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学习现场

傅承得

谢锡福

文 文 文

学习现场|最像读中文系的人 《儒家核心六论—当真诚遇上智慧》序

儒学被视为华人文化的精神象征,可除了刻板印象外,真的理解儒的人有多少?所著的《儒家核心六论—当真诚遇上智慧》,便是一本让人们简单理解先秦儒学的作品。这次老师受傅老之托,所写的序,让各位先睹为快。

傅承得

承得来电,邀我为他即将出版的《儒家核心六论—当真诚遇上智慧》写序;我人在怡保探亲,知道承得是一位真诚简单又周到之人,凡事他一定已经想好才说,也就不经大脑地答应下来,旋即后悔莫及。后悔是担心无法胜任这件事,我们是台大中文系前后届同学,他是我暗自视为楷模的同侪。他一直都叫我“学长”,我习惯称他“承得兄”,一般人则叫他“傅老”,而我感觉,“傅老”最好,带一分亲切,含一分尊敬,以后我也将随众称他“傅老”好了。

傅老是我心中最像读中文系的人,他于1984年台大中文系毕业,返马任教华文独中,曾任署理校长,1997年与兴汉等成立大将书行及1999年创办大将出版社,积极推广文学、文化活动,如集合一众马华诗人、歌者、舞者举办连串名为“肝胆行”、“动地吟”等现代诗曲朗唱、文化表演活动。他创作不辍,频获文学奖项,着、译、编约60种。

傅老在隆打拼期间,偶尔和游川到巴生用餐,我有时会受邀为桌上宾,倾听风雅,见识海量。他筹办的“肝胆行”和“动地吟”,我也都组织学生共襄盛举,也几次邀请过他和游川、何乃健等诗人来校谈写作技巧、诗歌朗唱示范和演讲等,也在兴华承办过一次大型“动地吟”现代诗曲朗唱会。已故兴华中学郑瑞玉校长生前特别欣赏和敬重傅老和他那班文友,只要是傅老举办或推动的活动,包括大将那些年举办的“鼓动阅读风潮”书展,一律支持。2010年兴华首次为高三生举办成年礼,便邀请傅老和金亮兄到校提供意见,并委请傅老作词、金亮作曲,创作了兴华中学成年礼主题曲《生命的蜕变》,第一年成年礼主题演讲也就顺理成章由傅老上台了,后来举办第一届兴华文学奖,当然也都没忘记他。

傅老从2004年开始邀傅佩荣教授来马开讲儒、道经典及西方哲学课程,2009年至今亲自开班导读经典,按他的话说是二十年“攀登修养之山与涵泳智慧之海”。2011年开始学书法,2015年回到他的故乡槟城,一方面回家陪妈妈,尽孝也享受妈妈的美食,一方面开办“经典学堂”,为生活,也为了养老和防老,继续研修中文系的功课,开办书法班、儒道经典课程,旁及名家诗词及如何写好华文等课程,为往圣继绝学。

谢锡福(巴生兴华中学人文教育研究与发展组组长)

一本入门的儒学著作

《儒家核心六论—当真诚遇上智慧》承傅佩荣教授“秦之后无儒家与道家”的观点,认为儒家在秦之后被统治阶级利用而变成服务于权贵阶层的手段;至宋明理学则走到“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的“存理去欲”死胡同;而晚近的新儒学也难免重蹈精英文化曲高和寡与现实社会脱节的弊端,难为大众所理解。所以傅老特别强调写这本书是要“回归原典,重新认识儒家”,他说:“我想写的,是一本完整、清楚,且贴近一般读者的入门书,而非学术论着。”

我虽出身中文系,也一直在学校当老师,但未曾在经典上用功,只是从小在课堂上朗朗读过,后来当老师在备课上教学相长过。长期耳濡目染,孔孟之道、老庄之学的智慧,仍然是我茫茫人生路上,指引我方向的吉光片羽。

儒家“把关怀的重点,放在一个人从出生到死亡的人生之路,以及群体社会中,人与人之间互动的问题与福祉。”我想到杨德昌的电影《一一》,也是用了中文的意象与哲思,讲述生老病死的故事;而我们在台大念书时,中文系学号代码也是“11”,打横看就是个“二”字。儒家思想的核心价值“仁”这个字的组成就是“两个人”,所谓“生生之仁”,说的就是万物之源,生生不息的道理。“仁”本是植物果核内的种子, 孔子把这生命之核的“仁”字,引申到追求人与人适当关系过程中必须努力去实践的价值。人与人之间,是一个互相依存,休戚与共的关系。人心一觉即是仁,实践良好的人际关系,就是实践幸福美好的人生。

