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主题故事

生命中最痛

文 文 文

主题故事|坦然面对死別 知易行难

人需要感情的陪伴和关怀,才更能体验生命的温度。家人、朋友、宠物,每一次告别挚爱,或许会让人哀恸不已,但与此同时,也有永远不会告别的某些东西,比如怀念、美好的回忆……

▲林秋燕

每人度过生离死别的方式不一样,有人坦然面对,有人怨天尤人。曾活跃于90年代本地影视圈、现是企业家的林秋燕,属于前者:“很多人看鬼戏是遮着眼偷看,但我从小看鬼戏是睁大双眼去看,若是遮着眼,我怕自己无法闪躲鬼。”

1988年的一天,林秋燕在家里接到陌生人的电话,电话另一端说着马来语,语气紧张地说发生了车祸,死者身着蓝色衣服。她马上问母亲,父亲早上出门穿什么颜色衣服?当母亲回答“蓝色衣服”一刻,她就知道父亲林伍宝永远离开了她们。

父亲的丧事、头七、尾七,林秋燕拈香祭拜时,心里无声呐喊“带我走”,可是日夜思念的父亲一次也没有入梦。后来,她写信给父亲,把想对他说的话,一笔一划倾诉在纸上。五六年后,她觉得应该要放下了,于是烧掉所有的信。虽然最疼她的父亲,在49岁生命戛然而止,但是永远活在她心里。

“爸爸的离开让我觉得非常遗憾,深刻体会子欲养而亲不在的悲伤。后来妈妈过世是我第二次面对生离死别,我很感激妈妈,她给了我没能回报爸爸的一个弥补的机会。”

在母亲谢淑贞生命的最后五年,林秋燕把她从弟弟家接过来一起住,近距离照顾。“医生说过,妈妈最多可活两年,可是她活了五年,多出来三年是Bonus。今天想到妈妈,我不会像想到爸爸那样伤心流泪,因为能够好好照顾妈妈到终老,我心里没有遗憾。”

去年,林秋燕先后面对第三次、第四次的生离死别──她的宠物狗Oto在一月过世,好友蒋妙祯(Sonia)也在六月离开。如今想起亲如家人的好友、宛如儿子的爱犬,她依然会潸然泪下,呼唤她们的名字。

林秋燕曾在2019年写过遗书,大意是:若有人问起才说,不用刻意对外宣布我的消息。死后一切从简,随家人意愿,骨灰要撒海或树葬都可以。五年后的今天,她的想法还是没有改变。

“我60岁了,回想过去经历过的四段生离死别,我庆幸现在身边比较亲密的人都比我年轻,下一次应该是别人送我了吧。”

每经历一次生离死别,都教会她生命总有终结的道理;每明白一次道理,哀恸的时间就会缩短一些。现在,她想对自己好一点,把更多时间留给自己。她不避讳谈死亡,常常祈祷可以在睡梦中告别世界。

“我能勇敢面对生离死别,不代表我不会伤感,能够治疗伤痛的只有时间,以及靠你自己。多数的人都能接受生命的离开,但是需要多长时间才能走出来,每个人都不一样。但是,世界上每一个人都是这样走过来的。”

▲林秋燕的父亲林伍宝、母亲谢淑贞。

关于父亲 那段空白伤恸

林秋燕投入商海之前,拍过无数电视剧,也出过几张专辑。当中有一首歌曲《寻梦园97》,由她亲自填词,是一首记念父亲林伍宝的歌,而《寻梦园》是父亲教会她唱的第一首歌。

“我是家中的大女儿,爸爸最疼我。我小时候不太讲话,有点自闭,他用他的方式帮我走出自闭。有一天他问我,你喜欢唱歌,要不要参加歌唱比赛?我说我没有一首歌能够由头唱到完,于是他一字一句教我唱《寻梦园》,我又回到我的寻梦园……我用这首歌参加文良港歌唱比赛,这是我第一次参加歌唱比赛,拿到第三名。”

1988年父亲意外过世时,林秋燕在山水影视制作公司当演员,不过这段期间的事情,她脑海里没有一点蛛丝马迹的记忆。多年以后,当年和她同住一屋的舍友向她说起,她才知道自己是如何度过失去父亲的悲伤。

“他们说从楼上偷看,看到我在角落缩成一团,猜想应该是在哭。有时候,又看到我在另外一个角落发抖,他们也不敢打扰我。我那时才明白,原来人伤心到一个程度会有创伤后遗症,我找不回山水时期的记忆,原来是大脑自动启动保护机制,不然我可能会跟爸爸走……”

虽然人生有一段空白,但是林秋燕已经释怀了,并且庆幸这段失忆的空白,帮助她减缓失去父亲的痛苦。1997年她填写《寻梦园97》歌词,记念父亲教她唱的一首歌,也是记念走过这段路的自己。

▲林秋燕和父亲早年的合照。

关于母亲 留下珍贵礼物

林秋燕修读广告设计,原是爱艺术的文青,加上不爱讨好和不爱应酬,本来就不是做生意的料。可是,因为母亲谢淑贞,让她找到演员以外的第二个人生,走上保健行业领域。

“妈妈生前患有糖尿病,因为听说喝小麦草可以降血糖,于是开始种小麦草。在这之前,我不相信任何保健品,但是后来我帮她种小麦草,发现她喝小麦草之后,血糖真的在控制范围内。”

母亲最后因病过世,却留下“小麦草”这份礼物给她,她决定从演戏转往商场,把母亲的礼物发扬光大。林秋燕记得母亲过世的那一天跟她聊天时,不断催她早点找对象,可平时母亲从来不跟她说这些。傍晚,母亲突然情况不对劲,她马上驾车送母亲到医院,而弟媳在后车座一直帮母亲做心脏复苏(CPR)。

