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蓝涩靖态

马保靖

文 文 文

马保靖:打完 收工!

日前跟友人聊起近况,问他一句:我这样算是裸辞吗?朋友思考了几秒,答:是的。

是的,此文刊登当下,我已经离开这家待了十二年半的大将出版社(刚易名为大将文化),正式转战地产界,做量地官。几位听闻此消息的友人,见我年龄老大不小了,还想不开做此决定,惊讶得O晒嘴,关心地问:“你去哪里?干嘛那么冲动?”

我也不知如何回应好,因确实没想过离开大将以后,如此状态会持续多久,日后该干嘛,是要找另一份全职工作,抑或自组公司,还是结合两者做个斜杠大叔,目前都不明确。往后若何,一切随缘——我果然脑筋秀逗,中年叛逆。

我不是第一次辞职。加入大将之前,我在四家公司待过,目前最喜欢、最不舍的,仍是第一分工作。那是大专毕业以社会新鲜人之姿,踏入餐饮业,在一家餐厅厨房做学徒,跟往后四家属于出版、书籍、文化性质的公司业务完全相异。那分“热火朝天”的工作,不像后来待过的公司那样清静,厨房里炉火熊熊,各种厨具敲击声、抽油烟机的轰鸣声,同事之间的交流都得大声嚷嚷,才能听清楚,否则火爆的前辈会大发雷霆,阴声细气只会讨骂。

然而,生就一双富贵手,做久了开始脱皮溃烂,无论看了几位医生,或是搽药戴手套,都无济于事。如此撑了一年有余,最终黯然辞去。记得“肄业”那日,是父亲骑着老摩哆到离家二十公里的工作地点接我离开。路上,我自问是否有遗憾?少许,但我还年轻,未来一定会更好。

卸下重任

“有遗憾吗?”今日我再次扪心自问,可以斩钉截铁地答:“没有!”

友人问:“会不舍吗?”也没有。

十二年来,我不曾愧对每位合作过、配合过的作者、委托人、同事、供应商家等,虽然还是有诸多做不对、缺乏周到的地方,也因较含蓄的个性而称呼人少、得罪人多,但经手过的三百多本书籍,无论是本版或制作案子,过程繁重琐碎或简易便捷,皆一视同仁投入百分百尽己所能做出最好(我承认行销方面较弱,需其他同事协助),绝无抱着马虎求其之心敷衍了事。换句话说,我对书比对人认真。若真有得罪之处,请包涵。

非常感谢在这段时间里遇到的每一个人,无论是给予鼓励、支持和信任,还是投来冷嘲热讽、落井下石者,我都虚心接受,将之化为前进动力。2011年创社社长傅老承得的那一下搭膊头,让我加入了离家仅10分钟车程的大将(《灌篮高手》流川枫直呼内行!)前总编婉君的指导,让我了解书籍如何诞生;前任社长周若鹏和副社长林明志在任期间为大将灌注的新活力和经营方针,我获益匪浅;还有多年来一起奋斗、共同成长的团队战友,大家就像一家人。

总结一句,打完收工,有缘再见!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蓝涩靖态

马保靖

相关文章

马保靖:氛围冷清的2024欧洲杯

马保靖:适应新环境的忐忑

马保靖:与医学悬疑天后泰丝格里森结的缘

马保靖:陈浩基精彩恐怖长篇——《魔虫人间》

马保靖:做到怀疑人生的书展

马保靖:《无所事事之必要》——一本超难啃的书!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