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会员专区

洪伟翔

翱翔天际

众声

文 文 文

会员文|洪伟翔:你爱国但国家爱你吗?

拥有接近17万本科在读学生(相比于马大就只有不足两万),拥有34间遍布全国的分院,属于我国最大型公立大专的玛拉工艺大学,最近再次跃上了新闻头条版面,事缘是否应当开放学额予非巫裔学生的争议,引来了支持及反对两方的激烈争辩及交锋。

 许多人端看这一个争议,误以为政府终于抛弃种族政策,想要公平对待各族群,因此对已历经近半个世纪封锁的玛拉大学校门,只让土著学生就读的情况进行改变,网络上甚至可以看到有人带风向颂赞联合政府,说政府敢于为了国家利益而捋虎须,值得大力支持。

病人不分种族宗教

 但事实上却全然不是那一回事,与全面开放玛拉大学学额根本一点关系也没有,事情的起因在于4位获得世界上最著名、拥有超过500年历史的爱丁堡皇家专科医学院认证的的专科医生,竟因为我国不承认该大学认证,而无法在马来西亚成为心胸专科医生。


 虽然有点荒诞,因为我国竟然不承认世界公认首屈一指大学的认证,但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专业认证,正如外国就读法律系的学生,回国同样要获取我国认证的专业资格一样(当然,有些著名认证可以豁免),看起来并不是一件大事,为何会牵扯上玛拉大学?

 关键原因就在于,在这一个心胸外科专科领域中,我国政府也就是马来西亚医药协会,就只承认玛拉工艺大学与国家心脏中心合作所发出的认证,而这是唯一在我国可以成为心胸外科专科医生的途径,我国其他大学根本尚未有开办类似获得政府认证的学位!

 所以为了让这4位医生可以获得我国的专科医生资格,我国著名的胸腔外科专家,也是玛拉工艺大学医学系顾问拉惹阿敏教授,就建议短期开放该领域的认证课程予这些顶尖的非土著医生(并非开放本科),以解决我国此领域极度短缺的专科医生问题。

行动党竟默不作声

 这建议也获得马来西亚医药协会同意,毕竟我国一直以来都缺少这方面的专家(全国只有约70位),导致做个胸腔心脏手术都要等上数月时间,使得许多病人在等不到医生下含泪而终。病人不分种族和宗教,且也不涉及全面开放玛拉,这绝对是符合国家利益的大好建议啊!

 但这一个建议,却没有获得政府的接纳,反而以巫统为首的议员(如阿克马)在大力带风向,宣称挑战了马来同胞的宪赋特殊地位。

 更令人感到可悲的是,就连在政府内理应代表非巫裔的行动党,竟在此课题上也默不作声,放任此好建议被束之高阁,甚至还有该党上议员加入贬低此一建议的行列,宣称玛拉大学根本不应开放,使得高教部长不得不出面灭火说从来没讨论过此建议,形同宣判了此建议死刑。

 某个领域只有某个族群在我国能够涉足,我国如今就是如此悲哀的情况。这4位顶尖专科医生,其实在国外都极之抢手,各国都准备了高薪厚禄想要延揽,他们却执意回到大马服务,结果却面对如此待遇,真是不得不令人感叹:我们爱国,但国家爱我们吗?

更多精彩评论,请点击”评论──人人咖啡店”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会员专区

洪伟翔

翱翔天际

众声

相关文章

会员文|吴德英:华小富贵研学热潮

会员文|戴志强:蛋价降了个寂寞

会员文|郑钦亮:两只大象打架你是鹿

会员文|姚泰利:范冰冰留下什么?

会员文:我的老板是我爸(第10篇)|“最开心 被赞炒到好” 父女炒法不一‧粿角仍香喷喷

会员文:修身养性|小妹妹光秃秃不必心慌慌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