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主题故事

一画一世界

文 文 文

主题故事|我们自说自画 构建一个奇妙乐园

插画有着不凡的魅力,一张图,无需言语便可直抵人心。 幽默诙谐的插画令人会心一笑,荒诞超现实插画使人思考人生,而繁花缠绕的画暗藏“洋葱”,背后故事让人泪流……

插画(Illustration)是众多艺术形式中的一种,它的表现形式有很多,可以覆盖不同年龄层。孩子爱以叙事形式描绘童真故事的插画,成年人则热衷于蕴含深刻哲理,能唤起内心共鸣的插画。在数码时代,越来越多人透过社交媒体发表插画作品,自由表达观点、情感和创意。然而,人们仍然向往面对面交流的温暖和真诚。虽然大多数插画师属于内向的“I型人”,但在热闹的插画展上,他们充满热情地与粉丝或陌生人分享自己创作和故事。艺术,将人拉近。

Hakim(印尼):回忆与藤蔓交织

插画反映了艺术家的独特思考和创造力,也是内心世界的反射。Hakim的单色手绘插图与好友Liunic色彩大胆的插图形成强烈对比,低调得一不小心就会被错过。然而,驻足在画前安静地看几分钟,就会被像缠绕画般优美的线条深深吸引,繁花草叶藤蔓交缠的画面很疗愈。“我画的是小时候居住在婆罗州的记忆。”略显紧张腼腆的Hakim开口。接下来,我从他口中听到了感人的真实故事。

Hakim用有如缠绕画般的线条描绘花草植物,作品具有独特的魅力和人性化的感觉。

“我来自万隆,五岁那年全家随父亲搬到婆罗州生活。每当父亲不必工作,就会带我进森林露营钓鱼,热带雨林的大树花卉植物令年纪幼小的我着迷,留下深刻印象。”童年那段快乐的亲子时光铭刻在他心中,而那是父亲在他7岁时离家出走后唯一留下的美好记忆。

困难、悲伤和快乐都是承诺的一部分。希望我们能一直一起走下去。(图来源:r_hakim IG )

Hakim成年后朝艺术方向发展,目前在耶加达拥有自己的工作室,担任艺术总监,为客户做设计之余,也自由创作插画,举行个人画展。他的插画有多种风格,擅长手绘和数码绘图。然而,他最爱的还是手绘,而且不自主地重覆画雨林植物,也许藉此童年回忆疗愈内心那个小男孩。

Martcellia Liunic(印尼):插画虽难但好玩

Martcellia Liunic的作品以其大胆的色彩和角色而著称。她将自己的艺术描述为“可爱和迷幻的完美结合”。Liunic经营着自己的艺术品牌Liunic on Things,并利用自己的创作实践来表现自己的情感并讲述故事。她的作品通常以“充满色彩、好玩、有时抽象的原始形状和女孩角色”为特色。她曾与H&M、三星、谷歌、YouTube、Netflix和Facebook等全球品牌合作。她的插画作品也曾在《插画家协会65届评审选择》、《It’s Nice That》和《Frankie Magazine》等各种出版物中亮相。

Martcellia Liunic从小内向忧郁,插画创作风格改变也使整个人变得开朗快乐。
(图来源:liunic.com)

“有没有人想把我的画穿戴在身上呢?”她开始将画设计成时装、配件、背包等,反应超乎想象地好。即使成本高,但她坚持在印尼国内生产周边商品,而不考虑找中国厂商,唯一原因是为扶持国内人才。为减低成本,她找来身边家人朋友帮忙,每当有新品上巿,就和妹妹一起当模特儿。也因预算有限,每设计一件新品,Liunic必倾全力以赴,要求质量达至最高。被问到创作与商业如何达到平衡?她笑说:“别以为全部事情都是我一个人做,那会累死啦!”她现在有一个11人全女班团队,分工合作经营网站和社媒、摄影、行销、商品设计和制作等。努力有成果,她得到H&M邀约合作推出童装全球上巿。当Liunic的设计出现耶加达、墨尔本、阿姆斯特丹、纽约;世界各地的H&M橱窗,她兴奋得难以置信:“这真是太疯狂、太酷了!是我从来没有想象过的事!”

Liunic的插画得到H&M邀约合作推出童装。(图来源:liunic.com)
Liunic为Google Doodle创作2020年印尼独立日的插画。(图来源:liunic.com)

插画对于Liunic而言,一直是个人的治疗工具。这位耶加达女孩自小内向忧郁,受爱艺术的祖父影响拿起画笔,自那画画成了她内心情绪的出口。因为喜欢画画又害怕念纯美术没出路,她选择了广告设计,投身广告界当上艺术总监,高压工作使身心严重内耗,但又不敢辞职。2015年,她的插画获矿泉水品牌赏识,接到第一个设计案子,跟着又接到另一个案子,画插画收入比正职还多,她觉得有机会发展,于是毅然辞职成为全职插画师。她早期画风和现在迥然不同,是以蓝紫色为主调、忧郁阴沉的emo girl风格,但自从全心投入自由创作,并在与大品牌客户合作中建立信心,她仿佛找到了打开封闭内心的锁匙,整个人的气场和绘画风格转变,变得明亮、多姿多彩和快乐。“不要害怕作出改变,因为随着个人成长,你的风格也会改变。”

