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李仁毅★失真

文 文 文

李仁毅★失真

★槟城钟灵中学

我只是轻轻拂过她的脸颊,她就立刻撕裂,连同她的血肉一起。

我只是轻轻伸手触碰她的眉眼,她就立刻分裂,连同她的笑颜一起。

相片早已失真,相框早已腐烂。相片中的她,终究被时间的流蚕食。在落了粉尘的陋室里,她的光芒逐渐被耗尽。这间房子,和往常一样,没有光照进来的地方,就发霉、发臭,也没有人发现。


她苍老的手臂长满了老人斑,就像相片的光晕,那一点点、一圈圈,构成了我整个童年。在我孩提时期,她总是在幼儿园的闸门外,往内看。那时的盛夏,路总是崎岖的,她只是一言不发,牵著我的手。

直到后来,她总是坐著轮椅,没有办法牵著我的手带我回家了。所以我牵著父母的手,回到新的家。她一开始总是快乐的,虽然我离开了她,可是父母也会三不五时带我去看她,她总是会煮好很多很多的饭菜,试图弥补她在我生命里缺失的时光。

只是,渐渐地,她在我每次来的时候,煮的饭菜总是比上一次更多。她需要弥补的时光更多了。她的脸上,也总是沧桑的多。她只会说客家话,我没办法和她沟通,所以面对我时,她总是沉默,唯唯诺诺。

她也不识字,在我不在的日子里,她只能往外看。在我少年时期,她总是在她的老宅子内,往外看。父母开始提起她爱人的故事,那时候,她的爱人躺在床上,神志不清,妈妈依稀记得她总是对著爱人,什么都不说,只是握住他的手,观察他脸上的表情。只有在本该安静的场合,她才会撕心裂肺的说著含糊不清的客家话,彷佛失去了全世界。

她就在这个老宅子里,一直往外看,蓝天她看腻了,稻田一年四季也就那个样子,她的好友们都藏在土里了。只有她,在这漫长的岁月里,只有她自己。在那个闸门内,她好似被囚困住了,在永无止尽的时间里。

而当我们每年一次回去的时候,在那个新春佳节,她才会重新笑起来,骑著她的轮椅,在她的花园多摘几个蔬菜,在她的池塘里多抓几只死鱼,硬撑著身子,勉强的拿著锅勺,慢慢的翻炒著。当最后一个客人被送走的时候,她意识到她又回归寂静了,所有人都离开了她,她只能在神坛面前,拿著一年送过来一次的香烛,祈祷著日子过得快一点。

她只是看著,往外看著,见证时间一点一点的带走她的生命。她从始至终,只是看著,看著一切恍若失真的相片,只有一年才会迎来一次更动。她只是看著,看著看著,苍蝇萦绕她、蛆虫萦绕她、尸臭萦绕她,不过这一切都不可怕,最令人可怕的是,在这一年的时光里,一年又一年,孤独萦绕她。

她的心早就荒如废墟。

只有过了一年,我们才发现那个浸泡在寂静里的白骨,恍若一个纯白的茉莉,在孤独里盛开。我能记得的,只有她挂在她房里的照片而已。而那个照片,早已如她的人生一样,已然失真。我只是轻轻的拂过她的遗照,照片却早已干瘪,随著我的触摸,渐渐碎裂,与粉尘同眠。

 

 

萧钰盈★等待

★芙蓉振华二校

你是否有过这样的经历,烦躁的心不能安定下来,终日心神不宁,是的那就是等待的滋味。往往等待的过程中,身心饱受痛苦的煎熬。等待也许是紧张的,就像学生在课堂上在毫无准备时被点名回答问题。

一生当中,我们等待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学生等待著学业有成,踏入社会去追求自己的理想和梦想。职场的新人等待著跃升的最佳时机,在最恰当的机遇当中好好表现自己的才华,大显身手一番,好让自己的才华发挥得淋漓尽致。

年轻人为生活奋斗而打拼,不就是等待著将来能过上好日子,让家人享清福,让父母老了去医院的时候不愁医药费吗?

