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主题故事

父母的武器

文 文 文

主题故事|万物皆可当武器 小时被打毕生难忘

不打不成器、慈母多败儿,说的是传统教育主张惩罚的方式,孩子做错事或调皮捣蛋,被父母痛打一顿、甩耳光是日常家事。相信不少70后、80后小时候曾经被父母打,或是兄弟姐妹一起被打;在动手打、骂小孩就是管教的年代,父母使用的“奇门武器”有哪些?一起来回忆被打的童年故事……

李晓娟:我妈最厉害用菜刀和剪刀!

说到父母的管教“武器”,相信李晓娟(市场营销主管)的母亲认第一,没人敢认第二。

“我的妈妈是那种随手拿了什么,都可以马上变成武器的人。有一次她拿着菜刀从厨房追出来要打我,我赶紧逃去外婆房间。还有一次,我在楼上,她在楼下丢剪刀上来,幸好我反应快闪开,剪刀只是掠过我的脸,没有被毁容,呵!”

究竟是做了哪些顽皮事,而被母亲打骂?她笑说,忘了是什么事,具体打骂过程也不记得了,大概是因为自己小时候爱顶嘴。而每当挨打时,她都不敢反抗,通常忍受疼痛向母亲求饶、或向外婆求救。

可能是打在儿身,痛在娘心,有时打骂过后,她的母亲会买些好吃的安慰她。李晓娟记得小时候有一次过新年,和表妹们玩得不亦乐乎,不自觉吵闹声干扰到旁边的大人,最后大家都被各自的母亲打骂。

“当时我妈用藤条打我,但她其实是打给其他人看的,让别人知道她管小孩的方式。事后,我妈特地买福建面给我吃,算是补偿我。”

李晓娟和母亲。

她说,在她生长的70年代,管教方式都是恐吓式,多数父母认为孩子不打不听话。“打骂真的有效吗?被打骂的时候,当然会说‘下次不敢了’,不过下次、下下次又来了,都忘了有多少次了,我好像都没有因为被打骂而真心认错、改过。”

李晓娟母亲收成自己裁种的黄梨。

现在回忆起来的虽然只有依稀的记忆,但是想到当年被打的画面,她说,只觉得有趣、好笑,一点都不会生气或忿恨。

童年的打骂教育并不会减少她和母亲的母女情深,结婚生子之后的李晓娟和母亲一起同住,平时周休或假期,她经常带着母亲和儿子外出用餐,共享母女、母子、祖孙之间的和乐融融。

李晓娟母亲自制的粽子。

黄慧君:被球拍打到红肿 老师以为我遭虐待!

家庭主妇黄慧君的母亲使用的“奇门武器”效果太强烈,打过后皮肤会留下大面积耀眼夺目的红色印记。因此学校老师误会她被虐待,打电话叫母亲来学校解释。

黄慧君

“我小时候爱美,小学时偷偷戴上妈妈的耳环到学校。可是因为耳朵敏感,到学校后就脱下来,收在铅笔盒里。谁知道体育课结束后回到课室,发现铅笔盒里的一双耳环被偷走了!我不敢跟老师讲,放学回家悄悄把耳环放回妈妈的梳妆台抽屉。”

“到了晚上,妈妈发现一只耳环不见了,问是不是我拿的?我说不是,妈妈更生气了,说,你看你的耳朵都发炎出脓了,耳环还沾有丝丝脓血,还说不是你拿的?说完后,随手拿壁球球拍,直接往我的大腿上打。”

黄慧君和先生及父母的合照。

第二天上学,她腿上的红肿和瘀伤没有消褪,甚至痛到没有办法坐椅子,老师看到了,带她到保健室检查。

“当老师看到我大腿和屁股都是一片瘀青和红肿,马上打电话到我家叫妈妈来学校。妈妈来到学校后,老师厉声责备,说这情况已是虐待了,妈妈可能没有意识到会伤得这么严重,当场哭起来,我也抱着母亲一起哭。”

后来,她的父亲请一位中医朋友帮她做针灸放血疗法,疏通经脉、促进气血畅通,伤势才逐渐好起来。

黄慧君说,她和母亲感情还是一样好,不过事情发生后直到今天,她们从来没有重提此事,有时候兄弟姐妹说起童年的趣事,她也不敢提起这件事。

有人说,打骂会让人留下童年阴影,但是她没有,反而还获得两张“百家被”。

“有一次,我为了要给自己的娃娃公仔做新衣服,拿了妈妈、婆婆预备做枕头套的布料,剪了几个洞。想当然,被妈妈和婆婆发现之后,免不了痛打一顿。不过,后来妈妈和婆婆用这些破洞的布料缝制成百家被,而这百家被现在还被我好好地收着,我的哥哥和姐姐们都没有,只有我有。”

妈妈和婆婆用破洞布料缝制百家被,送给黄慧君。

谢隽权:被父亲施予佛山无影脚!

