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分割线

叶添鸿

文 文 文

叶添鸿:“老师,我长大后要做网红”

到独中讲座时,都会和学生们提到网红和意见领袖的区分;这年头很多那些所谓的数码行销公司,滥用了意见领袖这个名词,错误的导向让社会和民众都只是认为意见领袖是网络时代出现的名词和人物。实际上,意见领袖是在一个社会、社群里能够说服意见追随者去认同、跟随意见主导者看法的人,就是意见领袖了。

以为自己很懂

 网红呢?网红从字面上的定义则是,在网络上因为网络流量而让某个人因为某件事情而红起来。偶尔我会和学生们看玩笑说,在这个时代你要成为网红,只需要做一些和社会脱序的事情,让朋友讲你的作为拍摄放上网,然后有人广传你就会因为这件事情,而成为红人。

 问题是,网红就一定是意见领袖吗?简单来说,不一定,意见领袖不一定要红到天上有地下无,才能够影响到别人,因为定义上来说意见领袖可以是国际间、国家内、一个社群里,甚至是邻里当中,


 可是网红呢?他绝对有意见领袖那样的影响力吗?我不把话说死,但简单而言“并非绝对如此”;一个靠着拍摄照片摆出美美姿势的网红,她未必能够说服消费者购买某些产品,但若是找到和社会一个共鸣点,她可以将自己的点赞数流量,转换成实质的回酬。

 可是过去甚至来到今天,仍然还有一些人认为自己的IG追踪者有百万,点赞数有千万,就是网红意见领袖,这样的幼稚想法是不明白媒体运作的人才说得出。

 网红有影响力的这个论述,并非一定如此,但有影响力的网红就要看自己用影响力来做些什么。2020年的疫情年开始,有些网络内容创作者藉着自己有影响力,在YT上做出了不少脱序的事情,这些看起来只是简单的内容但实际上已经造成阅听众仿效,进而变成伤害;《致电作弄朋友说自己感染武汉肺炎》《四月一日上山假装朋友失踪报假案》《利用自己的网红影响去诈骗粉丝》。

 当中还有不少以为自己很懂媒体、很理解媒体影响、很能够操控媒体,但实际上就是自己被媒体操控了也不知道的个体;或是利用媒体来谎报自己的身分,透过操控认知,来谎称自己是某方面的专才,这些也不少。

 若仔细去理解这些网红,说白了连基础知识都不同、通识基础也不扎实,甚至中文发音也不准确还在那边教别人,地理知识也不懂还伪装自己是个达人——这一切一切都是我统一认为“识少扮代表,知少假装很厉害很骄傲”的人。

 意见领袖不是神,网红也不是神,他们也不是圣人,所以可能会做错,但难能可贵的是有一些自以为是意见领袖的人,做错了也不愿意认错,有一些自以为网红的人却做错了还觉得自己没有错。

 今天这一篇有感而发,是看到之前旅居台湾的CCY贴文,过去他也有一些我不大赞成的言论和立场,但我觉得他至少是个有诚意的内容创作者,我赞同他所呼吁的“不要助长一些不该吹起的歪风”。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分割线

叶添鸿

相关文章

叶添鸿:他们对网络霸凌更有兴趣

叶添鸿:别以募捐之名行绑架之实

叶添鸿:别把老师做老了

叶添鸿:误解,要适时制止

叶添鸿:A小姐B先生娱乐大众

叶添鸿:昌明大马标题之下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