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分割线

叶添鸿

文 文 文

叶添鸿:误解,要适时制止

关于前几天在我的专页上,我分享了我对一个身着僧侣袈裟想要到马来西亚的夜店表演的日进和尚做出评论,当然留言区的回馈平衡有支持和反对;随后在面子书和各大社交媒体也看到不同人点出他们对这件事情的看法。

 也对,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然,心系末法时期,护法心态依然,表达心中不满,这本为正常;在捍卫言论自由的国度,我理性表达不悦,这也所属正常。

 有读者问我“有何资格对这件事情设下我觉得对和我觉得错的事”,这个问题倒是问倒我,后问我的朋友,他说“那对方又有什么资格来质疑你的资格?”

 阿难尊者的梦“狮子尸身尸虫噬身”是我们小时候接触佛教的时候,师父们会提到的其一弟子的故事,师傅提醒说未来的佛教没有遭到别人的破坏,而是自己在伤害自己;拜读了正反两面的文字,有一篇文章中提到“韩国曹溪宗”对日进和尚的做法,并没有反对,反而是处于赞成的心态,认为这样的举动会吸引更多人亲近佛教。


 年轻时在管理佛学生活营时,我一直和筹委团队说,每一种活动都以接引为重,让没有接触过佛教的人至少可以藉这次机会来,然后认识佛教,因此每一个筹委工委的形象必须要符合佛教礼仪。曾经我和师父的对话是,融入时代元素难道不行吗?师父言,“你认为我们能够控制多少”,融入新创元素并非不可,但这个元素符合佛教弘法和佛教礼仪吗?

 对,《普门品》的确提到,应以何身得度者,就会以最适合他们的方式来引渡;如果日进和尚的方式就如一些自称佛教徒的人所说的“他能够让大家认识佛教”,那他接引后,这些所谓追随他的信徒,又可以依据什么来成为他们的依归呢?再说,引述佛教经典时,同时请参阅其他的佛经藏典。

 那如果单纯只是要到夜店娱乐的人,用这样的方式来“认识”佛教,岂不是让一些不理解的认为佛教僧侣也可以入夜店了吗?“前阵子的日本僧侣药师寺宽邦又可以?”难道那些认定日进和尚和这位日本僧侣没有不一样的,真的是看到完全一样吗?一位是将佛教经典,用演唱的方式,当中有内容;另一位则用佛教字句谱成摇滚旋律,完全没有接引。

 融入新元素并非就可以完全违反教义,就因为“社会能够接受”“社会能够容纳”因而就去允许一些背道而驰的型态,若这样是可以的,那为何以前释迦牟尼在建立僧团的时候,矗立僧团戒律?

 为媒体人,我明白任何的媒体平台会导致阅听众对任何一件事情有一定的认知,媒体无法被控制,因为使用媒体的人会依据他的兴趣所向去做他想做的,因此日进在韩的影片,除了影响了在地也影响了世界;但世界只看到他用娱乐去接引,漠视了韩国的伪装宗教的诈骗集团正在泛滥。

认同马佛青观点

 而认为日进在马来西亚的表演是应该的,不应该被阻止的,关于这一点我持赞成和反对票;过去不少影视作品曾出现佛教的元素被扭曲其意义、抑或是一些佛教场地被破坏等,佛教团体有时候是默不吭声,我是懊恼的;但如果不反对这个表演的话,岂不是让更多人对本来被曲解的宗教信仰,会有更深的误解吗?

 “表格佛教徒”是我主张的,因为在马来西亚的表格宗教栏中,只有伊斯兰教、佛教、基督教、兴都教和其他,为了让自己更贴近自己刻板印象里,该属于这个民族的信仰,有些人会选择勾选佛教;有些人则逼不得已如此下笔。但这些佛自称佛教徒的,如果有人问起他你信仰的东西是什么时,他能够正确回答吗?

 我不赞同报警,但我赞同马佛青的文告,里头提及的“不适合、有错误解读”,这样的短片在社交媒体上流传,已经让本来不理解佛教的其他种族、宗教人士加深对佛教的误解,特别是在本来各大种族和宗教还没持续交流的前提下,出现这样的事情是真的不好的。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分割线

叶添鸿

相关文章

叶添鸿:他们对网络霸凌更有兴趣

叶添鸿:别以募捐之名行绑架之实

叶添鸿:别把老师做老了

叶添鸿:A小姐B先生娱乐大众

叶添鸿:“老师,我长大后要做网红”

叶添鸿:昌明大马标题之下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