“我在车里已经感觉到妈妈不在了,送到医院,医生说妈妈是心脏病过世,我心头一松,因为我之前曾祈祷妈妈是心脏病走,不用太痛苦……”

和母亲同住的五年里,母亲患上老人痴呆症,有时记得她,有时忘了她是谁。因为担心母亲在家无所事事,林秋燕曾把一叠50令吉纸币给她数,让她感觉自己有工作、有赚钱的能力。目前,她还保留一些沾有母亲血迹的纸币作留念。

她的母亲58岁过世,在办丧礼时,她一滴眼泪都没有流,因为同住的五年里,她已经做足子女该有的义务和责任,问心无愧。更重要的是,全身器官已经衰竭的母亲,不会再痛苦。

▲林秋燕和母亲的合照。

关于爱犬 承受失去无悔付出

林秋燕曾有个“儿子”,那是一只哈士奇犬Oto:“我提起它就会觉得难过和遗憾,因为我没有逐年给它做检查,不知道它患病。Oto是突然间嘴巴流很多血,检查后发现它体内有黑色素肿瘤,90%是恶性,医生说已经救不回来,然后它的胰脏又有问题……”

经过九个月治疗,为了不让Oto承受更多痛苦,林秋燕决定给它施打安乐针。“我抱着它,跟它说没事的,遮着它的眼睛,打了两支安乐针,数几下,它就走了……Oto很乖,通常打安乐针后会排出尿液和粪便,但它没有,它很干净。”

火化后,林秋燕把Oto的骨灰龛置放在家里;而之前剪下的Oto的尾巴毛发,部分留作纪念,部分做成车子钥匙圈。

“Oto跟了我十多年,它很听话,而且会讲话。有次我边切菜边自言自语地跟它聊,美国有只狗会讲I love you,你会讲吗?你这么笨不会讲的啦!突然间它就讲了I love you……如果我发现得早、照顾得更好,它应该会活得更久。”

和Oto一起长大的还有另外一只狗叫Kiko,自Oto离开后变得抑郁,不爱吃、偶尔吐和泻,还脱毛。直到后来林秋燕又养了另一只哈士奇犬Taqco,它才开始好转。很巧的是,Taqco是在Oto过世两三小时后出生的。

“一开始我不想继续养狗,但好朋友Sonia跟我说,每个生命的结局都是这样,如果因为害怕结局而不去开始这件事情,就没有中间养狗过程的乐趣以及陪伴的幸福。”

她想了又想,Oto留给自己那么多的快乐,难道不值得我为它难过一点点吗?于是,虽然知道下一次的告别,可能会让自己伤心不已,她决定继续养狗,养到她能够承受失去,也不会后悔付出。

▲林秋燕和爱犬Oto。
▲Taqco(左)和Kiko。

关于挚友 相处点滴不会忘记

林秋燕有很多朋友,但能称上好朋友的是少之又少。“Sonia蒋妙祯是我的好朋友,也是我的职员、战友,更是我的家人。我是直肠子的人,有时看到一些事情,想说但又不能说出口时,会在她面前倒情绪垃圾,她也会陪着我一起骂。”

“有一次公司面临倒闭危机,我不想牵连她,故意拿她公事上的小过失,加重语气责备她,希望她会主动离开,她也真的交上辞职信……后来知道公司的处境,她说可以不收工钱帮我做兼职,我说你要做就一定要收薪水。她拿到公积金,担心我出粮辛苦,说要借给我,庆幸最后公司成功渡过难关。”

林秋燕曾陪伴好友去做化疗,看到她重新长出黑发,她以为她已经抗癌成功,却没想到好友不想她担心,没有告诉她病情经已扩散,就连其先生也被蒙在鼓里。等知悉实情,已是好友生命的尽头。

去年六月,好友Sonia离开,林秋燕和另位四位朋友共同为她办理丧礼。林秋燕为好友设计灵堂,也细心美化灵堂遗照。照片中,Sonia身着花图案衬衫,嘴角上扬,自在恬静的表情,就像凌晨三点在医院看到她最后的样子。

▲林秋燕和其他朋友齐为Sonia打理丧礼。
▲林秋燕和其他朋友以及sonia的先生在堂前合照。

“在佛堂长大的她,对于生死看得比我们透彻。去世前,她策划到瓜拉古楼(Kuala Kurau)旅行,分别和两班不同的好朋友结伴旅游,那时候我们并不知道这是和她的最后一次旅行。”

▲林秋燕和Sonia及其他好朋友一起到瓜拉古楼旅行,这也是她们最后一次旅行。

“可能她自己心里有数,所以她开了群组,把所有她拍的照片和影片放上去,有聚会的、旅行的、日常生活的……想起她,我心里有遗憾,遗憾她没有给我机会为她做些什么。”

流泪忆述和好友的点点滴滴,林秋燕说,虽然不知道自己会难过多久,但她相信在时间的长河中,现在的难过是短暂的,Sonia曾给予她的协助和陪伴是永远的。她,不会忘记。

▲为Sonia庆祝生日。
▲Sonia和先生林伟文及毛孩Oto。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主题故事|死别 是心中无法触碰的痛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主题故事

生命中最痛

相关文章

主题故事|鸟界星光大道 比比看谁歌声最美

主题故事|男人的另类爱好 喜鹊挥羽互啄争鸟王

主题故事|我们自说自画 构建一个奇妙乐园

主题故事|我们就是爱涂鸦 手绘一个小世界

主题故事|管教孩子独门秘笈 爱的教育可打也可骂

主题故事|万物皆可当武器 小时被打毕生难忘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