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穿越古今

愚人

文 文 文

愚人:简谈二战俄罗斯法西斯

上一期谈乌克兰二战时的纳粹运动,以及它们如何影响今天乌克兰的极右翼,今天聊聊俄罗斯的“俄奸”。

 假如乌克兰的纳粹运动是乌克兰独立的极端表现,那么俄罗斯的法西斯便是对苏联共产主义的极端反动。

 在斯大林的暴政下,共产主义宣扬的理想社会被集体农场和工业化给淹没,对苏联的失望——甚至于仇恨,在一些人心中埋下根基。

 随着战争爆发,这些压抑的情感获得了一种莫名的“解放”。

1、红色枷锁


 苏德战争的头几个月内,德军势如破竹,兵临莫斯科城下。苏联沦陷区内有过百万的战俘和农民困于纳粹魔掌中,这些人里面有许多主动或被迫成了纳粹的帮凶。

 这些人被统称为Hiwi(德语,意即“自愿助手”),他们人数高达60万之多,德国的一些部队甚至有超过半数军人是由Hiwi组成。

 在通敌分子中,最著名的莫过于投降将军弗拉索夫(Andriy Vlasov)和恶名昭彰的卡明斯基(Bronislav Kaminski)。

 但是,这些人当中有多少是真的出于意识形态原因而支持纳粹的呢?

 要知道纳粹德国俘虏了近600万苏联战俘,其中高达330万死在战俘营里!纳粹战俘营犹如炼狱,有很多人为了逃离苦难,只得被迫当起“俄奸”——而这也让战后苏联对通敌分子的处置蒙上了一层阴影。

 弗拉索夫的投降和叛变充满了悲情色彩,他的手下甚至在战争末期倒戈,参与捷克的解放;而卡明斯基大概就只是个权利欲上头的粗人。他们两并不真的支持纳粹主义。

2、白色遗恨

 那么谁是心甘情愿的帮凶?

 所谓的白俄移民(White emigre),指的是30年前俄罗斯内战中败逃的白军以及他们的后代,他们力图恢复君主制,极端反对共产主义,要不计代价以“解放”俄罗斯。这些人遍布全球,在中国、美国、法国、摩洛哥都有他们的踪影。

 随着苏联统治的巩固,越来越多新一代移民放眼于极端手段,于是他们看中了极端反共的法西斯主义。

 这批人当中,最具影响力的莫过于身处美国的沃希斯基(Anastasy Vonsiatsky)和盘踞满洲的罗扎耶夫斯基(Konstantin Rodzaevsky)。前者组织自愿军,为德国作战,而后者是“全俄法西斯党”的党魁,得到日本资助,二战时绑架中国人给731部队做“实验”。

 当然,这些人最后都没有什么好下场:弗拉索夫和罗扎耶夫斯基被苏联处决、卡明斯基被德国人暗杀、沃希斯基客死他乡,俄罗斯法西斯的闹剧就此告一段落……但愿如此,可事实上,早两年前我们已经看见一股新的极端民族主义在俄罗斯显现——而且还是抱着反纳粹主义的样子出现。

 正如美国记者约翰菲林所说:“当法西斯来到美国时,它将不会是反美或支持希特勒的样子…它将会以极端的爱国主义和本土的标志出现…”

 确实,新一代的纳粹不会再高举卍字旗,也不会去Heil Hitler。可是,它们还是会崇拜某些想像中的传统、还是会藐视民主支持威权、还是会把国内的一些人打成全国公敌。而且,还是会有许多人被它们的“爱国”和“尊重传统”给欺骗。

 而我们,有义务去拆穿它们的伪装。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穿越古今

愚人

相关文章

愚人:1959新加坡:建立完美的民主

愚人:世界很乱国防不能软

愚人:杯葛是弱者的武器

愚人:简谈二战乌克兰纳粹

愚人:乔治华莱士——种族主义者的救赎?

愚人:孟加拉人滚回孟加拉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