Liunic带来她的插画和一系列周边商品参加KLIF。

她还想跟创作者分享一点:“不要害怕失败。而且不要太担心,一切都会有出路。”Liunic专贩店在2019年开张,却生不逢时碰上疫情,只好关掉。她无奈摊手而笑,“失败是我的好朋友,学习与它共处,它会使我成长。失败就是旅程的过程之一。”她总结,插画创作这条路非常艰难,但也超级好玩!

Cokorda Martin(印尼):神妖在现代重生

Martin来自峇厘岛一个艺术家庭,父亲是乐师,祖父是雕刻传统面具的匠师,面具用于神圣的宗教仪式。据说,祖父是某天受到神灵感召而开始雕刻,一干就是几十年。Martin自小耳濡目染,对于艺术展现出了兴趣和天分,却选择了另一条道路,从事平面设计。喜欢日本动漫的他将峇厘岛传统信仰中的神灵妖怪重新设计成插画角色,希望用另一种方式让更多人认识峇厘岛文化。

Cokorda Martin的插画将峇厘岛传统绘画技法与现代创作工具相结合,使其更具现代感和表现力。
峇厘岛文化受中国文化影响深远,分别象征黑白力量的神话角色Rangda和Barong就像门神化身般保佑家宅平安。

Joey Wong(马来西亚):欢迎走进超现实

从外表看,黄湘妤(Joey Wong)是安静腼腆的娇小女生,但她的超现实画作却有种强大冲击力,直击观众内心阴暗处。许多人看了她的插画作品后,直言有醍醐灌顶之感。这些看似黑暗怪诞的插画,犹如一面镜子,暗示人们真实的自己应该是什么样子。

黄湘妤透过艺术品牌D’Peculiar将画作设计成各种周边商品,令人令眼前一亮。

29岁的湘妤来自吉打居林,2016年毕业于槟城赤道艺术学院纯美术系,目前是一名全职画家。她从小喜欢画画,尤其爱画人像,经常把姐姐的旧作业簿画满涂鸦。

画画,对她来说是生命中最高度的陪伴。“画画带给我快乐。我很享受画画的过程,特别是一边听音乐,一边想象自己在画里,或通过画画表达生活中的人事物。”她认为艺术是心灵的疗愈,是情感的宣泄和心灵的沟通。有意思的是,她的超现实画风与本人娇小甜美形象大相迳庭。她所创造的奇怪、梦呓般的形象,不仅启发人们的想象力,且以非凡力量,吸引着观者的视觉焦点。

黄湘妤独特创造力和技巧,将观众带入一个独特而精彩的超现实世界。

插画品牌D’Peculiar说明了她的创作理念,“Peculiar”意为“奇怪的”或“独特的”。她的绘画风格始于纯美术学习期间。当时,老师Mr Ricardo要求学生选择自己的风格。在摸索中,她发现了美国超现实主义画家Mark Ryden,其作品既怪异又可爱、美丽,令她瞬间爱上,决定走这类风格。

不过,看似黑暗系的画面其实很单纯。“我的插画世界充满怪异的人事物,但他们只是过着简单的生活,有快乐也有悲伤,绝对没有坏人。”她的创作灵感多数来自恐怖电影、科幻电影或是一些人生经历。而对恐怖怪异的东西情有独钟,可能是因为从小爸爸经常给她看很多恐怖电影的关系。家人思想开放,从不反对她做任何事,让她随心所欲自由创作。

不同的人对画有不同的解读,你看到的又是什么故事呢?

然而,当全职画家不能只靠浪漫理想,也要适应时代发展才能生存。本就不喜欢被传统框住,她将艺术与商业结合做很多不一样的东西,像把画作设计成明信片、贴纸等周边商品,深受公众喜爱。她自学羊毛毡手工,将画作用羊毛毡制作,作品在插画展上展示令人惊叹。

她的画一直在提醒自己如何变得更好。“我想说的是,做自己爱做的事,永远不要放弃,累了就休息,再振作起来继续前进,一切都会越来越好。”这次参加KLIF,她认识了许多来自不同国家的优秀插画师,并收到很多合作邀约及画廊邀请展出,让她感到非常惊喜和开心,这是多年坚持画画的回报。

用羊毛毡制作画里的角色,使画变成立体。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主题故事|我们就是爱涂鸦 手绘一个小世界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主题故事

一画一世界

相关文章

主题故事|传统包袱别那么重

主题故事|一家老小幸福团聚

主题故事|针线串起母女深情

主题故事|光影中的三代父子情

主题故事|自己的菜自己种 城市农夫绿生活

主题故事|我家有片热带雨林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