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会员专区

会员文

清明思故人

文 文 文

会员文:清明思故人(第14篇)|18岁优秀生脑死捐器官 没血缘的爱 续跳动


(槟城31日讯)“尽管女儿已离开我们9年,但女儿的心脏仍在跳动,这份没有血缘关系的爱,慰藉了我们人生中最艰难的时光。”

一名在大马教育文凭考获7A佳绩的优秀生麦嘉敏(当年18岁),获得奖学金后到新加坡南洋理工学院深造,但她才入学不到2个月,突在校园脑溢血昏倒,入院治疗一个月后返魂乏术,于2015年7月28日因脑死离世。

当时其双亲遵循麦嘉敏生前意愿,捐献出心脏、肝脏、肾脏、胰脏及肺等器官,遗爱人间,助新加坡5人重生。

其中一名器官受惠者,是现年46岁的李淑玲,她在麦嘉敏离世2年后,联系上麦氏夫妇,3人于2017年9月中,在时任槟首长林冠英见证下首次见面,之后夫妇两人更在李氏身上,再听到女儿的心跳。

自此,李淑玲与其心脏捐赠者麦嘉敏的父母,即麦格华(53岁,商人)与陈美星(50岁,保险顾问),成了感情很要好的“家人”,也正是这份无私的大爱,渐渐抚平他们丧女之痛,爱的延续,助他们度过人生中最艰难的时光。


麦格华(左起)与陈美星在家中客厅放置女儿麦嘉敏的照片,每天回家看见照片,犹如“看到”女儿。
麦格华(左起)与陈美星在家中客厅放置女儿麦嘉敏的照片,每天回家看见照片,犹如“看到”女儿。

麦格华与陈美星接受《中国报》访问时说,嘉敏刚离开的最初2年,那段日子很煎熬辛苦,两人几乎日日以泪洗脸,直到李淑玲的到来,生活终于有了一些变化和笑声。

他们说,双方初见时候,都感觉很自然及亲切感,李氏也有同感,之后淑玲是以“Daddy”和“Mommy”称呼他们。

“尽管我们与淑玲的年龄相差不大,但对于这个称呼,我们3人都不觉得难为情或不自在。”

他们说,女儿的人不在了,但那颗心还在跳动,并没“完全”离开。

(拍摄:陈紫凌)

骨灰撒海 清明节没祭拜

陈美星指出,女儿的骨灰,在当年火化后已撒落大海,尽管他们没为嘉敏设灵位,但在家中客厅有放置其肖像照,并在其死忌、生忌及一些特别的纪念日,买鲜花回来拜祭。

麦格华说,尽管他本身没任何宗教信仰,但以前女儿在世时,他会带女儿一同去清明扫墓,拜祭祖先。

他强调,他并没反对传统的清明节扫墓拜祭习俗,但他和嘉敏都不喜欢焚烧冥纸,所造成的空气污染,而且父女两人都认为若要尽孝道,是在那个人还在世的时候,人死了,一切都没意义了。

“嘉敏曾说过,若有一天她离开人世,希望死后骨灰撒入海中,同时不要依据民间习俗或进行太多的宗教仪式。”

他说,没想到嘉敏在18岁那年,真的就这样走了,所以他遵循其遗愿,也不会在清明节进行任何祭拜仪式。

3年前 领养12岁女童

“没有任何人可以替代嘉敏,我们领养女儿,并不是为了谁替代谁,嘉敏只是不在我们身边,但一直在我们心里。”

麦氏夫妇于2021年,领养了一名被父母遗弃在医院,而年迈祖父已无力照顾的12岁女童。

麦氏夫妇如今与所领养的女儿,一家三口一同生活了3年多,女童也长大成少女。

麦格华(右起)与陈美星数年前,领养了一名女儿,一家三口开始新的生活。
麦格华(右起)与陈美星数年前,领养了一名女儿,一家三口开始新的生活。

麦格华说,在一次机缘巧合下,他送榴梿去孤儿院时,对其中一名女童(即现在领养的女儿)留下深刻印象。

他说,后来义工告知,女童监护人的祖父中风,要找领养家庭,当年女童才10岁,领养程序上不允许。

他说,直到女童12岁,他带女童回家暂住数日,让彼此促进了解时,女童问他和妻子,可以称呼他们“爸爸妈妈”吗?

