派,反过来侵占了包括罗马在内的欧洲一大部分地区。

 而日耳曼人高超的政治智慧也就在这时开始充分地展现出来。一方面彼等深知之前虽然各日耳曼城邦之间紧密合作,组成联军放得以在欧洲各地如入无人之境、攻城陷池、无往不利,但彼此之间的矛盾仍然很深,谁也不服谁,如果其中一个城邦要从此称霸来勒令其他城邦臣服,那么势必引起一轮又一轮的内战,会自相残杀,到头来得不偿失。

 然而,彼等也高瞻远瞩,知道这些日耳曼文化相似的城邦假如不某种程度地维持团结,那么迟早也会受到其他相对更为一统的民族国度,如英国、法国、俄罗斯、鄂托曼(当下土耳其)、瑞典等的侵略并吞。所以某种程度上的“统一”,对这些日耳曼城邦来说,也还是极为重要的。

 而另一方面,这些叱吒欧洲一时的日耳曼城邦首脑们的心里也有数,虽然连文明响当当、有天主教教皇坐镇的罗马也拿下了,但终究这些都是文化底蕴深厚的地区与人民。如果彼等以征服者高高在上的姿态,意图把日耳曼文化强加于譬如被占领的意大利各地,那么势必引起各地反弹,甚至还会武装革命起来,搞不好反攻回日耳曼地区去,到时也就得不偿失了。

一个“三不像”方案

 而在与天主教教廷的交往里,日耳曼首脑们也察觉到一些微妙之处,即譬如教皇这个统领整个天主教的位高权重职位,也还不是世袭的,而是每当一位教皇升天后,由全体枢机主教(俗称红衣主教)们秘密票选出来的(通常是互选,但非必然如此,因为原则上任何天主教徒都可被选上教皇)。

 所以,不知是哪一方的灵机一触,也就设计出一套既“三不像”但又两全其美的、后来沿用了几乎千年的“神圣罗马帝国”方案,也可说是为现代德国的组成铺下了一定的基础。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泛亚万况

胡逸山

相关文章

胡逸山:斯洛伐克,既新又旧

胡逸山:中东宗派,也曾和睦

胡逸山:以伊关系,也曾友好

胡逸山:学潮再起,席卷全美

胡逸山:内政外交战争一线走

胡逸山:以伊冲突,务实应对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