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会员专区

新闻视野

会员文

新村时光之旅

文 文 文

会员文:新村时光之旅(完结篇)|日军屠村杀了368人 双溪镭新村 淡淡哀愁

地点:森美兰双溪镭新村(Kampung Baru Sungai Lui)

1942年日军进入森美兰州双溪镭新村屠村,杀害了368名华裔大小村民,使到这个位于森州北部和彭亨州南端接壤的小村,一夜“成名”;82年过去了,悠悠岁月,却荡不去血腥和受害者亲人的伤痛!

这里设下的368公冢虽不能语言,在每次乡团领袖集体到来大墓碑祭拜时,都不免睹物思情,哀痛涌上心头,永远忘不了这幕人间悲剧。

当年日军屠村后,村民几乎被杀光,村子顿成鬼域,没有人敢回来居住,村民遗留下来的园地荒废后,在时移势易下改为土地复兴芭,村民也把店屋搬到金马扬道路两旁,就是目前的双溪镭新村。

双溪镭新村因368日治时代公冢而闻名。


368公冢是双溪镭新村的一个历史特征,当地有一个金矿湖,当年与被屠杀的华裔先贤有着密切的关系。因为当年的受害者有许多都是矿工,很多来自双溪镭新村。

案发后,有些人说正因为金矿场藏金丰富,吸引许多矿工涌来采金,使到被杀害的人数多至数百人。据观察,双溪镭新村距离金矿湖大约两三公里,若从马口前来双溪镭,右边是公冢,左边是矿湖,在七八十年代,矿湖边缘地带还看到一些当年遗留下的宿舍,目前已不存在了。

村民说,当年双溪镭新村的地点就在公冢不远,靠近火车铁道旁,有近百家住户,惨案发生后,已没人敢住。

抵达金矿湖,矿湖就在眼前(右),左侧就是通往原住民村的道路。

二战结束建公冢纪念罹难者

前任村长张瑞华(90岁)说,根据一名在日治时代目睹日军屠杀村民的巫裔老者追述,日军进入矿场搜捕矿工时,以铁线刺穿他们的手掌反绑背后,带到公冢附近,推进板屋开枪打死,再放火烧屋。

他说,案发后多天后都没有人敢进村,尸骸暴露旷野,臭味熏天,引来野狗把骨骸叨到满地,善心人才进村将尸骨收拾合葬,和平后于1947年建立公冢纪念。

张瑞华的橡胶园靠近矿湖, 早年还看到湖岸边留下一些矿工的宿舍,战前警局下方一英里处也有一排茅屋,都是当年矿工的宿舍,现在已不存在。

70年代,双溪镭南下北上都是黄泥路,公路上很多树桐罗厘来往,到了1982年才逐步铺上沥青,完善的道路也带动了这个村子的经济发展。

双溪镭公冢在90年代被重修,右为时任村长林金发。
隐没在丛林中一段长时期,1984年被人重寻到的公冢原貌。

人口老化.民风纯朴
矿湖宜养殖淡水鱼

双溪镭早期人口最高峰时有整千人,福建人比较多,近年很多人外迁,人口老化,环境变化很大,但是新村民风纯朴,治安良好。

张瑞华指出,双溪镭矿湖是个理想的淡水鱼养殖场,它面积辽阔,湖水清澈,只须建搭浮格吊网,马上就可饲养淡水鱼。

他说,湖面至少可建搭200个吊网,可饲养红非洲鱼、巴丁鱼、松鱼和塘虱鱼,是一项脚踏实地并有利可图的投资。

他呼吁投资者前来实地观察,矿湖除了可以养鱼,岸边周围空地还可种植果树,湖光山色,风景很美,具旅游景点的潜能,是金矿场的另一个金矿。

张瑞华:双溪镭金矿湖是个天然淡水鱼养殖场。

位于森彭交界
村民去金马扬办事

双溪镭现任村长吕中文指出,双溪镭人口在高峰期时有200户,目前剩下约80户,华裔占90%,虽属仁保县,但由于地理形势特殊,加上马口时常塞车,村民反而与3公里外的彭亨州金马扬更加密切。

他说,双溪镭目前已逐渐由油棕园转为榴梿园,越来越多村民改种猫山王榴梿及菠萝蜜,预料数年后转型成功,将为村子带来新貌。

目前,这里大多数是小园主,没有什么特产和美食,商业不发达,也没有公共交通,子女要到金马扬上学极不便,要去银行和购物,村民都选择去金马扬,不去30多公里外的马口。

他说,新村的私人土地不多,很多政府地已被人申请,若要扩大利用土地发展很困难,希望新村转型后能够吸引游子回流。

吕中文说,目前村内建设短缺,人口老化,因此希望政府在村内设立一间诊疗所,方便村民康,同时希望政府在村内增加路灯及修补双溪镭义山道路。

此外,他也提醒村民勿到金矿湖玩水,因为湖水很深,不久前曾发生过没顶事故,须小心提防。

吕中文

马来名意思“河流钱”
传闻河沙里淘金沙

前任村委会秘书梁德峰(44岁)指出,他目前住在双溪镭边界的油棕园,当年这儿叫“东南亚合作社”园丘,全部是橡胶树,分段拆卖后,很多人买下两三亩维生,其父亲也在那时候买了一段,目前已列入双溪镭版图。

他说,小时候一家人住在园丘的公司屋,没有电流,用大光灯和火水灯照明,凌晨点燃臭土电头灯去割胶,到了90年代才有水电供应。

他说,小园主买了橡胶园后,索性把屋子建在园内,因此小园主仿佛住在世外桃园,过着鸟声多过车声的生活。

吕中文说,有人对双溪镭的马来名称Sungai Lui感到好奇,它的义译是“河流钱”,因此坊间流传当年有人在河沙里淘出金沙而命名。

加上当地有个金矿湖,使人对这个村子更加好奇,更有趣的是,3公里外有个市镇叫“金马扬”,传言说当年是叫“金马羊”,相传日军在双溪镭搜括到大量黄金,冶炼成一只金马和金羊带走而有此地名。

梁德峰

12年前,有一家公司到双溪镭金矿湖采“二手”金沙。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会员专区

新闻视野

会员文

新村时光之旅

相关文章

会员文|吴德英:Gentleman请多学习One By One

会员文|郑钦亮:柴油补贴谁偷走了

会员文:我的老板是我爸(第3篇)|各司其职冲茶煮面 一家人的海南茶室

会员文|戴志强:只准官家救国,不准百姓涨价

会员文:修身养性|破除性交疼痛障碍 让你随心所欲

独家-会员文:行尊一席谈|全马最大型印刷商 胡沙慕丁 绝对“书”得起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