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会员专区

会员文

锡家年华

文 文 文

会员文:锡家年华(第2篇)|熔锡厂 铺轨运输 二龙头交易定全球锡价

锡矿是金属,不能只采不炼,熔锡工业早期都附属在锡矿业,后来因为市场需要分工才独立出来,成为我国最早的加工业。槟岛曾经拥有一间全世界最大的熔锡厂,它在1898年由华人锡矿家李振和创办,坐落在乔治市柑仔园路73号,起初叫“成记熔锡厂”(Seng Kee Tin Smelting Works),最先采用欧式先进提炼法,以反射炉取代传统的风炉加煤炭,是当时全球首间采用此设备的熔锡厂,厂内其他机器都由煤气发电驱动,堪称熔锡业的先驱。

作为槟城第一家现代化的华人工业,成记熔锡厂雇佣过百名工人,专门收购来自霹雳近打谷以及雪兰莪巴生谷一带的锡砂,再加工提炼输出国外。李振和凭此致富,广邀其他华商入股,于1907年重组成“东方熔锡厂”(Eastern Smelting Company,ESCOY),成为一个拥有董事局和分工部门的公司。

李振和熔锡致富

随着英国人在霹雳州发现更大的锡矿,李振和决定把股权转让给当时担任霹雳参政司的Ernest Woodford Birch,让他成为公司主席。

在英国人带领之下,东方熔锡厂除了收购国内各州的锡砂,同时也收购来自泰国和缅甸运来的锡砂,熔炼出来的锡被称为“海峡锡砖”,质地优良,在国际市场享有盛名。


东方熔锡厂最后一年营运时的珍贵档案照。

扩充后的东方熔锡厂规模据说是当时全球最大,还特地铺设铁轨把货物通过小型火车运送到海墘码头,每天都可以看见工人在搬运闪亮发光的锡砖。它与另一家更早成立的“海峡贸易商行”共同主宰全球锡加工市场,由于两大熔锡厂都位于槟城,这里每日的交易量奠定全球的锡价。

东方熔锡厂熔炼出来的锡被称为“海峡锡砖”,质地优良,在国际市场享有盛名。

整条火车路 消失地图中

在发展洪流下,一座建筑物消失也许并不稀奇,但整条路从地图上消失就值得一写,说的是老槟城口中的“火车路”(Gladstone Road)。

众所皆知槟岛并没有火车川行,但又何来火车路之说?原来当年位于柑仔园路的“东方熔锡厂”(如今的槟城时代广场所在)曾经铺设铁轨,从工厂利用小型机车把货物运载到海墘码头,途中经过这条繁忙的街道,每天来回好几趟,久而久之就有了这个路名,即使后来该服务在1957年元旦日终止后,铁轨被拆除,“火车路”还是挂在居民嘴边。

英文路名Gladstone Road则取自英国19世纪的四届首相William Ewart Gladstone之名,这条路是英国殖民政府首次把乔治市范围扩大至港仔墘运河(Prangin Canal)以外的时期,清理河边亚答屋后开辟出来的道路,随着商业活动的发展而开始店屋林立,成了市中心的商业区。这条路的正确位置是在两个不复存在的交通圈之间的一条直线,一端是著名的乔治市入城地标“五盏灯”(Magazine Circus,如今加马前面的交叉路口),另一端是社尾交通圈(Carnarvon Circus)。

1980年代初期,随着光大发展计划而彻底从地图上消失,只留在老槟城的记忆中。

曾经是全球最大规模的东方熔锡厂全貌。

工友接触粉尘肺损伤

锡的生产过程包括提炼前处理、焙烧、熔炼、精炼等辛苦繁重的工序,厂内的工友在生产作业中难免会接触各类粉尘,往往造成肺损伤,为家庭和经济发展牺牲健康。

占地广大的东方熔锡厂一直是槟城乔治市的地标建筑,根据老槟城陈焕章的回忆,该工厂一般上把提炼过后的锡渣弃置在联邦戏院后方,以及体育场旁边的空地上,这类锡渣呈黑色泥土状,他还曾经捡回家收藏。后来听说国外有工厂回收这些锡渣,一度引起不少市民前往捡拾。

老家就在熔锡厂附近纽冷一带的建筑师黄木锦,分享儿时常见的画面,每天接近中午时分,这里的天空就会因为熔锡厂排放的气体而变成一片深褐色,空气中充满难闻的味道。

锡价1985年崩盘

实际上这些锡渣和排放气体都有可能带有辐射性物质,但由于当时缺乏环保意识,没有条例管制这类环境污染,附近居民只好习以为常,如今看起来确实匪夷所思。

随着锡价在1985年崩盘,东方熔锡厂因为不堪亏损而两度易手,但始终无法扭转劣势,最终于1998年停止运作,工厂旧址成了乔治市市区内最大一块废弃之地,最后由地产商IVORY买下,发展成今时今日的槟州时代广场商场与公寓。

锡的生产过程包括提炼前处理、焙烧、熔炼和精炼等,工序十分辛苦繁重。

相关新闻>>会员文:锡家年华(第1篇)|大马曾是最大锡产国 采出一世纪繁华

更多不可错过的热门新闻,请到中国报官方WhatsAPP平台!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会员专区

会员文

锡家年华

相关文章

会员文|张倍敏:爱要适可而止

甄子曰专栏:安华好累 累人的累|会员文

会员文:国际视野|中国不停造军舰 航母从“黄水”加速航向“蓝海”

会员文|潘君胜:安华还看不到问题

会员文|郭朝河:老马该为白礁主权负责?

会员文:我的老板是我爸(第4篇)|工作时严谨.回到家慈祥 懂撒娇的爸 是宝贝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