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艺术家

字游自在

子若

苏文强

文 文 文

字游自在|阁楼修炼独门秘笈 苏文强颜色江湖在这里

 跟留法、旅日、居马的他约见地点是在一间店铺楼上屋,途经一排形形色色店铺后,钻进其中一间店铺侧楼梯再奋力拾级而上到顶楼,迎面而来的是一片幽静中的豁然开朗,有一种误闯陶渊明笔下“桃花源”之感。
 走进去才发现里面宛若一座修练色彩独门秘笈的“武当山”,他在这里看天光、采章法、找颜色通关密码,再带着五彩缤纷一起游走人间江湖。这里正是大马修练抽象美学,同时修习身心的场地。

这店铺楼上屋是我国抽象派艺术家苏文强起居作息的地方,也是他创作大本营,更是作品展示厅。

推开他家大门,看到左侧两个大小不一长水池,其中一个可以从池的这一边踏着石块走向池的另一边,那一头有个大石块,上面是个石造茶几,“这是我平时用早餐和品茶的角落。”

坐在那里往外望,画面里有生长在街道上的郁葱大树顶以及那大自然画布─蓝天,时而巧遇淡淡白云闲散而过,时而惊见厚重乌云大片压境。在池前望天边云卷云舒,他守住了岁月静好。

这屋子是他起居作息的地方,也是他创作大本营,更是作品展示厅,但凡屋内白墙都挂上出自他笔下的彩色抽象画作,帆布是他的画布,压克力颜料则让他彩绘出画里与画外的色彩世界。

“七年前搬过来,由于前一手屋主装修工程只做到一半,早前这里宛若一个废墟,半年前决定给它来一场改头换面,如今,屋前是画廊,屋后则是画室,还有一间阁楼卧室。”

“这是我平日的生活空间。”那天近中午时分,他指着水池说,蓝天白云在池中形成倒影,视觉之美感让人陶醉,“下雨时,我特爱独自坐在池边看雨景,烟雨濛濛的景观令人着迷。”

他对大自然的迷恋源自于他是来自海边的孩子,老家在彭亨州关丹的一个马来甘榜,父母亲同时经营咖啡店和杂货店,“海就在我家不远处。”大海与沙滩顺理成章成了他的童年游乐场。

“即使到了今天,只要我回到老家,第一时间就是骑着脚车往海的方向奔去。”早年,他前往法国求学以及到日本居住与发展期间,这种与大自然亲近的习惯从未改变过。

“巴黎有塞纳河(Seine River),而尼崎市则有武库川(Mukogawa)溪谷,尤其从尼崎市的创作室望向窗外,可见樱花花开花落景色。”这些大自然景观的洗礼,对其创作有着莫大影响。

在他的画作里,大家可见《奢华的春天》、《自然之梦》、《秋天的记忆》、《绿地》等,与大自然连接的主题。但没想到的是,绘画并非他的艺术“初恋”,这条路始于对摄影的情有所钟。

巴黎住女佣阁楼吸艺术养分

中学毕业后,他曾报读中央艺术学院,“当时,我喜欢摄影,在家乡最爱拍摄直落尖不辣(Teluk Cempedak)的石头,于是,我画了一张石头素描,就这样成功进入艺术学院。”

“原本是想通过纯美术来提升摄影技巧。”没料到,老师发现他对颜色极具敏感,具备绘画天分,“从来没有画过画的人,考试成绩却很优秀。”在学院上课不到一年,他飞往巴黎升学。

若不是在创作时,他就独自在这里看云卷云舒、听风吹雨落,池中映入变化多端的大自然景观,时常带给他极致美的视觉享受。

他之所以前往巴黎是因为心中对这个艺术之都有所向往,“到了那里之后,我只能租个顶层小阁楼居住,那原本是设计给佣人住的,房间面积非常小,一开门就可以跳上床那种。”

“房内也没有浴室,若要洗澡就得到社区附近的公共厕所,平时就用设在房间外的洗碗盆,以自来水弄湿毛巾来抹身子,所以,回国后特享受洗澡的痛快感。”

