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蓝涩靖态

马保靖

文 文 文

马保靖:做到怀疑人生的书展

有幸第一次参加台北书展,是在2016年。当时,大将租了一个摊位,我们四位同事携带几箱书前往,那是我首次在有空调的舒适环境中布展。接下来的三年,我都以大将的身分前往台北书展,也去过北京书展观摩,发现中、台、马三地人民在阅读文化上的差异。

我自小爱阅读,对故事有一种纯粹的追求,亦从未把阅读仅视为获取知识的手段,因此相比于财经、社科类等工具书,我更喜欢那些透过虚构故事展现真实、引人深思的小说,特别是带有悬疑元素的犯罪推理类型,更是我的心头好。

也从未想过长大后会投身书籍出版这行业。更出乎意料的是,加入了大将这家综合出版社。除了小说,还有机会(被迫)涉猎其他非自己擅长或喜欢的书种,不知不觉间,拓展了我的世界观。“书中自有黄金屋”,尽管那“黄金屋”可能并非实物,它在一个人心中种下的信念与根基,只有当事人才能真正理解、体验,并享受。

在大将至今近十二年半,参与了十届吉隆坡城中城海外华文书市(2020—2022年因疫情停办三年),从最初跟随前任总编辑的领导,到后来与其他七七四十九位大将同事并肩作战(我们非主办方,只是参展商;每位大将都是一打六的能干)——编辑部忙赶书、行销业务部忙构思策划销售方式及活动等——总之就是忙到怀疑人生、比狗还累的程度。

理想的距离

参展头几年,一切是那么新鲜,庆幸自己能成为那从小就梦想的书海中一员。每售出一本书,也等于心血得到回报。九天展期结束后,纵使累垮,但终究被成就感抵消。然而,随着参展次数越多,遇到更多霸道无理的参展限制及条规,却没任何谈判或沟通机会,也没勇气放弃参展,不得不默默遵循游戏规则。这是我对本地书展越加心灰意冷的原因之一。

此外,也对主办方停滞不前,甚至每况愈下的策展能力失望。从最初兴致勃勃地想在书展上选购书籍,到后来发现选书跟往年并没多大差异,旧酒依然装在旧瓶里展示,完全感受不到主办方的诚意,整体上也缺乏明确主题,与我心中设下的标准相去甚远。

当然,对本地出版社来说,此年度盛会是向群众展示自家品牌和商品的绝佳机会。每家出版社都倾尽心力,设计、布置展位。在主办方刻意安排的人流动向线下,本地出版社展区被置于靠近出口处,因此也令读者逛完展离开前眼前一亮,带着“还不错,下届可再来”的观感。

无论如何,每个人对书展的想象和标准不尽相同,以上只是我作为读者兼出版商的感受和观点。有些人纯粹希望沉浸于书海中,感受书香气息;有些人希望在这样的大卖场淘宝……目的不一,也没对错。希望马来西亚对书文化的关注和重视,能多加改善、提升,这是我的小心愿。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蓝涩靖态

马保靖

相关文章

马保靖:氛围冷清的2024欧洲杯

马保靖:适应新环境的忐忑

马保靖:与医学悬疑天后泰丝格里森结的缘

马保靖:陈浩基精彩恐怖长篇——《魔虫人间》

马保靖:打完 收工!

马保靖:《无所事事之必要》——一本超难啃的书!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