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防仁之心

邱仁杰

文 文 文

邱仁杰:把中菲摩擦带到圆桌

中国和菲律宾之间最近频频在南中国海各处发生激烈的摩擦,从仁爱礁(菲称阿云津礁/第二托马斯礁)到最近的黄岩岛(菲称帕纳塔格礁)。

 南中国海局势的升温,不利于区域局势稳定,对此,我对本次中菲的争端,有以下的意见:

 第1,既然菲律宾官方当初同意和中国建立双边磋商机制(CBM),那就意味着菲律宾已同意彼此在南中国海问题有矛盾,那么这些矛盾,就应该回到双边磋商机制桌面上,制定双边可以接受的方案,来解决或管控矛盾。

 这也符合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原则,“中菲南中国海问题双边磋商机制”就是两国协商解决问题的平台,双方都必须接受这个机制和规则。


 南中国海的局势升温,对任何一方都不会有好处,如果我们相信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是解决争端的机制,那就必须鼓励中菲双方,回到CBM机制来协商解决问题。

 第2,遵循国际法的态度不能有双种标准;菲律宾一方坚持认为南中国海仲裁案具约束力,但另一边无视国际刑事法院(ICC)的地位,对国际法地位,有不一致的解读,这一立场令人感到混淆。

 针对国际刑事法院调查菲律宾前总统迪泰特的肃毒行动,菲总统小马可斯表明不会把迪泰特交给国际刑事法院;不仅如此,迪泰特官员也称,ICC发出的逮捕令将是“毫无价值和无用的”。

 这与菲律宾官方维护海牙常设仲裁法院,认可南中国海仲裁立场相违背,这也是我为何过去一直强调,在“全面尊重外交和法律程序”原则下,不能有双种标准,以维护外交和法律程序的公信力。

 而且在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原则下,我们对待国际法的立场,不能有双种标准。

 第3,正如我在2023年2月所言,中菲会发生激烈摩擦,背后有我们不知道的事情为导因,否则双方不会如此激烈的摩擦。

 原来确实如此,菲律宾在迪泰特执政时期,为管控南中海局势,中菲两国就仁爱礁问题达成一项“君子协定”,但是菲律宾否认这项“君子协定”。

没有信守承诺

 2023年《马尼拉时报》也刊载了一位专栏作家里戈贝托蒂格劳的文章,文章中爆料,时任总统埃斯特拉达向中国许诺拖走搁浅在仁爱礁的登陆舰“马德雷山”号。

 明显的,菲律宾如今没有信守承诺,是今天中菲发生争端的最大导因,所以解铃还需系铃人,中菲双方应该就“君子协定”的问题,带上CBM机制协商。

 我敦促中菲双方在南中国海的行为必须克制,发射水炮只会造成局势紧张,我关注事态的发展,也强烈希望各方根据“全面尊重外交和法律程序”来解决争端,而且不要持有双重标准。

中菲之间在南中国海的摩擦,必须尽快回到CBM机制协商。
中菲之间在南中国海的摩擦,必须尽快回到CBM机制协商。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防仁之心

邱仁杰

相关文章

邱仁杰:把中菲带到圆桌上

邱仁杰:大马弃中国投土耳其?

邱仁杰:“专才”还是“蠢材”?

会员文|邱仁杰:保国从保警局做起

邱仁杰:马土关系整“装”待发

邱仁杰:飞行员是最大的痛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