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科学伊甸园

宋明家

文 文 文

宋明家:“老有所养”抑或“老有所依”?

托一长者近亲的“福”,得以见识了市内某“老人公寓”的豪华设备。

 老人家是因为膝盖手术,因复建等后续疗程需要,就入住医院旁的“老人公寓”,方便之余,也让一条龙的物理治疗、营养谘询、术后复诊等程序,甚至是饮食、看病、房间打理、社交活动、保安、还有种种休闲娱乐,都交由服务人员执行。

满足各方需求

 这种“六星级”老人公寓价格不菲,四个星期下来,共付1万1千令吉。


 类似公寓这些年在全马慢慢冒起,价码从每月数千至一万多的都有,各式各样的老人村或公寓,有充满城市活力的,有富有文化气息的,也有宁静田园生活的,满足不同需求的退休老人家。

 马来西亚统计局2016年的数据统计显示,我国65岁或以上老年人口比例,将在2030年达到15%,成为实现“老龄国”的最快国家之一。

 目前这数据是7.4%,相等于2百50万人;这意味着,专为老年人量身定制的居所和相关服务,未来数十年内将是个庞大市场。

 高龄化社会,也使到独居老人数目与日俱增,针对推行“老年公寓”政策的呼声,也越来越高。

 2020年,当时的政府曾起草一项“退休村”法案(Retirement Village Act),以规范私人和公共部门开发退休村,但却未能引起发展商的广泛兴趣。这法案也适用于那些被遗弃和需要支援的老人家,以提供医护照料给他们。

 有多少老人,能够“老来所依”,拥有自己的房地产,也不需靠他人支援?事实上,社会里需要“老来所养”、依靠社会支援的老人,不在少数,尤其是华裔社会。

 目前所见,我国社会会有越来越多没有子女或家人、靠积蓄租房子、自己养活自己的老人家;但即便有儿有女的老人家,许多也不愿意依靠子女奉养,宁愿自立自主的生活。

 这是指身体健康无大碍的老人群体,到了病痛缠身的时候,届时将又是更大的财务负担。

 根据福利局的统计,我国拥有406间有注册的老人疗养院,其中雪兰莪、霹雳和柔佛就分别包办了104、83和64间,来帮助老年人获取所需医疗支援。

 “无病痛”度过最后的人生岁月,除了“梦里逝世”的极少数个案,大多数人还是需要在“有瓦遮天”的条件上,再加一个“医疗护理”的愿望。

 这意味着,结合“舒适住所”和“医疗保健”的老人公寓、在英美等进步国家行之有年的“退休村”,将会成为国内房地产业的新机遇和新趋势。

 国内中老年人整体经济能力的加强、老龄化的医疗化、生活素质的改善、家庭关系的薄弱、对退休村的接受度提升等因素,将是这种老人公寓或退休村大为流行的主要推动力。

 另一个就是社会观念的改变:从婴儿潮和X世代开始,许多人不再是认为“含饴弄孙”、“免费保姆”和“俯首甘为儿孙苦”,是理所当然的事。

逐渐广被接受

 可以预见的是,退休村的概念,将不再是“没人照顾”的“老人院”,这将在国内社会逐渐广被接受。

 不管是中高收入、有能力负担昂贵老人公寓的群体,抑或是贫病交加的老人家,晚年的生活质量,都是大马社会现在和未来,必需严正看待的问题。

 以目前马来西亚人平均寿命可达75岁来看,大多数人退休后,至少还有15至20年的退休时间;由于教育水平的提高,除了“自己保重”,未来的老人应该会更懂得保持活跃状态和独立自主的能力。

 但对因病而身体失能的人而言,他们的亲人或子女如仍健在,应该为他们提供适当的医疗照护和营养饮食,尽自己责任之余,也协助减轻国家在社会福利的负担。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科学伊甸园

宋明家

相关文章

宋明家:世界竞争力下降,大学排名上升的诡局

会员文|宋明家:既漂亮又危险的雨树

宋明家:人猿外交?什么馊主意!

宋明家:泰勒丝为什么喜“新”厌“马”?

会员文|宋明家:大马学生在课室睡了3.6年!

会员文|宋明家:“放狼师归校”的荒谬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