在我看来,太多的事情都离不开等待。好比你要到一家高朋满座的餐厅吃饭,或者你坐公交车去某个地方时,也是需要等待的。

当然,当一个病人在医院里接受某个手术时,我想其家属在外等候的心情应该是沉重的。然而,等待是必须付出努力的。如果你现在过的是碌碌无为、浑浑噩噩或是放纵自己的生活,这将成就未来的你是怎样的。

有的人一生的等待当中,什么都等不到。相信大家都非常熟悉守株待兔这个成语故事吧!一个不愿付出努力而成天陷在虚无缥缈的幻想虚度光阴,最终只会落得一事无成的下场。

还记得我的一个亲戚,本以为独自离乡背井到异地公干,以期望自己在事业有成时回乡好好孝敬自己的父母。结果一去就是好几年,也音讯全无。结果人算不如天算,当他在某天锦衣玉食,归返家乡时,母亲因为终日惦记著他,食不下咽,思念成疾,在他离乡不久就去世了。这件事情让他得不偿失,遗憾终身。

等待也是生活中的一部分,等待的漫长难以预料。一个人的快乐完全取决于等待中的态度,等待的过程虽然有点苦,但更多的是幸福,我会用心去体会,慢慢品尝它所给予的一份希望。

 

 

楚瑜★Monday blue

★沙巴

闹钟响了快八百回,我终于舍得从温暖的被窝爬起来搬砖。我穿了件浅蓝色的衬衫搭配深蓝色的牛仔裤,踏上我的小白鞋出门,很普通的一身穿搭,和我这个人一样普通。

我曾经在网络上看过一个说法:一个人的穿搭可以反映她的个性。而,我今天的全蓝应该和我Monday blue 的心情一样吧。

早上七时开始的捷运处于繁忙期,大概两三分钟就会有一趟。我等了不到30秒,就顺利上到捷运了。眼前出现了让我感到很奇怪的一幕,捷运竟然有空位,还蛮多的。因为平时这个时候几乎都没有空位,没有被挤成沙丁鱼就很好了。

于是,我开心地坐了下来,戴上耳机和口罩。直到下午和同事闲聊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今天是雪州的假期。所以,捷运才比较少人,小丑竟然是我自己。

最近,确诊病例的数字屡屡攀升,口罩又重新回到了大家的视野。说实话,我其实有点习惯了戴口罩,连我自己也分不清是因为病毒或者是因为自卑。口罩彷佛变成了我的保护色,我素颜的保护色。眼睛底下的黑眼圈是我昨晚失眠的证明。

每个人都知道迟醒十分钟很幸福,却不愿意早睡十分钟。以前的我会很认同这句话,因为我也曾熬夜追戏,第二天爬不起来。那种感觉是很累却又很开心的。只是,现在的我开始羡慕倒头就睡的人儿了。不知从何开始,我开始失眠了,需要靠音乐的帮助下才能入眠。

深夜,邻居的窗户都消隐了灯光,世界传来沉睡的声音。成长的代价或许是沉重的心理负担和失眠吧。

就在我的脑海里闪过一堆天马行空的想法时,到站了。我从捷运站走出来,步行大约五分钟就抵达公司了。从工作包里拿出工作牌挂在脖子上,意味著从这一刻开始到傍晚六点钟的时间都是属于公司的了。

其实,我并不讨厌工作,毕竟那是我的「衣食父母」。有时候,把工作做好还会让我有一丢丢的成就感。

只是,Monday blue 还是无法避免的,尤其是连假后的星期一。所以,现在的我还蛮期待星期五的,TGIF。

 

 

汤翠莹★灯笼

★雪兰莪

夜幕低垂,

灯火摇曳,

红衣姑娘手拎灯笼,

鬼影幢幢,

隐约可见,

散发著暗淡的光芒,

迷雾弥漫,

掩盖视线,

鲜艳的红随风摆动,

幽暗街道,

鬼怪嘶吼,

放眼无数的红铃铛,

大步穿梭,

惊悚心弦,

姑娘和灯笼常相伴,

驱散黑暗,

辟邪避恶,

就在黎明来临之前。

 

 

王莉萱★四季之爱

★雪兰莪

这一辈子

一定要在明月的注视下

爱著点什么

不惧黎明的曙光

不惧黑夜的破碎

既然玫瑰能在浪漫的六月绽放

那我对你炙热真诚的心

肯定不会在仲夏消散

我求蒲公英替我捎信

邀约我那身在远方的爱人

听潺潺的流水声

以及清脆鸟鸣声

爱人啊

请给荒废的时间

填满这深秋的时光

从青丝到白发

给每一个我们留下的足迹

一个四季分明的交代

 

