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草草不工

蔡澜

文 文 文

蔡澜:天使

回到旅馆,晚饭还是餐厅的自助。

高山症已经开始在我体内发作,呼吸困难,头痛得厉害,一颗心,像文艺作品娘娘腔:快从口中跳出来。

不吃东西怎行?半夜起来写稿饿起来可不是闹着玩的,此地当然没有二十四小时房间服务,就迫着自己吞下一碗炒饭。

把普拿痛Panadol当成花生米来吃,才较安定下来。很多人说药不可乱吞,可忍则忍,倪匡兄则说忍来干什么?一痛即要吃,管它对身体好不好?这一点我也同意。

打开电视,正在直播北京的三大男高音合唱。他们三人的表演已有一定的模式:最初出来唱的都是一些大家不熟悉的歌曲,后来才渐入脍炙人口的作品。

昏昏入眠。忽然,一股强烈的欲望,要把体内的东西完全摆脱,胃里东西,像《驱魔人》那个小女孩一样从口中喷出,弄得满地都是。勉强起身到浴室去拿了一条大毛巾盖起来。怕忘记,在毛巾上摆了一张一百块人民币的小费,才对得起翌日来清扫的服务员。

过后舒服得多,再睡。冥冥之中,听到了三男高音唱的一首叫Because的歌曲。

啊,老同学杨毅的丈人邓石智先生对这首歌印象最深,自己婚礼时演奏过,当小女儿要嫁人时也拚命托我去找,准备重温旧梦。我记得是Mario Lanza唱的,但当年CD发行得不普遍,折腾得老半天才发现。现在由世界上最尖端的高音来唱,而且一共三人,不是发达了吗?

这次演唱会一定录成商品。好,一定买一张DVD来孝敬老人家,他一定高兴。

突然,又想起邓先生已在多年前逝世。我的愿望不能达到。回香港时,特打电话给杨毅兄,请他在邓先生忌辰烧一张。天上,由三位天使的歌声陪伴,邓老先生该不寂寞。

【云南之旅(四)】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草草不工

蔡澜

相关文章

蔡澜:陈慈黉故居

蔡澜:潮州粿汁

蔡澜:建业酒家

蔡澜:同益市场

蔡澜:未能食素

蔡澜:正宗滇菜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