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会员专区

众声

周身刺

陈明龙

文 文 文

会员文|陈明龙:酸菜的缸 腌透悲伤

还不到一年,要来的始终还是会来。

阿末扎希还是浮出了水面,为纳吉签了宣誓书带上了法庭,说明自己有看过扎夫鲁手机里的附加谕旨,是同意减刑后的纳吉,可以居家服刑。关于这点,扎夫鲁会有补充,纠正扎希的几项错误。

虽然案件未审理,但是,只要附加谕旨是真的,并且确实有把附加谕旨下达特赦局,基于特赦是元首的权力,不容置疑,放纳吉回家服刑,是迟早的事。

扎夫鲁提到要纠正扎希的几项错误,是不是会直接影响扎希看过附加谕旨的真实性,并且最后有没有把附加谕旨下达特赦局,也成了放不放人的关键。

今年1月杪,纳吉减刑结果出来之前,家人和支持者都信心满满他会“获释”。结果2月2日特赦局宣布减刑一半,纳吉继续关在牢房里,有人说受骗了。今天回头再看,当时谁放的消息,何以纳吉家人信心十足,答案都呼之欲出。


就像那些烂透的电影剧情,竟然出乎意料的票房大卖,上映了一部还不够,还要再上第二部。去年9月,法庭DNAA了最亲密的大鱼弟弟,今年再上演续集,貌似要把鲸鱼哥哥也放生回大海。 结局翻转再翻转,夕阳来了,黑夜还会远吗?

把自己演成小丑

去年9月曾写过,一旦鲸鱼也放生,恐怕不再那么容易被收服,只要鲸鱼有卷土重来的机会,随时鲸吞天下。

那些年,响彻街头,高喊打倒盗贼的激情,都成了往事。最后的最后,正义凛然,还是转换成满腔悲伤,就像金志文和李雪琴的神曲,“给我一个酸菜的缸/腌透悲伤”。

满腹酸水,无处安放。演着演着,有些希盟的领袖,把自己演成小丑,有些支持者,把自己演成了酸民,把本该黑白分明的圈子,演成酸菜的缸。

我以为,要放生鲸鱼太难,谁知,原来只是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华叔收服不了扎希,收服不了阿克马,我们还能寄望他能收服居家服刑的纳吉吗?华叔最终会不会成也扎希,败也扎希?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会员专区

众声

周身刺

陈明龙

相关文章

甄子曰专栏:伊朗的战鼓声|会员文

会员文:心见闻|人人都是文明孩子 来上食物教育课吧!

会员文|黄泉安:乌鲁地南独狼、以色列6支枪

会员文|周若鹏:人命不关天

会员文:生活空间|吉隆坡公园英迪格酒店 城市绿洲疗愈体验

会员文:体坛视野|Liver“普” 身为红军迷 我铭记在心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