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奇葩世纪

吴德英

会员专区

众声

文 文 文

会员文|吴德英:Alamak!看谁在唱谁

最近,马来歌坛很火。火热、火红、火爆、火花四射。
 

开斋佳节冒出一首“洗脑神曲”,De Fam美少女三人组贺节歌曲《Alamak Raya Lagi》爆红,MV点击率已超越2000万,更红到海外国家,日本、韩国、印尼,甚至意大利也有粉丝和知音。
 

以往开斋节歌曲,主题离不开欢喜回乡、合家团圆、欢庆神圣日子、感恩祷告、互相拜访、促进感情,或是游子异乡倾诉孤单与落寞。
 

《Alamak Raya Lagi》却颠覆传统,描述开斋节前慌乱,Kelam Kabut手忙脚乱迎佳节,歌词搞笑,从另一个角度创作,娱乐性十足。

站在道德制高点


然而,并非人人都富有幽默感,有看不顺眼者认为《A》歌违反伊斯兰教义,神圣日子岂能Alamak搞笑?就如农历新年贺岁曲,一般传统观念,必须喜气洋洋、咚咚锵大罗大鼓,才算合格,才能收货。

支持《A》歌的则认为,词曲反映时代,唱出很多人心声,很有共鸣。现代人生活忙碌,逢年过节特别慌乱,一大串习俗要坚守,一大堆事情要安排和张罗,搞到Kelam Kabut是常态。

我们的社会,越来越多自认情操高尚者,总爱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对他人指指点点、批判和责备。在鸡蛋里挑骨头,在鞋底下挑事端,吹毛求疵,唯恐天下不乱。
 另一首话题歌曲《Cari-cari Salah》,由本地歌手Baby Shima与漫画家Zunar联手制作,印尼歌手Novita All演绎,大“唱”道貌岸然道德警察,骑劫宗教,以遂私利,揭穿真面目,其实就是戴上假面具的伪君子。
 思想狭隘、极端的道德警察,令人畏惧,他们常冒用宗教名义,歪曲宗教教义,自创教条,以入地狱恐吓民众,无事生非,不停找碴,严重破坏社会和谐。

那时富有包容性

以前的马来歌坛是和谐社会缩影,各族爱听马来歌,爱唱马来歌,非常Muhibbah。巷子猫Alleycats、Francesca Peters、Kenny Remy Martin、Andre Goh等非马来歌手乐团,推出马来歌唱专辑,都大受欢迎。印裔姐妹花Cenderawasih演唱的开斋节歌曲《Bersama Di Hari Raya》传唱至今。

那是个比较包容、开放的时代,极端分子没那么嚣张跋扈,社会分化没那么严重,各族文化交融一家亲,不会为了芝麻绿豆小事猜疑起纷争。

如今,国家种族关系倒退,Muhibbah精神逐渐消失,皆因Cari-cari Salah歪风狂吹。各种妖魔化、各种强加价值观、各种禁忌、各种敏感神经,各种“猎巫行动”,搞到人心惶惶,很不安宁。

戴着有色眼镜看天下,别人都是脏兮兮,只有摘下眼镜,才会发现其实脏的是自己的眼镜。

“心中有佛,所见皆佛;心中有粪,所见皆粪”,苏东坡与佛印禅师的故事,永远精彩。

更多精彩评论,请点击”评论──人人咖啡店”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奇葩世纪

吴德英

会员专区

众声

相关文章

甄子曰专栏:安华救国 谁救安华|会员文

会员文|宋明家:既漂亮又危险的雨树

会员文|刘彦运:敦马老矣,尚能辩否?

会员文:财经爆点|数据中心掀投资热潮 马股酝酿狂欢派对

我的老板是我爸(第1篇)|父子携手打拼蔬菜王国 办600婚席 为儿拓人脉

会员文|许国伟:安华又说空话?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