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会员专区

洪伟翔

翱翔天际

众声

文 文 文

会员文|洪伟翔:纳吉居家服刑申请案释疑

前首相纳吉虽早在约20个月被宣判罪成入狱,但其即便身陷囹囫,却从未在媒体版面消失过。除了因为他依旧通过代理人积极评论时政的因素,及尚有好几个案件正在审讯外,更重要的原因是纳吉和他的团队一直都在努力想要让自己提早出狱,相关努力从未止歇过。

 从初审被定罪再到两次上诉失败,从案件定献后的第一天开始,纳吉就开始了其为了想要从牢笼脱困不遗余力的努力,即便在上诉途径已经耗尽,还依旧是在法律的模糊地带钻空子,先是在强调自己无罪的情况下屡次申请特赦,而后再寻求司法审核意图推翻最高法院的判决,如今再来了司法审核要求强制令以便申请居家服刑。

 本文就跟读者解释讲解本次纳吉案件的最新居家服刑申请。

 首先,此申请其实还只是在准令阶段,意即就只是还是非常初步的阶段,即便纳吉方胜诉,也就只是案件正式进入聆审环节,并非是其所申请的居家服刑获得允可。


 换言之,现时不过还在查看是否纳吉具备基本申请的条件和资格,尚未到仔细审核申请条件是否属实合理的关卡。

 再来,在案件入禀之前,纳吉律师曾屡次召开记者会,甚至出示元首所发出,通知纳吉已获减刑特赦的正式信函,还因此而被质疑触犯官方机密法令的争议,这些动作加上其律师团队在记者会上的发言,都让人有错觉在该信函中,已经阐明了纳吉的特赦包含居家服刑,因此纳吉才会将此事带上法庭,要求法庭强制政府执行该特赦令。

 但事实并非如此。在查看了纳吉入禀的文件后,其实里边清楚阐明纳吉本人亦或是他的团队,都无法确定特赦是否包含居家服刑的条件,因此在向法庭所申请的庭令第一条,就认罪要求政府确认是否存在这一附加条件,从这里就可以清楚知晓此事不过是纳吉方的一面之词,根本连任何佐证文件都没有。

志在施压政府

 而纳吉在法律文件中也清楚提到,该“特赦有附加条件”的内容,其实不过来自一个不具名的“可信消息”,仅此而已,甚至就连该消息来源也并未清楚说明,前前后后都完全就只是在故弄玄虚。

 在这样的情况下,其律师还继续声言将会有“强有力的证人”提出宣誓书以支持该申请,依旧还是给出如此模糊的资讯,也完全不理逻辑上应一开始就将这些证据备妥才入禀法庭,而非在申诉后才说有其他证据,兼且还是如此模棱两可的情况。

 无论如何,从现实来看,若特赦真的包含居家服刑的条件,没有理由政府会不去执行,胆敢如此忤逆和蔑视元首的御令。况且,根据宪法元首在做出特赦之前,必须召开特赦局并听取特赦的意见和看法,随后再通过政府机关如法律局宣布其特赦决定,由此来看根本不可能存在政府不知情的情况,最大可能就是纳吉方在捕风抓影以施压政府而已!

更多精彩评论,请点击”评论──人人咖啡店”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会员专区

洪伟翔

翱翔天际

众声

相关文章

会员文:生活空间|吉隆坡公园英迪格酒店 城市绿洲疗愈体验

会员文:体坛视野|Liver“普” 身为红军迷 我铭记在心

会员文:财经爆点|期货交易1分钟逾29亿成交 国际金价再刷天价!

甄子曰专栏:独狼的长成|会员文

会员文|潘君胜:极端主义毒瘤 不根除祸害深

会员文|郭朝河:仇恨长什么模样?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