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草草不工

蔡澜

文 文 文

蔡澜:面子

其实,我到大陆的各个都市去试菜,都发现传统料理不见了,代之的是半新不旧的,也许外地老饕对香港也有同一印象。

但是我总是不罢休,不相信找不到一些顽固的老头,还有他们坚持的原汁原味。这个在潮汕,到最后才让我见到了几位老师傅。

他们都很寂寞,因为没有人再向他们提出做一些儿时吃过的佳肴,我和老师傅通常一见如故,尽量从智慧深洞中挖出宝藏,鼓励他们做一些濒临绝种的食物。

绝迹佳肴

发展中的潮汕,没有什么好食肆,只有请老师傅到酒店去烧,而负责大旅馆饮食的,则大多数是这些一级厨师的徒弟。肯听他老人家的话,又当然不会放过学习旧菜的好机会,拚命协助,做出来的,单单是菜名,已绝对在香港听不到,别说吃了。

凤凰山石橄榄炖石鸽、炒鹅粉、党粿、炸玻璃肉、腐乳饼、酸梅猪手、腊方酥、五梅鸽、豆腐鲤鱼汤和皱丝芋泥等等,数之不清的真正传统潮州菜,令老饕垂涎。

早餐方面,有老式潮州点心,潮州人做的烧卖和广东人的味道完全不一样,还有许多没见过的品种,再加上街边小食猪肠灌糯米、猪杂珠珍花菜汤、真正粿汁等等。

另一顿早餐不能重复,我说吃潮州糜好了。粥有什么好吃?不同的是在送粥的配料,潮州人的酸甜小菜变化多端,结果酒店的方老总替我弄出六七十样来,摆满桌面,看得年轻朋友哗哗声。

下榻的旅馆五星级,但也得做别的旅行团生意,我向方总订了刚刚装修好的最高那几层上房,让我带香港的朋友入住。

潮汕美食团已渐渐成形,日子一订好就通知旧团友,一齐去享受享受。我这个潮州人,总不会丢潮州人的面子。

【潮汕之旅(五)】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草草不工

蔡澜

相关文章

蔡澜:济南

蔡澜:驴香

蔡澜:风筝

蔡澜:青岛大包

蔡澜:汇泉王朝

蔡澜:开始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