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鸟人鸟语

周若鹏

会员专区

众声

文 文 文

会员文|周若鹏:人命不关天

有1,500个心肺疾病病患,全国政府医院有14个心胸外科医生,每个病人排期可等上一年。

 这问题放在地球上任何一角都只有一种解决办法,就是增加医生,不是国内培训,就是国外引入;但马来西亚与众不同,我们的办法是等病人都死光。

 你以为我讲笑?我也希望我是讲笑。玛拉工艺大学医学院教授拉惹阿敏建议,让非土著学生报读心胸外科系,大马医药协会主席阿兹占也附和,暂时开放学额以解燃眉之急。

 然而玛拉学生可不是这 么想的,学生理事会发起“穿黑衣”运动群起反对,要求贯彻玛拉只容土著的初衷。后来高教部长拿督斯里赞比里澄清,内阁不曾讨论过让玛拉招收非土著学生一事,学生理事会宣布胜利。


不能只怪学生

 种族保护凌驾于救命,宁可多死几个人,也不要多一个华印裔医生救人。但你不能只责怪这些学生而已,他们是被大人教育成这样的。有些学生否认自己种族歧视,强调玛拉的初衷是帮助贫困的土著,言下之意贫困的他族不关他事,他们已把种族主义内化到视为理所应当;而且那几个玛拉学生似乎完全不觉得和他族竞争自己能赢。

 幸好提出接受非土著学生的是马来教授,我们哪敢提?换做是他族提出,纷争更剧烈,将被视为挑战巫裔特权。我们也不会提,因为早就接受了这个国家的游戏规则了。这些旧规则形成了土著的“酱缸”,“酱缸文化”本是柏杨用来批评中国人的观点,节录他的部分讲稿如下:

 “……在这个酱缸里酱得太久,我们的思想和判断,以及视野,都受酱缸的污染,跳不出酱缸的范围。年代久远下来,使我们多数人丧失了分辨是非的能力,缺乏道德的勇气,一切事情只凭情绪和直觉反应,而再不能思考。一切行为价值,都以酱缸里的道德标准和政治标准为标准。因此,没有是非曲直,没有对错黑白。”

 这是柏杨于1981年的演讲,套用于今天的大马似乎也很合适。如果连救命的事,也可任其陷于酱缸之中难行寸步,种族主义的剧毒已超过临界点,实应正视之、拆解之。首相先生你还觉得把3R课题通通扫入地毯底下,是明智的吗?真有助于国家发展吗?

更多精彩评论,请点击”评论──人人咖啡店”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鸟人鸟语

周若鹏

会员专区

众声

相关文章

会员文|吴德英:Gentleman请多学习One By One

会员文|郑钦亮:柴油补贴谁偷走了

会员文:我的老板是我爸(第3篇)|各司其职冲茶煮面 一家人的海南茶室

会员文|戴志强:只准官家救国,不准百姓涨价

会员文:修身养性|破除性交疼痛障碍 让你随心所欲

独家-会员文:行尊一席谈|全马最大型印刷商 胡沙慕丁 绝对“书”得起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