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会员专区

新闻视野

会员文

新村时光之旅

文 文 文

会员文:新村时光之旅(第10篇)|“Pa Ko”野芭被开伐辟村 华都村 畜牧业重镇

会员文:新村时光之旅(第10篇)|“Pa Ko”野芭被开伐辟村 华都村 畜牧业重镇
会员文:新村时光之旅(第10篇)|“Pa Ko”野芭被开伐辟村 华都村 畜牧业重镇
会员文:新村时光之旅(第10篇)|“Pa Ko”野芭被开伐辟村 华都村 畜牧业重镇
会员文:新村时光之旅(第10篇)|“Pa Ko”野芭被开伐辟村 华都村 畜牧业重镇
会员文:新村时光之旅(第10篇)|“Pa Ko”野芭被开伐辟村 华都村 畜牧业重镇

地点:槟城大山脚华都村(Kampung Valdor)

屹立在华都打昔路旁的华都村(Kampung Valdor),为全槟最大的华人新村,历经74年的古稀岁月。自建村以来见证了我国橡胶业、油棕业的兴衰,也经历了种植业转型到畜牧业的过程,养猪、养鸡及蛋鸡业兴旺,堪称槟州最大的畜牧业重镇。

会员文:新村时光之旅(第10篇)|“Pa Ko”野芭被开伐辟村 华都村 畜牧业重镇
华都村拥有近600户村民,为全槟最大的华人新村,主要经济是畜牧业。

华都村建村之前,原为一片“PA KO芭”(潮州音),长满了“Pa Ko”野树。政府铲平野芭后,铺上红泥再建屋,命名为“Kampung Valdor”,让邻近华人迁入。华都村的房子排列及规模,与现今几乎没什么两样。

会员文:新村时光之旅(第10篇)|“Pa Ko”野芭被开伐辟村 华都村 畜牧业重镇
华都村建村以前,原是一片潮州人称之为“PA KO”的野树丛林,如今在村周遭仍得以见之。

地方闻人拿督颜清进是最早入住该村的人,那年他才4岁,原本住在打昔福兴园,在政府的一纸令下,随母亲及兄姐住到华都村十条路。

“当时,村子的路全是红泥路,一排排简陋的房子,从一条路到十二条路,犹如一座巨大的‘算盘’。周围设有10尺高的铁蒺藜,防止村民或马共党员潜入逃出;沿着铁蒺藜,间隔不远就有一座哨台,大概有7、8座哨台,由哨兵轮流站岗,一见可疑人就开枪打死。”


会员文:新村时光之旅(第10篇)|“Pa Ko”野芭被开伐辟村 华都村 畜牧业重镇
威南闻人拿督颜清进。

泥炕床充防空洞

他还记得,家里简陋,屋内的床似东北大炕建得高高的,中间挖出一个可容纳一人身的洞口,犹如一个简单的防空洞,上覆一张木板即为床。

“那时,马共分子为了阻挠华人集体迁村,不时趁夜深人静时潜入村里放火烧屋,而英军一见人就射杀;枪弹无眼,我们晚上只要听到‘砰砰’枪声,马上掀开床板躲进‘防空洞’保命,因此,‘防空洞’几乎是每户必备的。”

他补充,当初华都村将近600户人,任何村民出入都在六条路路口,即如今牌楼处,由英国士兵站岗管制。每日清晨6时,英兵就开大门让村民出去做工,而村民必须在下午6时之前回到村里,否则一律不准进村。 晚上时间到就睡觉,没有其他娱乐活动。

据悉,华都村民籍贯有三,即客家人住第二、三路,第八、九、十路是福建人住,第十一、十二路是潮州人住,第一、四、五条路是三籍贯人士参杂住。后期也有一些印裔搬进村。目前华都村乡管会主席为黄量新。

