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曾子曰

且自逍遥

文 文 文

曾子曰:我时常清风两袖

其实,当去到四十多岁时我早已知道自己今生是不会发达的,一我做了几十年的打工仔,一人赚钱一人养家,未能储蓄,先求一家人温饱;二我不善理财,我没有投资,我没想过创业当老板,这些都是发达秘笈,但我什么都不会;所以,无论如何努力工作,我也只是一个固定收入且固定花光的打工仔。

来到现在坐五望六的一把年纪,回头一望,也没有抱怨或后悔,只要日后老来时不必露宿街头就是天公多隆,人生匆匆走一回,两袖清风过日子,除了没有财富之外,这些年倒过得挺顺遂,虽然生活上难免有些沙沙石石,但是踩过去,也不觉有多疼痛,甚至觉得遇上挫折或失败也是理所当然,不会呼天抢地捶心肝,还会带着微笑迎接,旁人不解如何办到,我反问有何不可,我抱着一句座右铭做人:问题的存在,就是被解决,有问题就解决,无法解决的问题就坦然视之为答案,无谓执着。

示意图(图:Freepik)

早年薪水不高,遇上算死草的公司,拼命工作也只得鸡碎人工,我咬紧牙根,束紧腰带,一日过一日,挨到今时今日,我唯一引以为傲的光荣事,就是没让家人饿肚子,有钱时就吃好穿好,没钱时就将就一点,有什么吃什么,到现在手头较为松动,带一家人出国旅游更不会斤斤计较,我总觉得家庭的集体回忆是无价的,倘若有一天我们都不在了,儿子他们至少有些旅途上的回忆可以怀念那些美好时光。

数最大的遗憾就是父母在世时未让他们过上好日子,我自己的薪水捉襟见肘,给家用无法给更多,有一年给妈妈一些钱过年,她叫我自己留着用,她知道我辛苦,我坚持她收下,心里却淌泪,自责点解发达未轮到我。妈妈去世后数天,我躺在她的床上,四周张望,看着这一间储物室般大小的小房间,不禁悲从中来,抱着妈妈的抱枕,哭着向妈妈说对不起,尽说自己不孝,让她委屈了……

因为我的收入大部分都用在家里,这些年担起整头家,难免吃力,但看见家人勉强也算丰衣足食,我自赞自己算是一个称职的一家之主,幸好我不抽烟、少喝酒、少应酬,只是酷爱买书和看电影,我笑说日后留给子孙的最大财产就是一屋子的书,不过,如果一本书二十令吉卖出去,折现也是一笔小财啊。

最近发现身边有人离婚时摊牌摆烂,大男人数算多年养家付出了多少,竟然不惭地振振有词地说:“你食我嘅住我嘅,我都不知几辛苦!”我暗骂十八字脏话,堂堂一个大丈夫如此无品,男人养家本来就是天经地义,为何一离婚就翻转猪肚就系屎,感情不在了,就露出现实的嘴脸,算来算去都是钱。

我向来不爱比较,但这丑恶的男人却让我骄傲起来,看见他几百万身家却不懂珍惜一头家,我释然一笑,虽然我储蓄不到钱,我没有家财万贯,但我有一个温暖的家,我有数不完的温馨回忆,就算两袖清风也如何,我已经拥有了这么多,足矣。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曾子曰

且自逍遥

相关文章

曾子曰:离不开 留不低

父子双打|曾子曰:我的牙我怕痛

曾子曰:说说退休

父子双打|曾子曰:妈妈,我想你

曾子曰:情字这条路

父子双打|曾子曰:最早的一群原住民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