回溯古籍 原初的儒

回到原典,回到最初的儒家,就是一部最平易近人的,让个性与群性真诚对话的智慧结晶。暮春时节,穿上春衣,约五、六位成人,六、七个孩童,一起去泡泡温泉,吹吹风,唱唱歌,是孔子和他弟子所向往的生活情景。乡里办酒会,长辈出去了,我们才好离席。男女授受不亲是礼,但嫂嫂掉入水中若不伸手相救,就是豺狼。“小杖则受,大杖则走”;“子夏问孝,子曰色难”;“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许多对话呼之即出,生活中的情趣,如此自然,如此和乐;人际相处的规范,如此依循,如此变通;生命中的道理,如此简单,如此深刻;求同存异,八音和谐。

孔子圣迹图(明·仇英)

傅老说:“经典如果仅仅是读过,那是知识;倘若实践,才是修养和智慧。”孔子之伟大,在于下放了“天命”;“人不必把自身的吉凶祸福,全交给‘天’或在上位者负责,自己也必须负责”,从而活出自我的生命意义与尊严。这种修养的极致是“沛然而莫之能御”的。有“中国最后一位儒者”之称的梁漱溟,在中共建国后屡遭批斗及抄家,1974年文化大革命中,“四人帮”搞了一个不伦不类的“批林批孔”运动,要梁表态。梁基于过去经验,本想保持沉默而不得,于是他准备了题为“今天我们应该如何评价孔子”的讲稿,讲了两天半,推崇孔子学说,与中央文革唱反调,惹来当局连番召开了100多次批判会。到最后一次总结性批判大会,主持人再三要求他谈谈对批判会的感想,他只说了一句话:“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主持人要求他解释,他答说: “我认为,孔子本身不是宗教,也不要人信仰他,他只是要人相信自己的理性,而不轻易去相信别的什么。别的人可能对我有启发,但也还只是启发我的理性。归根究底,我还是按我的理性而言而动。因为一定要我说话,再三问我,我才说了‘三军可以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的老话。吐了出来,是受压力的人说的话,不是在得势的人说的话。‘匹夫’就是独人一个,无权无势。他的最后一着只是坚信自己的‘志’。什么都可以夺掉他,但这个‘志’没法夺掉,就是把他这个人消灭掉,也无法夺掉!”真正的儒家,是在观照人性的基础上谈规范说礼节,在人与人之间适当关系的实践过程中讲求温度,在大是大非的关键时刻,也能如梁漱溟般无畏无惧,何等风骨!何等气魄!

一位现代的儒生

傅老研读儒家,导读论孟,他对孔子“天命论”深有体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使命,找出自己的使命,才能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活出精彩的人生。他在个人电邮落款处植了一段话:“天之将丧斯文也,后死者不得与于斯文也;天之未丧斯文也,匡人其如予何?”作为一个读中文系的人,他不仅想学以致用,更把所学视为使命,主动地体认、回应、实践这个使命。如果你有长时间和傅老接触,你就会理解,当你听傅老讲“善是人与人之间适当关系之实践”,讲“找回那颗会自我要求的心”,讲“人生,从一颗真诚自觉之心开始”时,你其实是看到一位坐言起行、知行合一、待人处事真诚忠信、淡泊自守,安贫乐道、自我精进,与人为善的傅老,就在你眼前。

而我每读到“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心中浮现的也常是我这位一路奋发,努力把自己活得最像读中文系的人。傅老写过一篇文章《长袍》:“深爱长袍,除了它像第二层皮肤,穿上如此舒服外,更重要的是:在我心中,它代表中国知识分子高风亮节的典范。忧时忧民,守节不移,能以天下兴衰为己任,敢置个人生死于度外。这种胸襟气概,已经很少出现在现代知识分子身上了。”

等《儒家核心六论—当真诚遇上智慧》出版,我想见傅老穿上那袭长袍,拿着这本书拍一张照,那张照片就叫“最像读中文系的人”。

◆书名:《儒家核心六论—当真诚遇上智慧》
◆作者:
◆出版:大将
可订购自季风带书店,电话+60 19-233-0383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学习现场

傅承得

谢锡福

相关文章

傅承得:我做得最多的那件事 叫做“改变”

学习现场|致敬白衣天使 护理系学生舍身为病患

傅承得:什么都不要,这多快乐!

学习现场·学术前沿|黄慧娟:解密加密货币骗局常见手段 不做下个受害者

傅承得:在适当的地方…

学习现场|戴晨志 用慧眼记录实例传播正能量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