摸黑出门割胶
搜身限携食物

颜清进说,母亲早上要割树胶,凌晨起身,推着脚车到村口和大家一起排队,临出门时,英兵会对每人全身检查一遍,只准许一人带一小罐咖啡、饮料或水、一粒面包为食物。

那个年代,吃糠咽菜是平常的事,但也开始出现叻沙之类的面食。颜清进说,连产妇分娩后要吃点猪肝或肉,也只有家境好一点的人(譬如园主)才吃得起。

他续说,当年村民大多数是割胶为生,胶林更从五公司至二、三公司一路绵延不绝;仅少数人在菜园种菜和养猪。

他在8岁那年,随着40多岁的母亲过世,姐姐走入丛林,他们兄弟仨也为了生活各分西东。哥哥俩出外打工,而他则住舅舅家,直到15岁开始割胶。

他犹记得,在割完胶,等胶乳在胶杯凝固后,便收胶载往打昔福兴园一带交货。如此这般从清晨做到下午,胶工的日薪介于1块半至2块半,都是辛苦钱。

直到1970年代橡胶无价,园主砍除胶树改种油棕。 当时颜清进也是砍树工友一员,随承包商四处清理胶树和椰树。

有学校有志愿消防队
百业兴旺 华丽转身

1957年马来西亚独立后,英军撤离及新村撤下哨台,村民能自由出入,百业开始兴旺起来。

颜清进说,早年村里大概只有3、4户潮州村民在养几只猪,国家独立后,连福建村民也加入养猪行列,开始有了养猪业的雏形,只有客家人仍选择割胶。

随着油棕业兴起后,他改行当罗厘司机四处奔波,慢慢开阔眼界。1984年,38岁的他眼见华都村畜牧业经济开始腾飞,需要大量油棕原油来制作养殖饲料,他转做原油中间商,提供原油给农场做饲料,成功赚了人生第一桶金,便开农场养蛋鸡及经营迷你市场。

颜清进于1998年起受委为华都村长10年,10年来为该村积极建设,包括积极推动成立华都志愿消防队(1999年)、建华都村牌楼(2000年)打造华都品牌,更秉持“华人不可穷教育”理念及公益慈善精神,大力推动华都幼儿园的创办、扩建华都小学校舍等。

18家养猪场8家蛋鸡场

来自该村的槟州猪农公会主席王富生指出,目前该村有18家养猪场运作。

他透露,在猪瘟疫情之前,以集中养猪区的话,华都村猪只产量最多,平均差不多7万至8万头,而威北平安村则是猪农最多。

“目前尚未有最新的养猪数据,但相信会有一部分的农友静观其变,视接下来的情况再做打算。”

武吉淡汶区州议员吴俊益受询时透露,华都村养猪场约18家,蛋鸡农场约8家。

目前,作为全槟首家建设的封闭式宰猪场、中央沼气发电厂,都在华都村建设。

“石头伯公”托梦要坐镇华都村

提到华都村,必然不可不提那座托梦欲留在华都村的著名“地头老爷”—福德祠“石头伯公”。

会员文:新村时光之旅(第10篇)|“Pa Ko”野芭被开伐辟村 华都村 畜牧业重镇
来到华都村,一定得先到福德祠大伯公庙拜“地头老爷”—石头伯公。

这尊大伯公源自拥有逾160年历史的爪夷五公司大伯公庙。约1958年,该庙首尊洋灰制造的大伯公金身头部断裂,管委会托人石雕一尊新大伯公金身。

恰逢其时,华都村第十一条路三山国王庙正举行神诞庆典,管委会遂把大伯公新金身“请”到神诞会场开光,准备过后再奉请回五公司庙安奉。

岂料这一来,大伯公竟显灵托梦给华都村民潘添江,指明要留在华都村,不愿返回五公司伯公庙。最终大伯公如愿坐镇华都村,而五公司伯公庙管委会另购新伯公金身安奉。

华都村神庙众多,除了福德祠,还有三山国王庙、关帝庙、南山大伯公庙等,以及数年前曾造福信众的百年老树哪督公。

会员文:新村时光之旅(第10篇)|“Pa Ko”野芭被开伐辟村 华都村 畜牧业重镇
三山国王庙也是该村历史悠久的神庙。

永香饼家 晋入第二代

华都村十条路有名的永香饼家,是村民徐汉东自1992年白手起家开创,迄今32年。过去是全手工制作,时代变迁下已发展为半手工、半机器制作。

70多岁的徐汉东说,该村是在国家独立后开始养猪业的雏形。其父母是养猪和种木薯、番薯为生。他小时候早上读书,下午到菜园帮父母亲种木薯和番薯,过后也养一些鸡。

会员文:新村时光之旅(第10篇)|“Pa Ko”野芭被开伐辟村 华都村 畜牧业重镇
永香饼家由村民徐汉东开创。

不过他没继承父业,在20多岁时跟人学做饼,最后开了永香饼家。疫情之后他已慢慢放手,让儿子徐庆峰接手。

华都村各类著名美食

会员文:新村时光之旅(第10篇)|“Pa Ko”野芭被开伐辟村 华都村 畜牧业重镇
Susu华都鲜奶站及十条路东炎面——华都鲜奶站主打板面及各色鲜奶饮料,面香Q弹,汤底鲜甜;原名“爱?夜市海鲜粥”的十条路东炎面,也是该村著名美食,东炎汤底酸辣浓厚,海鲜粥鲜甜。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会员专区

新闻视野

会员文

新村时光之旅

相关文章

甄子曰专栏:欢迎李强拥抱知己|会员文

会员文:我的老板是我爸(第7篇)|冠病疫情导致煮炒档结业 父助儿 重新“煮”起来

甄子曰专栏:安华难逃魔咒|会员文

会员文|美国“核弹级”金融制裁 俄国人疯抢美元 银行现挤兑潮

会员文:就是娱|郑则仕曾负债千万 靠1人援助翻身

会员文:我的老板是我爸(第6篇)|事业家庭无微不至照顾 “我爸是指路明灯”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