“当时,我到国立高等美术学院上课。”在当地过着类似游学的生活期间,他沉浸在浓浓美术氛围之中,也因而获得庞大艺术推动力,“在这个城市里,很多人都埋首于创作。”

“每个人都一定有个朋友或亲戚是,不是涉足音乐就是舞台剧,再不然便是舞蹈,创作者几乎无所不在。”在半工读半创作的岁月里,逛不同美术馆、观不同大师作品是其日常。

一幅抽象画完成的时间可以是数天、数周乃至数个月,苏文强透露,时间长短关乎它的完整性,过程要不断推敲感觉对不对,直至完成二三十巴仙,大概就能摸清前路, “眼前的画会告诉我要怎么继续画下去。”

他也抓紧机会常泡图书馆、狂翻画册,“最常去庞毕都中心(Pompidou Centre)的公共资讯图书馆,里头的藏书非常丰富。”这些都是开拓视野的见识,也是广泛吸取新鲜艺术养分。

这对他后来的艺术欣赏与创作节奏奠下厚实基础,“美就在生活之中,每日所见皆与美有关连,久而久之,我学会了欣赏美。”如是过了五年,返马后,他专心致志开拓画家这条路。

忘不了令他感动的和风色系

在留法期间,他认识了前去旅行的日本人西谷育子,她毕业于京都精华大学(Kyoto Seika University)染织系,也是个。他回马五年后,两人踏上婚姻之路,随后定居她的家乡。

就这样,他到了与大阪跟神户毗邻的尼崎市(Amagasaki),从此开启马日间的往返,而尼崎市是享誉国际的具体派主将白发一雄(1924-2008)的故乡。

在苏文强的第二个故乡─日本尼崎市武库川町,他也有个阁楼工作室等着他不时回去创作。

据资料显示,具象艺术即是艺术形象与自然物件基本相似或极为相似的艺术,“白发一雄是尼崎市的英雄人物,当地一直都在推动着这支前卫性画派。”

“其实,早在巴黎看过他的画作,没想到,有一天会在他的故乡落脚,这种感觉很特别。”不仅仅是白发一雄,日本的生活与文化对他的影响极深,“尤其是它的春夏秋冬。”

“四季的色彩变化予人强烈触动,这是我在其他地方感受不到的。”大自然色彩给过他最大的感觉是感动,“未到日本居住以前,有一次造访上高地(Kamikochi),大开了颜色的眼界。”

每次开始作画前,苏文强都以过往历练构思画作,包括:颜色搭配、色彩流淌路径等皆有其章法,他随之会在画布上作实验,只要看到有意识的元素就逐步扩展,而他每天都会惯例性审视前一天未完成作品, “一旦有所感受后,才决定下一步如何。”

上高地坐落于日本阿尔卑斯山脉的原始山谷中,拥有全日本最壮观的山间美景,也是观赏秋叶的绝佳胜地,“我只是从远处望过去就已经被那山、那林、那树的颜色深深吸引住了。”

“那些色系是我从未遇见过的,时至今天,怎么都忘不了那令我感动的色彩。”日本带给他的如此难忘经历何止这一桩,“还见过大红与大绿,那是我不曾见过的色系。”

大自然给他的礼物从不缺席

“当年,我国市面上有很多日本日历,我常对别人说:千万别以为画面中的颜色是调过的,那全都是真实存在的!”他继续说道,每逢秋天乘火车时,一路上窗外的红叶,让他过目不忘。

只要回到尼崎市,他都会维持早午晚到武库川河边散步的习惯,“即使雨天也要撑伞漫步,融入日本人雨天决行的文化,当然冬天除外。”在他看来,每天乃至每个时段景色都有些微变化。

在日本工作室附近的武库川河岸与公园四季的变幻,不仅带给苏文强触动人心的色彩,对其创作也起到推波助澜作用。

直至今天,每一回与四季的色彩遇见,他坦言:“感动依旧在。”在这种被色彩围绕的氛围里生活,无疑对其创作起着刺激与冲击作用,“自然界里丰富的颜色于我是艺术的催化剂。”

