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廖朝骥

有点意思

文 文 文

廖朝骥:肥肠让我牵肠挂肚

由于马来西亚没有台湾大街小巷都有的黑白切,中国各地的卤味店或台湾卤味小档,每当想吃“猪下水”时,就不免感到有些失落。好在我们还有猪肉粉,这种汤粉的基本配料包括猪肠、小肠、粉肠、猪肝等,有些店家还会有猪腰。猪腰在猪肉粉档中较少见,白伟权特别喜欢吃猪腰粉。只要哪里的档口写着“猪腰粉”,他都会跃跃欲试。

 我有不少朋友不吃猪内脏,与他们一起用餐,我都会和店家说,他们不要的,我都要!我们去吃瓦煲肉骨茶时,店家会询问我们是否吃猪下水,吃加影辣汤,店家也会先谘询我们是否吃猪内脏。加入猪下水的汤头,味道是不一样的,多了一些“粉粉”的口感,有些朋友就觉得不洁。

 我倒是挺喜欢吃猪肠的,尤其是猪大肠。有些店家为了区分猪大肠和小肠,将猪大肠称为“肥肠”。

 我在猫空山上茶馆餐厅里当马劳时,晚上老板下班后,会让我们几个工读生留下来继续做大夜班。厨师见老板一走,也就匆匆洗手离开,临走前交代我们晚上只卖这几道菜:炒面、炒高丽菜、凤梨苦瓜鸡、菜谱蛋以及五更肠旺。

当马劳日子


 这五根肠旺也是我在台湾吃川菜的最早记忆之一。通常我们这些马来西亚留台生,难得在餐馆聚餐点菜时,如果要吃得饱一些,就会选择价格较便宜的麻婆豆腐、鱼香肉丝或是稍贵一些的五更肠旺。看着店家端上酒精炉加热的五更畅旺,沸腾的鸭血、猪血、大肠,总会让我怀念吃咖喱鱼头的日子。

 后来我去了南京时,在新街口有一家专卖酸菜鱼的店,一位朋友请我尝了一道肥肠鱼,是重庆的麻辣风味,锅里铺满了雪白的鱼片和肥润的肥肠,美味异常,鱼肉的鲜嫩和肥肠的嚼劲完美搭配。

 最近我去了沙登附近一家成都人开的饭馆,本来想吃肥肠鱼,但已经卖完了,只剩下肥肠鸡。虽然少了鱼的鲜嫩,但多了鸡肉的嚼劲。看着一锅满满的肥肠,一解我牵肠挂肚的思念。

■沙登大成都肥肠鸡。
■沙登大成都肥肠鸡。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廖朝骥

有点意思

相关文章

廖朝骥:去宿迁市吃猪头肉喝鱼头汤

廖朝骥:啦啦与沙白 傻傻分不清

廖朝骥:挺住香辣 守住回忆

廖朝骥:九层塔还能做什么菜?

廖朝骥:不要念错泰式打抛饭

廖朝骥:爆浆Ondeh-ondeh人人爱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