他说,之后他和妻子告知女童,有关已逝女儿嘉敏的故事,女童回到孤儿院跟义工提及,她只是一个替代品。

他指出,事后他和女童敞开心扉对话,告诉她没人是替代品,对方的心结也打开,一家三口如今相处得开心融洽。

麦格华:尽量忙碌 淡化悲伤

麦格华指出,女儿刚离世那段日子,他会把时间和注意力都放在工作及慈善活动上,让自己忙碌起来,就不会那么伤心。

他说,但每当来到一些特别纪念日,或旧地重游,或面子书回顾跳出以前与嘉敏的合照,思念和难过的情绪,就会一触即发。

他说,自从3年前领养女儿后,生活有了大转变,家里没那么寂静,多了很多欢乐声。

他强调,时间会淡化心中的伤痛,但无论过了多久,就算20年以后,他还是会为嘉敏哭泣,嘉敏永远都是他的女儿。

这3张三人合照(从左到右)犹如代表着麦氏夫妇生活的转变,第一张是与已离世的女儿嘉敏,第二张是李淑玲,第三张则是领养的女儿。
这3张三人合照(从左到右)犹如代表着麦氏夫妇生活的转变,第一张是与已离世的女儿嘉敏,第二张是李淑玲,第三张则是领养的女儿。

陈美星:两个女儿都肖牛

身为嘉敏继母的陈美星则说,她认识嘉敏的时候,对方12岁,3年前领养女儿的时候,对方也是12岁。

“缘分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我生命中2名女儿,都是肖牛。”

她说,虽然她跟嘉敏仅是短短6、7年的母女情,但两人的感情要好到可以一起洗澡,互相为对方洗头。

遗憾看不到嘉敏结婚生子

麦氏夫妇说,如果嘉敏还活着,今年已经27岁了,是结婚生子的年龄,早前他们受邀出席嘉敏同学的婚宴,心里有很大的感触。

陈美星说,那晚她在嘉敏同学的婚宴上,忍不住落泪,很想念嘉敏。

她说,嘉敏在生时所结交的男友姐姐结婚,他们也有出席,当晚心情很难受,遗憾无法看到嘉敏结婚生子。

麦氏夫妇提及,而今李淑玲与领养女儿的感情很要好,两人以“姐姐妹妹”相称。

她说,女儿也会想念“姐姐”淑玲,常问姐姐几时要来槟城,他们4人也曾试过一同出门游玩。

李淑玲(左)与麦氏夫妇关系如同家人,早前她更与麦氏夫妇数年前领养的女儿,4人一同把臂同游。
李淑玲(左)与麦氏夫妇关系如同家人,早前她更与麦氏夫妇数年前领养的女儿,4人一同把臂同游。

麦格华也说,嘉敏离世后,大部分还能使用的遗物,他都转送给嘉敏的同学和男友,包括乌克丽丽乐器、苹果手提电脑、衣物等。

他说,他只收藏一两样,嘉敏生前最喜欢及最有纪念价值的物品,比如第一台手机、最喜欢的胶卷相机、男友送的手镯等。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会员专区

会员文

清明思故人

相关文章

会员文:财经爆点|期货交易1分钟逾29亿成交 国际金价再刷天价!

甄子曰专栏:独狼的长成|会员文

会员文|潘君胜:极端主义毒瘤 不根除祸害深

会员文|郭朝河:仇恨长什么模样?

会员文|杨善勇:郭素沁闪掉 魏总的尴尬

会员文|陈明龙:上社媒平台搞大它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