环顾画廊四周,只见他的抽象派画作里,全然用五彩缤纷的色彩堆叠铺排而成,但他直指,不是把所有颜色放在一起就能产生色彩缤彩的愉悦感,颜色间的相互呼应与协调起着关键作用。

“它像极了一串串五线谱音符,串连起来后又像是一首首交响乐。”在他的眼里,不同的颜色会产生不同的温度、气味与强度,“通过不同的笔触经历,我能感受画作里头有很多气味。”

每一次回到关丹,他都第一时间骑着脚车到海边静听海的声音,也把海景摄入镜头。

从《大自然中的一个清新春天》到《春天的芬芳》,他画的是季节的味道,有时候,连带回忆也是带着香味的,“我能在画作的色彩里,看见一个巨大世界,且拥有极大力量。”

基于对光线与色彩的高度敏感,马、法与日三地的自然彩色带给他截然不同体验,“这是一种心灵上的跨域,也可视之为文化上的混血。”

那些年居高临下的练剑场

2010年,他获得马来亚大学前副校长丹斯里高斯贾斯蒙博士(Dr. Ghauth Jasmon)之邀,成为马大第二位驻校(2010年至2014年),同时也是当时首个华裔驻校画家。

在大大高楼顶层里有个小小身影,楼中人即是苏文强,这是他出任马大驻校艺术家时拍的。

“马大对我来说是个完美的地方。”如今,他的巨幅画作仍然悬挂在马大Chancellery大楼和大学研发中心顶楼。行文至此,想说的是,其创作与生活空间离不开最高的楼层。

“阁楼有大小与贵廉之分。”不同于巴黎的佣人阁楼,在武库川町的住所里,他把位于最高楼层的晾衣间改造成工作室,“透过玻璃可以望天看云,刻意营造一个安静内省的工作空间。”

这幅名为《香气》的画作中,让人联想到花朵的味道,画里的橙色与黄色给人温度,苏文强以画家身分说道,大家欣赏一幅抽象画时需要安静下来用心去聆听和自由感受画作的美感及力量。

从日本回国当马大驻校期间,他也入住研发中心顶楼,“冥冥中注定吧!”在这个居高临下的创作空间,他鸟瞰马大校园亦尽收吉隆坡市景,同时心无旁鹜研究和发展其绘画技术。

“顶楼环境格外幽静,空间采光非常好。”他笑说,这是他那些年的练剑场,“不曾计算画了多少幅画,只管日以继夜埋首创作。”这段时间,他过上无后顾之忧的作画与卖画生涯。

自首个个展于1990年在新加坡亚洲文明博物馆现址举办后,他开始了单飞开画展的节奏,曾在法国文化协会(Alliance Francaise)于2002年的大马首个法国艺术节中揭开开幕展览序曲。

卅多年来,其个展除了在马新举办,同时遍及日本、台湾、毛里求斯与黎巴嫩等国,他开心分享这些年来获得法国艺术知音朋友支持,“他们不仅收藏我的画,也把我推荐给海外艺廊。”

后记

曾在关丹有过一小段创作日子,当时他有意开画展却办不成,于是回到家乡的老家,刚好毗邻有间废置屋子,墙壁和门窗破败不堪,无水亦无电,他就天天蹲在屋内作画,“这是我人生的低谷期,没想到的是,这段期间所创作的作品,在后来得到许多人青睐。”

黑暗的尽头就是光明,在前方等着他的正是马大驻校邀约,“这犹如中彩票般的奇迹,让我迎来事业高峰,简直是可遇不可求的际遇。”据他说,在驻校期间,马大买了一幅他的作品送给前总统兼时任新加坡国立大学校长纳丹(S. R. Nathan),这幅画(如图)正是在废置屋里创作的。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艺术家

字游自在

子若

苏文强

相关文章

童阅房|静能量

字游自在|歌手林健辉 难忘超人爸爸曾掉过的眼泪

邀中国艺术家锦上添花 范冰冰壁画还未完成

童阅房|总有人接住不太阳光的你

字游自在|在北欧感受热辣滚烫书香 让Eva-Lis Siren告诉你瑞典小红书

童阅房|我们都是有故事的人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