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胡逸山

泛亞萬況

文 文 文

胡逸山:以伊关系,也曾友好

之前谈到伊朗(旧称波斯)与(由犹太人建立的)以色列在古远历史上不但没有世仇,反而犹太人应该感恩于波斯人,因为当年犹太人被巴比伦征服者强迫迁移到巴比伦的发源地,即被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夹着的所谓两河流域去当奴隶,是波斯人解放了他们,让他们得以回到耶路撒冷等所谓应许之地。

即便到了现代,以色列和伊朗的双边关系在伊朗宗教革命发生前,也还是极为紧密和友好的。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在西亚两个最坚定的盟友,即为以色列和当年孔雀王朝沙皇巴列维统治下的伊朗。

美国只眼开只眼闭

美国犹太人在政治、经济、文教等各领域,都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而且美国人对当年没有更积极地去阻止纳粹德国对犹太人所进行的大屠杀,感到十分愧疚,所以美国长期以来几乎无条件全力支持与资助以色列;美国对于以色列犹太人不顾国际上的反对,而在巴勒斯坦地区进行垦殖来扩张领土、驱离原居的巴勒斯坦人的举措,简直是一只眼开一只眼闭。

而以色列起码在建国之初也还是极为崇尚社会主义的,曾长期由左翼的工党执政,直到上世纪60年代尾才开始有了左右两派的政党轮替执政。而以色列那些充满争议的垦殖举措,当年主要也还是以营建集体农庄(类似于共产主义国度很推崇的人民公社)的方式来进行。


那在当年美国所领导的西方资本主义阵营与苏联所领导的东方共产主义阵营分庭抗礼的冷战大环境下,以色列为何又没有如许多也相似地摆脱了殖民枷锁来建国的亚非拉国度般,一面倒向苏联一方呢?

一方面是因为上述美国对以色列的大力扶助,令以方对美国产生强烈的依赖性。另一方面,苏联为了与美国对抗,也扶助了大多那些长期以来意图消灭以色列的阿拉伯国家,所以以色列当然不屑与苏联一方为伍。在很大程度上,当年以色列与阿拉伯邻国之间所发生的多场你死我活的军事冲突,说白了就是美苏两个超级大国之间不愿直接对垒而打的所谓代理人(国)战争。

而在上世纪50年代,伊朗民选出了一位崇尚社会主义,欲把伊朗所盛产的石油国有化的总理摩沙迭。美国方面毫不客气,策动把他推翻,并扶植沙皇巴列维亲政,把伊朗的君主立宪改为君主专制。

从此沙皇统治下的伊朗,成为美国在西亚可谓除了以色列外最为坚定的盟友。而当时的伊朗与以色列甚至还是有着正式的外交关系的,并且在军事、科技、经济等各领域,有着紧密的合作关系。当包括也算是美国盟友的沙地阿拉伯与其他一些波斯湾国家赫然发动针对美国的石油禁运(以迫使美国不再支持以色列)时,巴列维的伊朗也没有参与,仍然向美国供油,其与美国的亲密关系可见一斑。

然而,随着巴列维在伊朗宗教革命里被推翻,上台的科梅尼神权政府大改外交态度,变成与美国、以色列皆为敌了,一直延续至今。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胡逸山

泛亞萬況

相关文章

胡逸山:查明真相,意义重大

胡逸山:伊朗坠机,众说纷纷

胡逸山:斯洛伐克,既新又旧

胡逸山:中东宗派,也曾和睦

胡逸山:学潮再起,席卷全美

胡逸山:内政外交战争一线走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