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科学伊甸园

宋明家

文 文 文

宋明家:马大学生着装指南–教授怎么看?

马大近期发布的2024年学生着装和仪表指南,引起轩然大波。

根据该指南,在课堂、办公室、考试会场和图书馆等公共场合,学生必须穿“长裤、包鞋、有领上衣”,做体育活动的时候,也需穿“运动衣、运动长裤和球鞋”。

学生情何以堪

笔者身处着重“学生权益”的澳洲高教系统,看到这则新闻,第一个反应是:天啊!这指南看在本校学生眼里,真是情何以堪啊!!

在我校校园,学生穿人字拖鞋、无领T恤衫、背心、短热裤、露脐短上衣(crop top)这类衣着,比比皆是;除了因为安全理由规定学生必须穿“长裤、包鞋、实验白袍”上实验课,其他时候都是自由穿着,从没发生过什么“着装指南”的事。


马大2023年6月的考场衣着指南,也出现过禁止“鸭舌帽、短裤、无袖衣、紧身衣、拖鞋、短裙、荧光染色头发、头发不端庄”的考生进入考场(https://masd.um.edu.my/doc/BPP_Exams/BPP_%20Exam_DressCodeNotice/BPP_%20Exam_DressCodeNotice.pdf );若在我校实施这些标准,会有至少一半学生不能考试。

对于新时代学生的穿着,我们校内虽有老师嘀咕几句,我偶尔也基于“在政府部门尊重规矩”的因由,提醒学生出了校门要避免某些热裤背心之类的衣着,但多年来都还是相安无事的天下太平。

“暴露”非常主观

况且,衣着是否“暴露”,真的非常主观;它会因管理层职员的文化、宗教和教育背景而异,也会因为学生体形差异而出现不同判断,比如长腿女生穿裙子可能不会过膝,而被视为违规。这因个人文化信仰和种种客观因素,而产生纠缠不清的衣着监督和判断,会带给大学管理层和学生无谓的时间、成本、人力浪费,以及精神压力。为了监督这一点小事争执不休,值得吗?何苦呢?

老师、学生们倒不如把时间和精神专注在学术和研究,同时尊重学生的选择权,无需浪费资源去监督学生穿着,就让校园多一些青春活力气息吧。

数年前有澳洲老教授来访,请他给学生上几堂课,隔天他很随性的一条短裤和一双凉鞋踏入礼堂,还加上一顶草帽,大家也见惯不怪。过去也有韩国年轻女讲师偶尔穿短裤上班,国内的年轻女老师,也有随性穿着的。这就是我们的国际校风和文化,大家习以为常,不觉得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但在公立大学和小部分私立大学里,和政府部门的规定一样,出于文化、习俗、宗教和礼仪等因缘,才会有那些衣着规范。在这些校园内,暴露过多身体部位的女生或男生,会被视为不尊重旁人和不符合礼仪,也不符合道德标准,这是为了“尊重当地文化和习俗”,情有可原。

问题是,对校方而言,这同时也构成“不尊重少数群体”和“对特定群体歧视或排斥”的窘境。

制定衣着规范时,校方有必要考量多元文化因素,确保条例能包容和尊重各个信仰和文化,比如运动时候穿短裤,本来就是为了方便身体运动效果,若规定运动一定要长裤,那对部分学生来说,真的是匪夷所思。

这对维护大学校园环境的和谐与尊重的文化,是反其道而行的。

在文化保守的大马社会背景,大部分公立大学学生拥有特定的传统文化和价值观,这是既定事实;但掌校者能否接受少数族群的穿着选择,就要看他的胸怀和格局有多大了。

他可以教育非穆斯林学生,基于礼貌和尊重多数人的习俗,避免穿短裤背心之类的衣着出现在公共场合,但没有必要强制实行衣着规范;同时他也必须教诫学生们,尊重他人的穿着选择,若觉得碍眼,就把注意力移开吧。

因为,老把注意力放在别人穿着的眼睛,是很难看得远的,更难有出众的“学术表现”。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科学伊甸园

宋明家

相关文章

会员文|宋明家:“放狼师归校”的荒谬

会员文|宋明家:揪出“害群之马”还是“害马之群”?

宋明家:从打包饭盒到食物––我们都在吃塑料!

会员文|宋明家:病毒偷了油,错打了疫苗头

宋明家:“老有所养”抑或“老有所依”?

会员文|宋明家:摒除“部落本能”,国家才有希望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