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半年竟变“无字天书” !纸版路税品质好差

文 文 文

(芙蓉24日讯)同年同月同日发出的纸版证明,电脑验车中心(PUSPAKOM)的纸版认证与陆路交通局的纸版路税,品质天差地别,前者半年后依然清晰可见,后者俨如“无字天书”,纸版路税品质引人诟病。

芙蓉的车主和车险代理员接二连三向《中国报》申诉,3月刚发出的纸版路税,贴在挡风玻璃,一个月或一个半月后,几乎面目全非,路税纸上的字,根本无法看清,有如无字天书。

在这批申诉者中,有的懂得使用智能手机,于是一边下载JPJ的手机应用程式持有电子路税证明,一边依然把“无字”路税贴在挡风玻璃。

这次的投诉以年逾六旬的车主占多数,他们大多不擅于操作智能手机的应用式,大部分的人并未下载JPJ的应用程式,对电子路税完全不熟悉。

尽管交通部长陆兆福已宣布,纸版路税无需贴在车镜上,若车主感到不安欲将路税纸贴在挡风玻璃,一切取决于车主本身。


这次作出申诉的老车主,已习惯把路税贴在挡风玻璃,否则会感觉不安心和担心随时被执法单位取缔,结果,路税贴出来不但没有减轻他们的不安和免被取缔,反而为他们带来被警方拦阻盘问,险被开罚单的不便。

车主说,警方在设路障过程,将他们半途拦截,让他们泊在路边,随即以他们的路税模糊为由,准备向他们采取执法行动,车主倍受委屈,最后被迫寻找车险代理,发出路税图片副本自证,才顺利过关。

车主坦言,在有电脑验车中心纸版认证比较的情况下,JPJ发出的纸版路税品质显得劣质,要求当局正视此事。

车险代理员:问题今年才出现

“纸版路税品质欠佳问题是今年才出现,但类似问题十分频密,为车主和利益相关者制造诸多麻烦和不便。”

本报接获纸版路税投诉,特询问市中一名车险代理员杨邦和是否真有此事时获证实,类似的问题是今年才出现,而且十分频密。

他说,单是他一人,一个月内便接获了3宗类似投诉,当中包括被警员拦截盘查,被指控纸版路税模糊不清,已无法识别纸上日期、车牌号码等。

“有一名长者对手机应用程式操作不熟练,想到奉公守法还路税,偏偏还因为路税纸模糊而受到对付,顿时满腹冤屈。”

“据我所知,芙蓉还有不少同行一样收到顾客类似求助急电,要求他们的车险代理员当下提供路税图片副本,以证明路税有效性。”

本报追问其他的车险代理员,被告知每个人一个月内至少接获2至3宗类似投诉。

政府鼓励用电子版
但需照顾长者用户

杨邦和告诉本报,他可以理解政府鼓励用户善用手机应用程式的用意和出发点,但此事不能太急进,而需循序渐进,特别是必须照顾长者用户。

他说,政府欲减轻公路使用者的麻烦和不便,出发点固然很好,惟依然有不少的长者顾客碍于纸版路税模糊被拦截对付,增加不必要的困扰。

“另一困扰便是他们须再次到交通局办理补发替代纸版路税,除了要备齐所需证件,比如车主和代跑人(若有)的身分证副本、原版路税收据、车主无法出席须提供授权信,到场需填写长达3页的表格,然后排队等候。”

他说,尽管顾客办理申请补发替代纸版路税不需额外缴费,却必须浪费半天的时间排队等候,已对民众造成困扰和不便。

他也提到许多顾客反映,政府出于用户个资安全考量,设定电子路税用户须定时更换密码,对原本已不擅长电子操作的用户,更是难上加难。

投诉者担忧遭对付

投诉者曾金娇告诉本报,她的纸版路税是3月5日发出的,因担心受到执法单位的临检和对付,还是决定依照老习惯贴在挡风玻璃,一个半月后,整张路税纸如同“无字天书”。

她与记者开玩笑说,要记者趋前看,如果能清楚看见她的车牌和日期,可以证明记者的视力绝对是“一级棒”。

“重新申请补发太浪费时间,平时要照顾家里的小朋友,只能委托给代跑协助办理,虽然无需再缴费,却带来我们很多麻烦及不便。”

何永铧:已交交局处理改善

交通部长陆兆福政治秘书何永铧指出,有关路税纸被指字体模糊及品质显得劣质的问题,已交给陆路交通局处理,并承诺将会改善路税纸的印刷素质。

他强调,交通部长早在去年2月,豁免汽车挡风玻璃贴路税纸。

“车主不论有没有将路税纸贴在挡风玻璃,或是通过手机应用程式下载电子路税,其实交通局执法人员都可以通过仪器,鉴定有关车辆的路税是否仍有效,所以车主不须担心遇到路障检查。”

更多不可错过的热门新闻,请到中国报官方WhatsAPP平台!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mywheels