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黄剑飞

飞哥今古奇观

文 文 文

黄剑飞:第二十条与毒舌大状

上周我上戏院看了张艺谋的《第二十条》,刚好当时香港金像奖竞逐的《毒舌大状》忽然又火起来还在本地戏院重播,让我不得不将两部片比较一番。

 《毒舌大状》我看到的是黄子华还是黄子华,黄子华无论在电视剧的神探、office boy演出与他众多电影里的演出方式,他说话的节奏与情绪的拿捏,始终是黄子华,我甚至十多年前看过他去中国演连续剧的溥仪,因为由他人普通话配音,只有那刻情绪节奏才没有了黄子华无法改掉的固定节奏感,虽然我很喜欢看他的栋笃笑。

谢君豪最精彩

 至于《毒舌大状》的剧情其实是很熟悉的港剧式场口,演出铺张也有点不合理之处,例如最后主角林凉水在扣留所被释放还来得及冲到法庭,剧情虽然看似紧张,但是略嫌牵强,反而演得最好的是谢君豪,因为他与主角从对垒到最后暗中助力的心理转变拿捏得很好。


 《毒舌大状》虽然在主角义正言辞的说了一句“穷人含X”的粗口而让一些观众兴奋,如获至宝。但对我来说,所有的角色都几乎是香港上流社会人物,无辜的女主角也是一名住豪宅的名模啊,何来的穷人?

 反观《第二十条》每个杰出但戏份不多的大咖演员都演出了中国底层市民、农民、官僚应有的真实社会样子,懦弱的懦弱,可恨的可恨,这些演员已经是当今中国最好最硬底子的一批了。

每个演员都关键

 别以为是贺岁片式插科打诨演出,这戏因为是严肃课题,所以每个出场数分钟的名演员都有其重要的关键作用。

 比如那位年轻的陈律师,他就是电视剧《漫长的季节》那位让人起初害怕过后又觉得遗憾可惜的小镇哑巴少年及女主角哥哥傅卫军,这位演员的真名叫蒋奇明。

 影帝张译饰演拥有学校权力的训导主任,是生活中自以为是的中年人,更是让人看清中国学校里的官僚,与主角雷佳音作为检察官体系的官僚,并没有分高低,而是隔体系权力如隔山。你儿子在我地头犯事是吧,那把酒杯给我放低一点道歉的是你。

 电影里充斥了大量Woody Allen式的快速交谈对白,有好笑的有严肃的,反映了当今中国城市社会虽已经进步却充满烦躁,透露出人类城市文明生活的通点与痛点,与当年我们看同样是张艺谋导演的《秋菊打官司》那靠画面与配乐但对白稀少的农村落后已经是不同一个世界,不可同日而语。

 这部电影探讨的案例是真的影响了之前中国很多善良的人在公共场所或日常生活冲突中,因为法律的僵化而无辜坐牢。这些写实的案例描述了受害者或见义勇为者因为自卫做出反抗被控,导致一些中国家庭因此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戏里的第二十条法律列明只要能证明自卫伤人即可免责,但是前提是法律要有效执行才有进步的空间。

 电影透过人人因为一条法规的执行不彰,影响了所有人的生活与命运,有些甚至导致不可挽回的悲剧。

 两部探讨法律的戏,一部是讲述香港有钱人凶杀案的故事,另一部则是以多方面几乎无可挽回的社会事件来探讨社会底层在法律下无法获得保障的事实,我比较肯定后者的价值。

 张艺谋已经是74岁的古稀之年,近年仍然能以丰富多元的电影创作占据中国的电影界,不愧为名扬国际的电影大师。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黄剑飞

飞哥今古奇观

相关文章

黄剑飞:那些年我卖的显示卡

黄剑飞:小学生岂止说美国英语

黄剑飞:一路向北的冲动

黄剑飞:多讲方言

黄剑飞:活着要像乔纳森

黄剑飞:首相为何会见哈马斯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