谢隽权父母的管教大同小异,父亲是先兵后礼、母亲是先礼后兵,不管哪一个,都会被打。

谢隽权

“我老豆多数是用肢体语言来管教,我做错事或是顽皮捣蛋,他会先打一轮,再来说教。如果是妈妈,她会好声好气先说道理,不听话才用藤条打,但是偶尔也会情绪突然爆发。”

他印象最深刻的是父亲那一招“无影脚”。小时候有一次父亲打包早餐点心回家,兴奋的他帮忙把点心置放在碟子上,然后打算把糯米鸡从桌子这边推到另一边去,却不小心推跌在桌子上。

“其实糯米鸡跌在桌子上,拿起来一样可以吃,但是老豆看到后,冲口说出一句‘怎么这样笨拙’,同时一脚踢椅子,可能是要吓阻我,可是却踢到我屁股,把我整个人踢到墙壁边。过后他叫我到客厅反省,我就在客厅大哭,直到他和弟弟妹妹吃得差不多了,他觉得我应该反省够了,才叫我过去吃。”

他分享,小时候被打,既不会求饶,也不懂得反抗,只是一直哭。被打的经验多了,他发现,只要父母的气消了,捱打也就跟着结束。因此以后父母准备要打之前,他就会先哭,哭到父母的心都软了,气也消得比较快,就会放他走。

谢隽权认为,小时候被打的经验,虽然成年后看起来外表没什么创伤,但心理或多或少都受到影响,比如缺乏信心。

“父亲那一脚对现在的我来说没有什么杀伤力,我都要忘记这件事了。影响我的,反而是他长期以来的语言打压、不认可,让我不敢尝试新东西、做事不敢卯足全力。我是在几年前才意识到这些童年影响,开始自我疗愈,慢慢摆脱这些影响。”

“人生是自己的,如果一直怪父母,或是把自己绑定在过去的伤害中,就无法前进。现在回想小时候被打,我会觉得是一种观察和提醒,像我父亲是用控制的方法表达爱,如果我不喜欢,我会提醒自己不要这样做,要尊重别人的选择。”

谢隽权强调,虽然小时候常被父亲打,但是并不会影响父子之间的亲情。“我和老豆的感情不会受到打骂的影响,主要是性格,我和妈妈比较亲是因为她比较开明,而老豆或许是不善表达关心。”

查理斯加百利:打我打到扫把断!

查理斯加百利(Charles Gabriel)是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父母离婚后,他就跟着母亲生活。问到母亲管教是否严格,他摇头,说:“她可能遇到一些问题,可能我又做错事,就拿我出气,并非针对事情来打,而是发泄情绪。”

查理斯加百利

对他来说,提起小时候被打,绝对不是一件童年趣事:“小时候被打,只有满腔愤怒,不但没有因挨打而反省,反而想要她死。当时还是小孩子,反应都很直接,不过现在我们的母子关系很好。”

“我妈妈是拿到什么就开打,最严重一次是用扫把,打到扫把棍都断掉,某部分原因是扫把使用久了,木棍发霉了,比较容易断。有时动手之后,妈妈也会因为愧疚安慰我,但是对于当时只觉得痛的小孩来说,并不会觉得这是安慰。”

有些家庭,责骂是家常便饭。有些父母以埋怨和发牢骚跟子女沟通,而子女则故意唱反调或表现不佳,希望引起父母的注意。长大后回想童年,查理斯发现,小时候的他确实会做一些事情来引起母亲的关注。想当然,这种做法通常无法获得正面结果,只会引来母亲的火冒三丈。

“我做了什么事?忘了。坦白说,妈妈的打骂教育会影响我对她的感情,但是很奇怪,某程度上我又了解她、体谅她,毕竟单亲妈妈要抚育孩子会比较辛苦。”

查理斯的童年大多都是一个人。五六岁上幼儿园,早上八点上课到十二点,放学后老师带他回家,然后他一个人待在家里,直到四五点母亲工作回来。“妈妈有交代老师放学后带我回家,她也准备好了饭盒放在桌上,我回家有饭吃。虽然她会关心我,但有时她会打我发泄……”

小时候的经历,对他的影响极大。查理斯曾经通过冥想培养内心的平静,让自己从负面情转移出来。

可是,当时的他如同一杯溢满的水,往里面倒水,只会满出来,根本装不下其他水:“后来我做自我疗愈,当我慢慢把事情放下,我变成了空杯子,自然装得下任何的水,所以我现在每天做传统瑜伽,提升专注力,学习控制情绪。”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主题故事|管教孩子独门秘笈 爱的教育可打也可骂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主题故事

父母的武器

相关文章

主题故事|传统包袱别那么重

主题故事|一家老小幸福团聚

主题故事|针线串起母女深情

主题故事|光影中的三代父子情

主题故事|自己的菜自己种 城市农夫绿生活

主题故事|我家有片热带雨林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