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廖朝骥

有点意思

文 文 文

廖朝骥:九层塔还能做什么菜?

劳动节前夕,我熬夜看了电视剧《不够善良的我们》。在剧中,食物的出现不是关键,除了那锅被人嫌弃的生鱼汤。人生没有“take two”,做了选择就只能一往直前。在情爱的路上,我也很少关注彼岸的生活,哲学系学生就会解释,不选择也是一种选择,同样需要承担后果。

这个世界上有些人标榜自己不吃某些食材,其实吃了也不会怎么样,但就是讨厌某某味道或气味。长辈常训斥我们,给你饿几天,看你挑不挑。的确,我们已经不够饥饿了,才会挑三拣四。

许多朋友以拒绝一些气味,从而表明自己的个性,例如,就有人坚决不吃香菜(芫荽,Coriander )。我就无法与他们分享清洗香菜根,指甲缝中的芬芳。我们平时宴请朋友时都要特别询问一下:“有没有恨香菜族啊?”

如果我在台北木栅指南路呼朋唤友的话,可能就要再多问一句:“有没有人不吃九层塔?(Basil)”。

九层塔粉是我们在马来西亚日常可以买到的一种香料,但新鲜的九层塔,在超市不太容易看到,偶尔在巴刹的菜市场会看到零星的小贩档口卖,通常是客家人档主。我的同事,一位客家妹,自家也种植九层塔,她在九层塔丰收时总是在群里叫我们去分一些。最近,我的邻居从马六甲老家回来时兴高采烈地敲了我的门,给我送了一大把九层塔。


点醒了灵魂小题

我和许多朋友一样,在台湾读大学时才第一次吃到九层塔,打开三杯鸡铁锅盖的那个刹那,就被九层塔的香气给征服了。炸盐酥鸡起锅前,丢几片九层塔叶,一下子就点醒了盐酥鸡的灵魂。在马来西亚的夜市,也流行了各式各样的台式鸡扒、盐酥鸡,我较少看到那个九层塔,可能为了迎合大多不熟悉它的气味的马来西亚朋友。

九层塔吃不吃呀?
九层塔吃不吃呀?

九层塔的神奇就如当初欧洲人看到茶叶的惊讶,一杯热水加几片叶子就变成了有味道有香气的饮料。在炙热的油中,炸鸡起锅前丢入一两片叶子,原本油腻的味道就会被九层塔的香气给升华了。虽说,每一位胖子都是减肥的潜力股,那我宁愿在身上多撒些Basil粉。

平时接触少,使得我不太会使用九层塔,拿来炒蛋,但也没有做得很好。现在冰箱里多了一大包九层塔,我在烦恼该如何把它们吃掉,好让身体散发出Basil味。九层塔还可以用来做什么菜呢?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廖朝骥

有点意思

相关文章

廖朝骥:饭点激情

廖朝骥:从羊头吃到命根子

廖朝骥:宿迁皂河炒鸡蛋

廖朝骥:去宿迁市吃猪头肉喝鱼头汤

廖朝骥:啦啦与沙白 傻傻分不清

廖朝骥:挺住香辣 守住回忆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