 

林彤慧★彭亨佛教会

★彭亨

15年了,对于这件事我仍然耿耿于怀,依旧还是放不下。

15年前的卫塞节,我父亲带我们一家到彭亨佛教会一游,顺道膜拜释迦摩尼佛。原本以为会是一次欢乐的家庭出游,但却没想到欢乐的游玩竟然变成了一场恐吓和悲伤。

我父亲在卫塞节当天带我们到了彭亨佛教会后,仍然未能放下手中的「工作」,这份工作并不是那所谓真正的工作,而是未能放下手头上跟猪朋狗友的谈话。

在我母亲去上香膜拜神明时,我父亲在一旁来回踱步,一边跟朋友「煲著」那未能结束的「电话粥」。然而就当他谈得兴高采烈时,一对中年人正好走过来说我们站错了位置,让他把我带去另一个地方准备享用斋饭。

我父亲却一个疏忽紧张且胡乱地拉起我的手,结果一个不小心导致我的左手严重受伤,甚至还骨折了。

待我母亲烧完香回到来寻找我们时,当时的我已疼得哇哇大哭,我父亲却因为从小到大都无心顾及家庭,所以他依然继续与朋友聊著电话,把我晾在一旁哭泣。我母亲则气愤不已,她一边指责我父亲,一边过来查看我的情况。

因此,我母亲让我父亲赶紧送我们到医院,在医院里,只有我母亲一人守在我身旁。我父亲为了能够和朋友相聚喝茶聊天,在把我们送到医院后就走了。而在这之后,我母亲在熟人的介绍下,决定把我带去给中医治疗我的手伤。那一次的事件发生后,我的身体就因为服食中药药材有了蛮多的后遗症,就比如走一走脚就很痛,手也经常会麻会痛,总之就是身体变得越发虚弱,经常会感觉到很不舒服。

这段不愉快的经历一直持续了好几年,所以那一次之后,我母亲就再也没有带我去过彭亨佛教会了。

15年后的今天,我和母亲因为工作的原因再次来到彭亨佛教会。不知为何去到那儿,那段不美好的回忆再次涌现,我心中的伤疤彷佛再一次被揭开一样。由于是为了应征工作而来,所以我唯有忍住悲伤,在应征结束后,我难掩心痛和悲伤,情绪崩溃痛苦了起来,还大声责备了我母亲给我找了个这么不靠谱的父亲。

现在想想,真想跟母亲说句对不起,毕竟这么多年父亲不在我们身旁,一切生活重担都落在我母亲身上,她被压得都快喘不过气来,却仍然把我照顾得这么好,我真的不应该那样对她……

没想到15年后的今天,我和母亲会以这样的姿态再次来到这里,会是这样的一番场景……

当然,我们应征的那份工作最终也没成,因为在我心里其实很不愿意在那个充满悲伤回忆的地方工作,庆幸没成,我心里其实真的蛮高兴不用在那里工作的。

回到家后,我还是不争气地连连「偷哭」了好几天,毕竟那段回忆真的让我很伤心……衷心希望我把这则回忆写了出来以后,我能够真正地做到放下这件事,放下这伤痛吧!愿过去所有的遗憾都是2024年的惊喜和铺垫!今年,希望你我都要好好的,加油!越战越勇!永不放弃!

 

 

山头小城★肉身之重

★森美兰

二十一世纪流行的话术之一便是爱自己,此为许多商家的卖点文案,鼓励大众消费来犒劳自己体现为自爱。买自己的心动货品固然快乐,花钱找罪受自然是罕见。真正地迈入成人世界后,我发现爱自己是可以具体化,例如好好照顾自己的肉身,平安健康地生活。

初到新加坡工作时,我因工作压力导致身体无法负荷,二进二出急诊室。即使后来更换公司,身体由于前段时间的消耗而变得虚弱,晚上常因气血不足导致的心悸闹得整晚不舒服,白天亦是浑浑噩噩。

