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曾子曰

父子双打

文 文 文

父子双打|曾子曰:妈妈是最辣

我们60后那一个成长年代,第一次吃辣大多数都是吃妈妈煮的咖哩鸡,我还记得小时候帮妈妈宰过不少鸡,她当刽子手,我捉住鸡颈和鸡翅膀,她手起刀落,我将整只鸡抛在地上……那个年代我们都是吃自己养的鸡,过时过节,鸡养肥了,就成了桌上菜肴,不是白斩鸡,就是咖哩鸡。后来,政府下令禁止饲养家禽,妈妈和我从此金盆洗手,不再亲手宰鸡,妈妈就从巴刹买鸡回来,其实,我也记不起自己养的鸡和巴刹买回来的鸡有何分别,只记得妈妈煮的咖哩鸡是全天下最好吃的咖哩鸡。

当跟同龄朋友说起咖哩鸡,很奇怪,大家都会说自己妈妈煮的咖哩鸡最好吃,同样地,当说起最好吃的咖哩面时,异口同声,都会说小学和中学时的食堂卖的咖哩面最好吃。我觉得那时候年纪尚幼,第一次接触永远都是最珍贵的舌蕾记忆,小时候吃得多,就牢牢记住了。我妈妈离世四年,我念念不忘的就是她煮过的家常便菜,咖哩鸡肯定榜上有名。

我大儿子是90后,他们那一代第一次吃辣的初体验,很多是给了美极快熟咖哩面,我小儿子是00后,他们第一次吃辣,却是吃川菜或麻辣火锅。我妈妈嗜辣,我吃辣,我老婆嗜辣,我儿子都吃辣,所以,吃不吃辣,很多时候是可以从小养成。早餐时,妈妈打包椰浆饭,家里饭桌上有妈妈煮的咖哩鸡,宵夜时,妈妈煮了一个咖哩泡面,妈妈就成了下一代吃不吃辣的关键人物。

那一天跟小儿子谈起吃辣的话题,最后我说了一句:“你妈妈最辣!”他以为我说他妈最爱吃辣,却听不出我语带双关,我自己在心里暗笑一两下。

儿子篇,请看“父子双打|曾之奕:我是辣大的”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曾子曰

父子双打

相关文章

曾子曰:我的中分头

父子双打|曾之奕:我没有朋友

曾子曰:离不开 留不低

父子双打|曾子曰:我的牙我怕痛

父子双打|曾之奕:我绑牙我不痛

曾子曰:说说退休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