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浮世绘

吴伟才

文 文 文

吴伟才:中华料理

带欧洲团那时,团员多数要求中餐。无论在柏林、巴黎、罗马、维也纳、华沙,虽然很多菜馆都打着中餐招牌,但其实菜单闭着眼都能背出来——芙蓉蛋、咕噜肉、酸甜鱼、炒包菜、酸辣汤。八九不离十,一靠近饭桌我就打冷颤,有一回,维也纳某家菜馆,明明说好晚饭有烤鸭,但临时却又欠奉。我跟他说,我早就告诉所有团员今晚晚饭有烤鸭了,就算你现在飞去农场或任何有鸭子的公园都得弄几只烤鸭来,不然这个晚餐餐券就不发给你,算我们白吃了。

图:Freepik

后来鸭子当然出现了,就不知道是那里“借”来的?

在日本,毕竟都是亚洲人,中餐还是比较“接近一点的”。当然,你要比较道地的,可以到横滨的唐人街去,但近日不知道什么原因,也不那么道地了,有很多越南华人菜色的影子。

在日本的中华料理,是一种“经过日式处理的华人口味”,菜单上有不少类似小炒的项目,像蔬菜炒肉、扬州炒饭、锅贴、蒸饺、杂碎炒面、牛肉、鸡肉、猪肉盖饭、海鲜面等等。一般都是米饭或面食的分量比较实际,其它小炒的分量就如下酒菜罢了,但他们出色的是锅贴和饺子,日本人似乎都善于处理分量比较袖珍型的食物,总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不过,也确实少见大制作。

日式中餐

店外虽标明是中华料理,老板厨师却不一定都是华人。当然,也有些老店是早期华人移民的后代,但也大都同化为日本人了,因此“中华料理”四字对新一代日本人来说,纯粹只是一个区分口味的提示,对真正的中餐风味倒没有太大要求的。在东京和大阪我们也光顾过几家中华料理,当掀起了门口那帘子,也一样听到任何食肆里此起彼落的“欢迎光临”声,也一样是扑鼻而来的蒜头与姜片在麻油里的爆香味——啊这个蒜头和姜片的爆香味,或许就是中华料理跟纯日本料理最不同的地方了。

不过,也有例外的,比如在上野,这回就遇到一家台湾人开的中华料理。那老板已经赴日卅多年,手艺倒是保持得好,除了白云猪手和盐水鸡做得十分道地之外,红烧茄子和回锅肉也色香味俱全,算是很不错的了。

以前背包时,边走,边写,边煮,背包里都是自己带着的米,吃完了,就去找便宜的非洲米。哪有钱去吃馆子?不过,话说回来,背包那时要弄一点中华风味也不是件很困难的事,只要找到蒜头、姜、麻油、胡椒粉,那么无论走到天涯海角,轻轻松松炒点菜或煎条鱼,也能吃到熟悉的口味。

那时候,只要途经有唐人街的地方,都会马上去华人超市进货;欧洲最好的华人超市大概就是伦敦的龙凤了,龙眼肉、腊鸭腿,甚至连蚬蚧都有。其实,能找到腐乳和豆豉我们都会赞颂哈里路亚了,假如没有那么特别的,那么姜、蒜、麻油也都可以。我就曾经为了豆豉,从柏林漏夜搭火车赶回阿姆斯特丹,清晨大早就在超市门口等开门,然后买好了再搭火车赶回柏林,幸好那时候是用欧洲火车卡,可以无限次乘搭,但如此搭法,也等于当欧洲是家杂货店了。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浮世绘

吴伟才

相关文章

吴伟才:好好说话

吴伟才:打卡横丁

吴伟才:从外到内

吴伟才:地球人类

吴伟才:巴刹车

吴伟才:发梦奇谭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