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泛亚万况

胡逸山

文 文 文

胡逸山:以伊冲突,务实应对

周前以色列空袭伊朗在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的大使馆,造成数位伊朗革命卫队的高阶将领伤亡。

 数日后,伊朗不甘示弱,向以色列本土发动了波浪式的飞弹与无人机袭击,虽然造成的损失不大,但向来有仇必报的以色列也誓言会反击。中东又一轮战争一触即发,令人忧心仲仲。

古远历史存感恩

 在古远的历史上,在以色列为主体民族的犹太人,与在伊朗为主体民族的波斯人,其实是没有世仇的,反而犹太人对波斯人还是应该有一定的感恩之心的。


 因为当年巴比伦人在攻下耶路撒冷后把许多犹太人奴役回巴比伦文明的发源地,即诱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交接的所谓两河流域一带(即当下伊拉克)。

 犹太人在当地受苦受难,非常期望得以回归锡安(犹太圣山)的一天,这些在《圣经》与其他犹太经典里都有记载,而德国乐队Bonnie M更把描述这段历史《在巴比伦河畔》唱成风靡世界的迪斯科老调。

 到了后来,反而是波斯人打败了巴比伦人,而把犹太人解放了,让他们回到故居重建家园。所以严格上来说,波斯人在历史上是有恩于犹太人的。

 到了近代,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以色列建国,而当时的伊朗,是在孔雀王朝的沙皇统治之下。基于美国和苏联冷战的地缘政治现实需要,当年的伊朗与以色列其实都是美国的保护邦,以对抗要向南寻找出海口以及在中东扩张影响力的苏联。所以当时以、伊在军事上以及能源上都有着极为紧密的合作。

两大事彻底颠覆

 到了上世纪上世纪七十年代尾、八十年代初,有至少两宗惊天动地的大事,却彻底地颠覆了以色列与伊朗之前美好的关系。

 其一是伊朗发生了宗教革命,沙皇巴列维被推翻,伊朗成立了一个以什叶派神权统治的政府,而且开始所谓输出革命,企图在中东各地也建立相似的政权。

 其二是以色列为了追击多年与其为敌的巴勒斯坦游击队,竟然入侵北边的邻国黎巴嫩,不久演变成与伊朗所支持的真主党大打出手。这两宗前后几年之内发生的大事促使以、伊就很快对立了起来,展开了你死我活的斗争。

 这里值得强调的是,以色列与巴勒斯坦之间的冲突,其实不是以、伊对立的主要导因,而是以、伊双方都觉得对方的存在威胁到自身的核心国家利益。

 但为了围堵以色列,伊朗也支持个别的巴勒斯坦游击队,如近月来与以色列在加萨地带对着干的哈马斯等,所以造成各界以为以、伊是因以巴冲突才结下梁子的。

 此所以伊朗的这轮袭击里,主要是逊尼派的约旦,虽然也同情巴勒斯坦遭遇,但也是把飞越其领空的伊朗飞弹、无人机等拦截、击落。至于主流也是逊尼派的本地,也主要是关注着如中东抗争升温会为本地所带来的经济影响。国际主流社会还是很务实的。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泛亚万况

胡逸山

相关文章

胡逸山:斯洛伐克,既新又旧

胡逸山:中东宗派,也曾和睦

胡逸山:以伊关系,也曾友好

胡逸山:学潮再起,席卷全美

胡逸山:内政外交战争一线走

胡逸山:美式文化,融会贯通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