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黄剑飞

飞哥今古奇观

文 文 文

黄剑飞:我们的人生不再真实

1989年《合家欢》是我觉得很好笑的一部喜剧,是小时候当我爸在赌博没空理我们的时候(在槟城很多人都是这样长大的),我带着弟妹从红灯角步行到首都戏院买票看的贺岁片。

 一直记得鱼子酱的那段场景,郑文雅饰演许冠文妹妹,跟她的老公小孩因为与许冠文拥挤住在一间公屋产生矛盾,笑料百出。

 我也带弟妹去首都戏院看《秦俑》,看完后还带他们去光大吃肯德基炸鸡,记得当时刚推出新的Spicy口味 。

 回家我还做梦梦到巩俐,因为她在《秦俑》里感觉像仙女一样美。1989年,我才六年级,12岁。


 就在那80年代,我常带弟妹去看戏。打从婴孩,爸就带我去戏院看戏,一生人看了这么多电影,也没有成为影评人、导演或演员,就像我喜欢天文学曾经想过有一天会成为天文科学家,但也没有成为现实。

 因为跟大多数人一样,我们就只是一个普通人,享受着世界万花筒的五光十色,在虚与实的世界中浮浮沉沉。但那8、90年代的记忆对我是那么真实存在,仿如昨日。

 可如今当你再回首的时候却已经发现不只戏里的演员都已经七老八十,你现实中的弟妹与朋友们师长们都已经渐渐老去。

 即便这些从你零岁至今长达半世纪的父母长辈师长朋友兄弟姐妹甚至明星都挤在你掌心上的手机里,你对感受真实这回事却越来越事与愿违,仿佛踩在空气上一样踩空,像用力一拳打在空气一样虚无。

 世界越来越多人已经没有耐性看完一部一小时半至两小时的电影,更遑论静下心来,耐着孤独寂寞去阅读一本书。

 大家烦躁地都挤在流量媒体观看同时也被观看着虚实难辨的碎片人生,蹭流量、蹭饭吃、蹭发达、“蹭”火打劫。

带着人设过活

 半导体发明后原本以为资讯传播为人类带来更快捷更真实的世界,结果人们却在晶体管0与1开关器构成的数码世界里将真实世界与原本应该存在于电影与故事的分界给拭抹掉。

 每个人都带着人设过活,或表演着是死是活又死又活,无论是晚安小鸡或那Namewee,喜欢故弄玄虚,世界仿佛变成人类一个巨大的RPG游戏,今天玩完明天就可忘记可丢弃。

 曾经在网络世界之前就存在的人们啊,想想在此之前的人生记忆是否比无处不网络更加真切真实,更加值得珍惜?

 尤其是手机世界的虚与实更让我们无法分辨出80、90年代那种真实感,那份真实已经离航,扬帆的梢末随着夕阳消失在地平线。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黄剑飞

飞哥今古奇观

相关文章

黄剑飞:活着要像乔纳森

黄剑飞:首相为何会见哈马斯

黄剑飞:佛法慈悲慎防卫道过度

黄剑飞:我有个大胆的想法

黄剑飞回应 邓章钦“虎头蛇尾”论

黄剑飞:第二十条与毒舌大状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