所幸后来有目的地调养身体、注意饮食,加上积极地运动;身体在迎来二零二四年的前夕已有大改善。

身体好是一个大部分人认为无关紧要的小事,我并非拿绝症患者来类比,而是普罗大众通常不把健康当回事,只知生病要看医生吃药,顶多预防胜于治疗。

身体与情绪的联系环环相扣。要是思虑过度会导致气血郁结,身体因情绪压抑过多也会反抗导致偏头痛;反之健康状态不佳之人,其笑颜难得可见,多数为抑郁易怒群体。而健康的体魄会使人产生高能量,会更有精神去实践更长远的目标,而非苟且地只想活过今日。

当我意识到养好情绪的重要性,豁然发现自己的健康其实亦有被网络左右的成分。现代人手机不离手,大脑面对网友多过见真人,而网上的讯息如同海啸般喷涌,我们在接受的过程中极难过滤,遑论各种正面负面情绪。

要让内心平和、不泄露能量;必须明确地分隔现实和网络世界,毕竟面子书留言可能有有一大堆人留言神经病,现实世界迎面走来骂你神经病的人可能他自己就是神经病。

不过,现实世界和网络社会分隔不明确亦是现代特征;所以偶尔回归原始人状态,在所难免。

除此之外,不被他人的言语左右也是维护内在能量的方法之一。大众常言做自己,凡是谈反叛,那么到底是做自己还是孤芳自赏;抑或是自以为是的平庸之辈?比起向他人证明自己,活在他人的语境内,我们要做的是建立自己的语境和专属自己的评价体系。

好比传统社会的重男轻女,生不出儿子的媳妇会抬不起头,只要你拒绝这套故事,你发现这根本不是问题,说不定你连孩子都不想生。资本主义压搾员工便让他们相信认真加班为公司奉献生命就能走向幸福人生,你不加入这套电视剧便不会为准时下班感到懊恼。

人生苦短,既然时日无多,那就自我中心地活著吧。

比起拯救世界,不如拯救自己。

 

 

W★对于自己的误解

★吉打圣迈克国中

我一直以来对于我自己有很大的误解,直到将近17岁,这些误解才一一而解。

我妈拥有双眼皮基因,我爸是单眼皮,我哥哥姐姐的眼睛都很好看。只有我是特例。有著一双对我来说小得可怜的单眼皮。

每当我向朋友诉苦时,她总会说:“不会啊,你的眼睛不小啊。”

而我会以极其无言的眼神望著她。

直到十六岁的某一天,我的左眼出现了内双。这一出现就硬生生地刻在我眼皮上了。过了一个月,我的右眼也出现了内双。

“妈,我是不是变异了。”我惊恐地把妈妈喊来。

妈妈一脸无奈地看著我,安慰地说:“没有啦,你变美了啦。”

除了这个误解,这些年来,我一直以为自己是直发。但是我的头发和别人不一样,总是容易炸毛,还会随意乱翘。我还以为是因为我的头发比别人还容易变形。我妈因此带著我去理发店电了离子烫,每年一次。后来,我一年多没电了,一部分头发已露出原型,尤其是半长不短的头发。

偶尔空闲时,我会把玩著我掉下的半长不短头发,无论我怎么拉直它,只要我放开手,它都会卷回圆形。

我对自己的第三误解是我以为我没有过敏。小学时,家里就养了两只狗。这些年来,我的鼻子、眼睛、喉咙、身体总会莫名其妙地痒。我也常常打喷嚏、鼻塞。傻里傻气的我总会乱吃感冒药来治疗。回想起来,我的身体还真冤枉,被我这么糟蹋。

直到去年,我在姑姑家哮喘发作,去了诊所给医生诊断后,医生才说我有过敏。

现今,我家里多了一只猫,对我来说也没差,依旧过著每天打喷嚏、全身痒的日子。好在我的过敏并不严重,时有时无,戴上了口罩就会好很多。

以前的我也对自己有个非常深的误解,就是觉得自己长得超级丑。要是有男生偷看我,我绝对不会往暗恋这方面想,我只会觉得对方认为我丑人多作怪。

这些年来也不是没有人说过我美,只是我觉得都是客套话,亦或是安慰。尤其我妈,无论我穿得多普通,她都觉得我很好看。

其实,我对自己的误解还蛮多的。随著年龄的增长,我对自己的了解也越来越广。对于这些误解,我深有感慨。有时候,不要轻易对第一眼看见的人事物下判断,连自己都需要用很长的时间去了解自己,更何况是才刚见一眼的陌生人呢?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