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政心实意

欧国辉

文 文 文

欧国辉:炸鸡店也被种族化

新开的炸鸡快餐店Darsa Fried Chicken,简称DFC,以“100%土著穆斯林拥有”的口号进入本地餐饮市场,非常明显,在肯德基家乡鸡KFC被杯葛和关了108间分行当儿,DFC的意图是想填补KFC的市场空间。

 DFC开业第一天就引起各界关注,除了是免费派送炸鸡招来人潮挤得店里水泄不通,就是有网民在DFC网页上留言说,DFC的价格贵过KFC,DFC的回应这是Type C族群在故意散播负面言论来破坏该店的生意。

 DFC标签的Type C就是华裔族群,DFC之后也间接承认此事并作出道歉,其实如有留意,说价格贵留言的网民,一看就知是马来人,而其他留言或给意见者,都轻易能看出绝大部分是巫裔,但是DFC网站负责人第一反应,就觉得是华人来搞局,想必DFC的潜意识里早把华裔当成是假想敌,才会有此极端想法。

 将心比心,如果Type C事件换成是华人商家以Type M来形容某族群,天下已经大乱,巫青团长阿克马肯定又藉机会出来表现一番,发起另一个杯葛行动,可见我国华人比较冷静面对种族间的问题。


 以巴战争爆发后,西方品牌成为了穆斯林的杯葛对象,虽然KFC不像麦当劳为以色列军人提供免费餐,或星巴克开除支持哈马斯的职员,KFC是穆斯林为了杯葛而杯葛下的间接受害者,号召杯葛者几乎没有想过在大马KFC的员工里,超过80%都是穆斯林,到最后生意受影响到关店而失去工作的就是穆斯林本身。

团结挂在嘴边

 DFC出现的姿态和形式,也让人想起多年前在刘蝶广场风波后衍生出来的玛拉电子城,结果事实证明了以种族主义为卖点的生意模式,经不起市场考验,最后下场是亏本关门。

 KFC生意下跌至关了上百间店,也并非完全因为穆斯林杯葛行动,比起不足300间的麦当劳,KFC在本地开了800多间,在经济不景气,人们减少外食,加上疫情时期巨大的亏损,然后又受俄乌战争导致物资供应链的影响,种种因素下,KFC唯有快刀斩乱麻先关店止血。

 网上也看到网民留言指KFC当年在鸡王林玉静手中,被逼变卖给巫裔商业集团,这是华人企业被马来人吞噬的阴谋,然而现在KFC生意不好是个因果报应,试图把KFC转手种族化。

 可能是近来种族间的纠纷太多,到处草木皆兵,人民如惊弓之鸟,国家领袖如果把全民团结挂在口边,只讲不做,我国多元种族社会将会面对更严厉的考验。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政心实意

欧国辉

相关文章

欧国辉:违诺视频满天飞

欧国辉:教师请假,有啥问题

欧国辉:多余的电影审查指南

欧国辉:我看《家族荣耀继承者》

欧国辉:KFC热起来了

欧国辉:新古毛选情热不起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