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民意

人人咖啡店

郭兆堂

文 文 文

郭兆堂:感情勒索国中华文老师

几位大学朋友盛情前来柔州首府,他们第一次尝试住在民宿的体验。我在当地土生土长,自然会尽地主之谊款待久未谋面的朋友。

多年不见,我们似乎有着谈不完的话题,聊得起劲又尽兴。大家都是同道中人之故,彼此免不了会提及退休之事,当中已退休者分享放下教鞭离开杏坛后的生活点滴,有者仔细地讲解申请提早退休的各种事项,年龄最小年资最浅的我则扮演着最忠实的听众。

我朋友所签署的退休年龄,包括55岁、56岁、58岁和60岁。不过,他们大多数皆选择提早,无意愿教到退休为止。当中,朋友所持的理由不外是健康亮起了红灯,孩子已做工无负担了,有的甚至狠下心肠填写再也无动力和兴趣教书了。

无巧不成书,我们都是“一国中一华文老师”,在校是孤军作战地“包完”全部的华文班。曾听人说过一句良心话,独中老师不好当,我敢大声地说“国中唯一的华文老师”也不好当,两者旗鼓相当。


聊着聊着,我知道有几位朋友对申请提早退休一事已蠢蠢欲动,但校方抛出的“感情勒索”,让好好老师的他们深感为难,陷入进退维谷的窘境。校方斩钉截铁地说,要是校内唯一的华文老师选择提早退休,教育部又没有委派老师来接替,那么华文班就会面对“有学生无老师”的问题,时日一久便难逃“关班”的厄运。
坦白而言,如此的“感情勒索”苦了想要呈交申请提早退休文件的老师,意愿似乎打起了退堂鼓,担心“私利”因素,而导致国中没有了华文班, 自己成了“千古罪人”,遭人指责和诟病,就算日后如愿提早退休,内心也会饱受自责。

在教育界,老师有选择申请提早退休的权力。然而,“一国中一华文老师”的奇葩情况,再加上校方的“感情勒索”,教育部在培训师资方面又不给力,让心想提早退休的国中华文老师纠结不已!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民意

人人咖啡店

郭兆堂

相关文章

王孙文:都唔知点教你

张玮峵:YB应不应该看沟渠?

洪亦鸣:政府对运动员援助应有分寸

吴和豪:补贴是鸦片乎?

洪亦鸣:双溪峇甲绝不专属伊党

龙纹桐:实事求是看人生金银铜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